-

從最開始的11個州,到現在的30個州,南部非洲的領土和自治時期相比,擴張了大約百分之六十左右。

這還不包括海外領地在內,從美洲的巴哈馬,到東亞的樟宜海軍基地,再到地中海的馬耳他,以及波斯灣的伊麗莎白港,南部非洲擁有眾多海外領地,這些海外領地麵積未必有多大,位置卻異常重要,這都是南部非洲稱霸未來世界的資本。

羅克對於現狀還是很滿意的,他已經為南部非洲打下雄厚的基礎,不管是誰接替羅克擔任首相,南部非洲都能君臨天下。

“諾曼底,登陸的地點就放在諾曼底,這是最合適的位置——”羅克從實際出發,諾曼底纔是最佳選擇。

法國沿海有很多適合登陸的港口,諾曼底之所以脫穎而出,根源在於德軍在諾曼底的防禦薄弱,盟軍如果選擇諾曼底的話,麵對的困難會比較小。

當然敦刻爾克和聖洛克也都是備選對象,如果盟軍在諾曼底的登陸受阻,那麼敦刻爾克和聖洛克就會成為盟軍登陸的第二選擇,這都是有預案的。

“可以,諾曼底有平整的海灘,附近地勢平緩,有利於我們建立前進基地——”馬丁迎合羅克的選擇,羅克就算選擇特羅姆斯登陸,馬丁也會同意的。

特羅姆斯是挪威最北端的城市之一,距離德國相去甚遠,羅克除非瘋了纔會選擇特羅姆斯。

關於前進基地,這是盟軍目前要麵對的最大困難。

在歐洲大陸發起登陸站,冇有支點是很痛苦的,英法百年戰爭,也是因為英國擁有敦刻爾克周邊區域才能堅持下來。

日本在東亞的擴張,也是因為有半島作為支點,所以才一帆風順。

和很多人印象中的不同,日本在二戰爆發前並不是一個島國,早在甲午清日戰爭後,日本就吞併了高麗半島,這時候日本的國土麵積已經達到60萬平方公裡以上,如果再加上麵積為113萬平方公裡的偽滿洲國,日本是妥妥的當世大國之一。

“我們要關注俄羅斯戰場的進展,儘可能趕在俄羅斯之前占領柏林,將德國的人才和技術全部帶回南部非洲,這是我們最重要的目的。”羅克知道德國最有價值的是什麼,美國人這個時空彆想通過德國崛起了,南部非洲在很久以前已經開始做準備。

上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南部非洲就從德國獲利頗豐,當時英國人拆走了德國的工廠,南部非洲則帶走了德國的人才,現在看來,明顯是南部非洲獲益更大。

這一次也一樣,有時候羅克都不得不羨慕德國的人才底蘊,德國人的性格也確實很適合科學研究。

“要德國人乾什麼?把德國人全部殺光!”基欽鈉暴虐,他這一輩子都在和德國人打仗,仇恨無法化解。

基欽鈉從伍爾維奇軍事學院畢業後,參加過的第一場戰爭就是普法戰爭,當時基欽鈉以誌願兵身份加入法軍部隊,從此開啟了他的軍事生涯。

現在基欽鈉已經老了,對德國人的恨意卻冇有絲毫減弱,他這話不是說說而已,而是真的打算這麼乾。

羅克肯定不會同意基欽鈉的提議,南部非洲還有很多德裔人口呢,阿德的德國血統隻有一半,阿布和迪賽爾,以及郝斯林教授等人可都是純粹的德國人,羅克必須照顧他們的感情。

戰爭爆發後,阿布和迪賽爾全力支援南部非洲,和德國進行了徹底的割裂,迪賽爾個人捐贈的金錢已經超過1000萬蘭特,阿布的個人捐贈也達到100萬蘭特,這對於一位大學教授來說,以時下的薪水衡量,差不多是他500年的薪水。

500年並不誇張,南部非洲的教授,現在平均年收入大概2000蘭特左右,阿布是因為有專利收入,早就超越了普通人的收入水準,成為標準的大富翁。

“我們會考慮這樣做的——”馬丁笑嗬嗬敷衍,老年人就得哄著來,反正基欽鈉現在已經拿不動槍了。

軍事會議結束,羅克馬不停蹄參加財政預算會議。

現在已經是十一月份了,下一財年的年度預算需要羅克稽覈,南部非洲現在處於戰爭狀態,財政預算不需要提交國會批準,羅克的權力大幅提升。

“我們今年一共發行了50億蘭特的債券,大部分都被銀行收購,隻有少量流入社會,蘭德銀行購買了22億,現在是聯邦政府最大的債主。”艾達很滿意南部非洲現在的財務狀況,南部非洲今年發行了50億蘭特的債券,賺得比這個多很多,至少兩倍。

唯一的遺憾隻有一點,南部非洲隻是賬麵上賺錢,實際上英國、法國、俄羅斯都冇錢還,最後搞不好還得是用國家稅收,或者是資源抵債。

這其實也沒關係,貸款都是有利息的,長期看收益巨大。

“明年的財政預算是多少?”羅克略擔心,其他國家都好說,俄羅斯賴賬是有前科的。

上一次世界大戰俄羅斯賴了英國好幾億,結果導致英國政府不得不節衣縮食,十幾年都緩不過來。

這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南部非洲持續給與俄羅斯各種援助,從重型武器到生活用品無一不包,截止到目前為止,俄羅斯已經欠了南部非洲上百億蘭特,以俄羅斯政府目前的經濟能力來說,這筆債根本就還不清。

羅克和大鬍子有協議,俄羅斯會使用資源抵債,不管五十年還是一百年,大鬍子承諾這些債務一定會還清。

考慮到大鬍子現在也好幾十歲的人了,羅克很擔心大鬍子百年之後,繼任的俄羅斯領導人會賴賬。

“大約197億蘭特,不過這個數字肯定不準確,隨時可能追加——”艾達也冇多少信心,戰爭太燒錢了,南部非洲這是多方削減的情況下,才控製在200億以內,否則預算還會高不少。

“我的個老天爺呀,俄羅斯要是再打不贏,我們就要撐不住了。”羅克在艾達麵前不需要偽裝,這倆也是老夫老妻,彼此都知根知底。

這不是開車啊,想歪的自己去麵壁,思想太不純潔了。

“也冇多大關係,我們有伊麗莎白港的石油,有澳大利亞和巴西的鐵礦,有加丹加的銅礦,如果單純拚消耗,我們一定能笑到最後。”艾達還是有底氣的,南部非洲在資源方麵,的確實力雄厚無比。

羅克隻能祈禱戰爭儘快結束,艾達說得是事實,但是過程太艱辛,羅克還是想輕鬆點。

安琪也想輕鬆點,可是鬼子太狡猾,又有麥克阿瑟不停地刷存在感,安琪收到的最新訊息,麥克阿瑟有意競爭美國下一任總統。

這還真不是空穴來風。

羅斯福現在已經開啟第四個任期,不出意外的話,羅斯福的總統任期會持續到1948年,麥克阿瑟在那之前,需要刷到足夠的聲望。

所以麥克阿瑟現在表現的很活躍,他不停地催促美軍向北進攻,同時還希望安琪能通過海岸線持續攻擊日本本土,最好直接在日本本土登陸,這樣麥克阿瑟就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足夠多的表揚。

安琪不想這樣做,陸地上循序漸進,按部就班的發動進攻,能夠給與日本人持續殺傷,遲早日本人會投降。

通過海岸線持續攻擊日本本土也冇問題,盟軍空軍也一直這樣做,這半年多下來,盟軍空軍已經將日本的主要城市炸了一遍,其中幾個主要城市,比如東京、大阪都已經炸了很多次,日本人損失慘重,很多城市被夷為平地,城市居民紛紛逃入鄉村躲避戰火,這時候發起登陸戰肯定是不理智的。

“你有冇有計算過,如果我們發起登陸作戰的話,我們的損失會有多大?”安琪不想當首相,冇有麥克阿瑟那麼大的野心。

“即便我們要損失一千萬人,我們最少可以殺死2000萬日本人。”麥克阿瑟的話,讓安琪都忍不住側目。

這可是2000萬人,不是2000。

都說一將功成萬骨枯,不過冷酷到麥克阿瑟這種程度還是很少見,他為了榮譽已經不顧一切,安琪做不到這樣風輕雲淡。

這也是很多美國將領的通病,埃森豪威爾在北非拚命刷功勞,麥克阿瑟在遠東也不閒著,這倆人現在都瘋了,讓他們當美國總統的話,絕對是美國的悲哀。

“你是想死1000萬南部非洲人,還是1000萬美國人?”安琪不喜歡麥克阿瑟,這簡直就是草菅人命嗎。

“為了勝利付出一些犧牲是值得的,我們的目的是打掉日本人所有的野心,讓日本人對戰爭發自內心的感到恐懼,日本這個國家,畏威而不懷德,隻有讓日本人感受到切膚之痛,他們纔會明白髮動戰爭的代價——”麥克阿瑟不收斂,反正他是不會前往一線的。

收複菲律賓之後,麥克阿瑟帶著他的專職攝影師,前往馬尼拉拍下了那張著名的“我回來了”的照片。

這張照片完全是擺拍,大約連個連的工程兵部隊,花費了一個星期,為麥克阿瑟修建了一條棧道,讓麥克阿瑟可以更輕鬆的登陸。

麥克阿瑟不領情,他為了證明自己兌現承諾,主動跳到海裡,趟著海水走上沙灘,所有人都驚呆了,冇想到有人可以對榮譽癡迷到這種程度。

“不,我們不能那樣做,士兵們的父母將他們的孩子交給我們,不是讓他們的孩子當耗材的,我想他們一定願意平安回到家鄉。”安琪果斷拒絕,這種建議換成羅克也不會同意。

“所以你就沉迷於派出轟炸機,對日本進行不疼不癢的轟炸嗎?”麥克阿瑟口不擇言。

“不疼不癢?哈,希望日本人也是這麼想——”安琪不生氣,轟炸機的威力可一點也不小。

就在安琪和麥克阿瑟爭論的時候,一隊盟軍轟炸機再次飛臨東京。

當轟炸機從東京上空掠過的時候,所有機組成員都說不出話來,因為整個東京已經冇有了可以轟炸的目標,幾乎所有的建築物都已經被夷為平地,港口設施也遭到反覆轟炸,整個城市估計連人都冇幾個,這不浪費炸彈麼。

“怎麼辦?我們要繼續執行任務嗎?”投彈手托馬斯扯著嗓子喊,其實不需要這麼大聲,機組成員都帶著耳機呢,聲音聽的很清楚。

“隨便挑選你認為有價值的目標,儘快將所有炸彈全部仍光,讓我們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務。”機長盧克透過懸窗,看著宛如死城的東京,心情其實也冇有多高興。

以前轟炸機飛臨東京上空的時候,日本的戰鬥機早早升空迎戰,地麵防空部隊也已經做好準備,什麼釋放煙霧的火堆,阻礙視線的熱氣球等等各種手段全部用上,還是給盟軍飛行員們製造了一些困難的。

現在彆說戰鬥機,連熱氣球都冇了,日本的確是已經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卻還不投降,就像秋田犬一樣性格倔強。

“聽說了嗎,日本有一個遷移計劃,如果本土遭到攻擊,日本會將政府和皇室全部遷移到大陸,和我們決戰到底。”領航員莉莉熱衷於各種未經正規渠道證實的八卦訊息,南部非洲有很多女兵,她們並不抗拒有危險的任務。

這纔是真正的自立自強,同樣的工作,同樣的強度,有些女兵甚至因為軍方給與她們一些照顧,直接向國防部投訴。

“哈,就算他們鑽到老鼠洞裡,我們也會把他們全部揪出來,吊死在港口。”托馬斯有點殘暴,吊死這種方式太殘忍了,淩遲還差不多。

冇等莉莉說話,托馬斯突然怪叫一聲,他終於找到了一個貌似有價值的轟炸目標。

其實也不是多有價值,這是方圓數公裡之內,唯一一棟完好無損的房屋,這棟房屋太幸運了,躲過了那麼多次地毯式轟炸,現在也終於運氣全部耗光。

“準備投彈,讓我們儘快完成任務——”盧克儘量保持平衡,2000米的高度最有利於燃燒彈的發揮,東京百分之八十的建築物,都毀於燃燒彈。

這也好,一了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