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春看了眼馬湖。

馬湖那些話的意思,金湖當然清楚。

便是說道:“某在戶部這麼久,冇有功勞也有苦勞。”

“若非這趙辰突然攔了一道,戶部尚書的位置,便是某的。”

“若是馬侍郎願意與某一起,某可以保證,某做了戶部尚書,戶部左侍郎的位置,就是馬侍郎的。”

“如何?”

……

趙辰回到趙府。

長安軍事學院的事情,如今他已經全權交給程處默與李恪他們。

如今趙辰最為重要的,是坐好他戶部尚書的位置。

坐穩了戶部尚書,之後就可以慢慢招攬朝臣。

回到趙府,李若霜與平安都不在家,她們都去了衛國公府。

趙辰自己隨便吃了個午飯,之後便出了門。

明日便要去戶部上任,他得去找個幫手。

薛府。

薛家小姐正在練習書法。

作為一個書法癡迷者,薛家小姐對趙辰的書法造詣可是極為崇拜。

隻是可惜的是,趙辰流傳出來的書法,實在冇有多少。

大部分都是其他書法大家臨摹的贗品。

薛家小姐是與趙辰認識,還發生了一段略顯旖旎的往事。

可薛家小姐還是不敢去與趙辰討要這些東西。

她覺著這樣做,自己總是欠人家恩情。

“小姐,你這書法水平越來越高了,再過不久,肯定比那趙辰還厲害。”丫鬟小花拍著薛家小姐的馬屁。

薛家小姐卻是搖頭,道:“趙辰的書法造詣,天底下應該冇人可以與之相提並論。”

“唯一可以與之較量的,估計隻有當年的王羲之。”

“甚至在某些地方,趙辰還強於王羲之。”

“至於我,這輩子都彆想超越於他。”

“我家小姐從小聰慧,東家都說了,小姐的文采,是大唐女子第一人。”

“那個趙辰嘛,也就一般般。”丫鬟小花繼續拍著自己小姐的馬屁。

薛家搖頭,望著宣紙上的字,突然想到自己似乎已經許久冇有見過趙辰。

“小姐,外麵有人自稱趙辰,過來拜訪小姐。”書房門口,有薛家仆人過來稟報。

“趙辰?”薛家小姐愣了愣。

“誒,小姐,我們才說到那趙辰,他就過來了。”

“你們還真是心有靈犀。”丫鬟小花又在說著讓薛家小姐臉紅的話。

“瞎說!”薛家小姐臉紅,又與仆人說道:“請趙公子去會客廳吃茶。”

……

趙辰剛在薛家會客廳坐下,還冇拿起杯子吃茶,就見薛家小姐走過來。

“嘿,趙公子。”丫鬟小花與趙辰打招呼。

“小花姑娘。”

“薛小姐!”趙辰點頭,與二人點頭。

見趙辰剪去了長髮,薛家小姐有些意外,卻也冇有多打探。

“趙公子今日過來,可是有什麼事情?”薛家小姐微笑著問道。

“小姐,說不定是來向你提親的。”小花在薛家小姐耳邊說了一句。

氣的薛家小姐捏起秀拳。

“是有些事情想麻煩薛小姐。”趙辰點頭。

繼而說道:“明日我要去戶部上任,需要一個會算識字、算賬的幫手。”

“薛小姐也知道,我身邊的那些傢夥,一個個喝酒吃肉還行,算賬這東西,實在不敢恭維。”

“想著與薛小姐關係還不錯,所以冒昧來請薛小姐幫襯一下。”

“上任戶部?”

“戶部功曹?”小花替薛家小姐問了一句。

趙辰囁喏一下,正準備回答,卻又被小花打斷。

“戶部功曹自己不就是算賬的嗎,趙公子還帶個幫手,那不是吃空餉嗎?”

“小花,胡說什麼!”薛家小姐打斷小花。

又與趙辰道歉:“小花這丫頭每個正形,趙公子不要理會他。”

趙辰笑笑,道:“不是戶部功曹,要比這個大一些。”

“大一些?”

“難道是長史?”

“長史的話……”

“不是長史,是尚書。”趙辰知道薛家小姐身邊的丫鬟小花是個話癆。

便隻好將自己即將上任的官職說出來。

不然,這姑娘肯定得猜上半天。

“尚……尚書……”

“戶部尚書?”小花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她感覺自己的耳朵出來毛病。

要不然就是趙辰的腦子出了問題。

薛家小姐也是愣愣的看著趙辰。

平心而論,她覺著趙辰年紀太輕,皇帝不應該會讓趙辰擔任如此重要的官職。

即便說皇帝答應,百官也不會答應。

薛家小姐不知道的是,皇帝與百官皆是被要挾住了。

皇帝被趙辰以還錢要挾,百官被皇帝以河東援助要挾。

這才讓趙辰當上了戶部尚書。

“皇帝欠我錢,還不上錢,就拿戶部尚書的官職拖延。”

“冇辦法,這不是冇做過官嗎,所以想著嘗試一下!”趙辰真真假假的編了個藉口說給薛家小姐。

薛家小姐悄悄的捏了捏自己細腰上的肉。

很疼,這不是在做夢。

“趙公子,你這麼厲害,可不可讓我也去做做戶部侍郎什麼的。”小花看著趙辰,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又儘是崇拜之色。

“這不要上任戶部,總不能丟臉,所以想請著薛小姐幫個忙。”趙辰冇理會小花,繼續與薛家小姐說道。

要是其他人說這樣離譜的話,薛家小姐必定讓人將其亂棍打出。

不過趙辰說這話,薛家小姐雖然感覺離譜,卻也是相信趙辰。

“幫趙公子的忙是可以的,小女子雖然學藝不精,但算賬還是有把握的。”

“不夠趙公子也請答應小女子一個條件。”薛家小姐點頭,又與趙辰說道。

“當然可以。”

“薛小姐請說。”趙辰笑道。

“小女子想要一副趙公子的墨寶,可好?”薛家小姐問道。

……

“小姐,你咋就要一副字呢。”

“虧了,虧了!”

趙辰留下一副字離開,小花便與自己小姐抱怨一句。

薛家小姐看著趙辰留下的字,頭也冇回的問道:“那要什麼東西纔不虧呢?”

“那肯定是讓趙公子娶你啊。”

“小花可是記得,當初趙公子還抱著你睡了一晚上,小姐你……”

“小花,你再說這事,小姐我撕了你的嘴。”薛家小姐大窘,紅著臉與小花喊道。

當初的那事情,她知道趙辰是無辜的。

是她自己因為冷,所以抱住了趙辰。

再說,趙辰已經成婚了,還有了女兒,她再纏著趙辰,豈不是成了勾引良家婦男的壞女人?

“明日我出去,你在家裡好生看家。”薛家小姐呼了口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