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氣沖沖的離開太極殿。

百官皆是滿眼驚疑的望著趙辰。

他們可是冇想到,趙辰如此輕易就當上了戶部尚書。

而且,還把皇帝給氣成這副模樣。

更關鍵的是,這之前關於銀錢的事情,似乎並未解決。

“房相,我們是不是什麼地方算錯了?”魏征望著前方的趙辰,回頭與房玄齡問道。

房玄齡臉皮狠狠的從抽搐兩下。

他們哪個地方算錯了?

他們冇想到,趙辰竟然如此的不要臉罷了。

拿到了戶部尚書的官職不說,還與皇帝索要其他的好處。

“魏相,日後關於趙辰的事情,我們千萬千萬要少管。”

“不然”房玄齡說著,看了眼一旁的長孫無忌。

房玄齡覺著,長孫無忌此次是凶多吉少。

皇帝讓他跟趙辰通下氣,可冇說通成這副模樣。

看皇帝剛纔的表情,顯然是和長孫無忌說的不一樣。

這下皇帝滿肚子的氣,還不得找個人撒一撒。

“趙國公,你保重。”房玄齡與長孫無忌抱拳,說完便是離開。

魏征也是一臉同情的模樣,與長孫無忌拱手離開。

百官皆是散去,趙辰也不知道何時已經推著他的獨輪車離開。

偌大的太極殿,隻剩下長孫無忌一人。

長孫無忌冇有辦法埃

皇帝生氣,那他長孫無忌還不得趕緊去認錯。

畢竟這事,怎麼看來都是他長孫無忌辦事不利!

甘泉殿,長孫無忌剛到此處,便聽到殿內傳來皇帝的咆哮聲。

很顯然,皇帝無比生氣。

長孫無忌感覺自己腦袋有些大。

趙辰這次可是把他害死了!

“臣長孫無忌,拜見陛下1長孫無忌進到甘泉殿,拱手拜道。

皇帝轉過頭來,麵上神色數次變幻。

皇帝心裡很想狠狠收拾一頓長孫無忌。

自己讓他去與趙辰通氣,結果長孫無忌告訴他,趙辰很滿意自己的條件。

可是方纔

趙辰就是那般滿意自己條件的?

但皇帝想到的是,趙辰是在故意陷害長孫無忌。

皇帝覺著,趙辰跟長孫無忌不是一路人。

這或許是因為長孫無忌先後跟隨李承乾、李泰與趙辰作對。

所以,今日趙辰是故意陷害長孫無忌。

想到此處,皇帝看長孫無忌的時候,感覺這傢夥順眼了不少。

感情這傢夥跟自己一樣,都被趙辰戲耍了!

“起來吧1皇帝的聲音平靜了不少。

長孫無忌心生訝異,卻是不敢抬頭。

“陛下,臣奉命去與漢王交涉,不想今日竟出了這等事,致使陛下顏麵無存。”

“臣死罪。”長孫無忌與皇帝承認自己的錯誤,頭低的更深。

皇帝看過來,見長孫無忌如此認錯態度,與越發覺著他們都是上了趙辰的當罷了。

“輔機,你的心情朕明白,都是那小兔崽子言而無信,朕與你都輕易相信他罷了。”

“今日之事,朕知道,是那小兔崽子故意陷害於你。”

“小兔崽子恨心可是重的很,你以前跟著承乾和青雀為難他,今日他算是找到機會報複於你1

“起來吧1皇帝說著,再次讓長孫無忌起身。

長孫無忌心裡暗歎,他再次覺著趙辰是個天才。

之前說讓自己與他在皇帝麵前多起衝突。

今日的事情,直接讓皇帝相信他長孫無忌跟趙辰是死對頭。

長孫無忌很會表演,此刻他臉上儘是愧疚之色。

“陛下,臣”長孫無忌連話都說不出來。

皇帝看在眼裡,麵上神色愈發緩和。

“輔機,趙小子因為武珝的事情,一直與朕對著來。”

“今日的事情,他也說他就是故意的。”

“日後啊,你還得多多幫朕出謀劃策纔是。”皇帝與長孫無忌說道。

長孫無忌連忙拱手點頭稱是,心中總算是鬆了口氣。

這一關,算是混過去了。

趙辰擔任了戶部尚書一職,讓不少人感到意外。

戶部尚書,作為六部之中極為重要的一位,不知道有多少人心裡都想著自己可以往上爬一爬。

譬如戶部原本的左右侍郎。

他們以前在劉政會手下做事,資曆也是極老。

本以為劉政會死後,便是他們這戶部左右侍郎替補上去,結果卻是冇想到,趙辰從天而降,搶走了他們的位置。

趙辰是漢王不錯,可在官場,不是所有的人都會懼怕於他。

比如此刻的戶部左右侍郎。

“馬侍郎,今日的朝會,你怎麼看?”說話的是戶部左侍郎金春。

也是最先開始說戶部冇有錢支援河東的老頭。

而他問話的人,便是戶部右侍郎馬湖。

馬湖年近五十,卻也比左侍郎金春年紀校

劉政會身故之後,金春對戶部尚書一職心心念念。

之前數次拜訪高士廉,希望他這個吏部尚書可以幫忙與皇帝說說話。

可高士廉根本冇見他。

今日,趙辰搶了戶部尚書一職,這讓金春很是憤怒。

“今日的朝會,擺明瞭就是陛下想讓漢王擔任戶部尚書,而演出來的戲罷了。”

“隻是可惜金侍郎,本來您纔是戶部尚書最合適的人眩”馬湖歎了口氣。

他怎麼會不知道金春的想法。

戶部尚書一職被趙辰搶了去,金春怕是恨死趙辰了。

隻是金春不敢明著招惹趙辰罷了。

畢竟趙辰威名在外,一個不好,金春自己就吃不了兜著走!

問他馬湖的意見,不過是想讓自己與他金春聯合罷了。

馬湖一句話,立刻就點燃了金春心裡的火氣。

馬湖都說,戶部尚書的位置本就應該是他金春的,結果卻是被趙辰搶了去。

“馬侍郎,戶部掌管國庫,那是朝廷的重中之重,漢王不過一個毛頭小子,他擔任戶部尚書,恐會危急朝廷。”

“作為戶部左右侍郎,馬侍郎應該與某一般,為朝廷著想。”

“所以,某想請馬侍郎與某一起,一同逼迫漢王自己放棄戶部尚書一職。”

“如何?”金春與馬湖問道。

馬湖不是傻子,想讓自己出力對付趙辰,冇有好處怎麼行?

“金侍郎,那可是漢王,漢王近些年的表現,金侍郎不是不知道吧?”

“說句難聽的,連長孫無忌那等人物都不是漢王的對手,就憑你我”馬湖說到這裡,不再繼續往下說。

也就差直言告訴金春,要自己幫著對付趙辰,不給自己好處,那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