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門主再度下令,讓我暫時監管魔巫門上下運作。

他也要拿著物資親自跑一趟,去請幾位道行精深的老友出山。

我欣然領命。

門主將魔巫門令牌交付於我後,匆匆而去,說是,明日午時之前一定返回。

我等核心弟子齊齊恭送門主離開。

直到看不見門主背影了,我才直起身來,握著金光閃耀的令牌,陷入了沉思。

時光匆匆,距離大雪節氣隻有兩天時間了。

魔巫門中極為熱鬨。

在宗門不遺餘力投入儲備資源的情況下,邀來助拳的各路高人,數量達到了一百五十多名。

其中,三分之二是民間散修,他們中最次的也能對抗個紫衣鬼。

都是為了資源甘願冒險的人。

這件事的危險係數早就告知他們了,但訊息傳出後,還是從各地來了大量的散修,就是為了分一杯羹。

魔巫門杯弓蛇影、大撒錢財搖人的事兒早就傳遍了江湖。

說實在的,已經成了同行的笑柄,都認為此舉小題大做、殊為不智。

但魔巫門不為所動,還是花錢請來了這麼多的幫手。

最頂的一批,來自於其它宗門,有的甚至是某大型宗門的長老或是客卿。

這一批中,戰力接近二長老的有十五名,超過二長老的有五名。

其中三名和門主的道行不相上下了,隱隱有超過之意。

這幾位都是門主親自去邀請來的大能。

兩女一男,分彆來自兩個大型宗門。

兩女是一對駐顏有術的姐妹花,姐姐名為竺可,妹妹名為竺叮。

看起來都是二十四五歲的美人,但其實,她們的真實歲數接近百歲了,乃是大型宗門‘龍隱魔宗’的兩個客卿。

龍隱魔宗是邪道大派之一。

這對姐妹以心狠手辣聞名於世,真冇想到,門主大人竟然和這兩個女魔頭有交情,就是不知,邀請這兩位來坐鎮,門主付出了多少代價,怕不是天價?

至於那個男的?來頭更嚇人。

此人身高兩米一十八,身材魁偉,揹著一口大鍘刀,黑臉虯髯,煞氣十足。

名為遲威,出身於名門大派‘鍘刀峽穀’。

顧名思義,這個大派就是以使用鍘刀出名的。

遲威是鍘刀峽穀的九長老,以嫉惡如仇、鍘刀無情出名。

據說,死在他手底下的妖魔鬼怪和人族敗類數以萬計,其中不乏邪派大能。

所以說,遲威和姐妹花竺可竺叮剛一見麵,好懸就動起手來。

要不是魔巫門主及時製止大,這三位已經將魔巫門總壇打成廢墟了。

不得不說,門主交友廣闊,正邪兩道通吃,再有,麵子也足夠大。

在他的斡旋下,本是敵對關係的三位大能也偃旗息鼓了,但看那意思,待桷州城之事告一段落後,他們肯定要找地方解決恩怨。

那就不關魔巫門的事兒了。

一百五十多名各路好手彙聚一堂,魔巫門想不熱鬨都難。

天天好酒好菜的供著,但桷州城中除了陰風灰雪之外,根本不見異變。

時間一長,道上議論紛紛的,都在嗤笑魔巫門傻透腔的行為,請來這麼多大神供著,卻派不上用場,世上還有比這更傻缺的嗎?

一時間,魔巫門隱隱成了天下第一號大傻瓜的代名詞。

人傻錢多名震江湖。

二長老順勢將我這個始作俑者捅了出去。

道上的高手們這才知曉,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魔巫門門主繼承者魏影出的鬼主意。

伴隨著的就是我再度啟用的臉譜修羅外號,隨之傳揚到各地去。

臉譜修羅失效的第六感,名震天下了都!

門主也有些沉不住氣了,私下詢問於我。

我隻是淡淡告訴他,等大雪節氣日安然渡過了咱再說其他。

門主也不好此時就追究於我,隻能強勢按下門內不滿的聲音。

就這樣,呼啦啦的,距離大雪節氣日,隻差一天了。

這天是,陰曆,十一月十三。

明兒就是大雪節氣日了。

進入這天還不足一小時,我的心卻隨之提了起來。

天級任務擺在那裡,我比誰都懂,該來的,遲早會來!

現在的陰風灰雪,不過是打了個鋪墊罷了,誰要是以為啥事冇有了,那纔是傻缺呢。

身在室內,我在心中按照現代社會的方式計算著時間。

此刻是,午夜零點五十九分。

雖然冇有手機和手錶,但來自於現代的靈魂,於魂體內自帶生物鐘,可以分毫不差的標示出二十四小時式的時間。

精準到秒,甚至,毫秒!

淩晨一點整,毫無預兆的,我猛然心悸。

虛汗霎間就透了重衣,心‘砰砰砰’的狂跳,意識到,有異常狀況發生了。

毫不猶豫的推開視窗,陰風灰雪猛然竄了進來,讓我打了一個寒顫。

眼瞳倏然縮緊,像是針尖一般大小。

入眼所見,天地之間黑霧滾滾!

無邊無際的黑霧,將周邊地帶全部淹冇了。

即便我開著陰陽眼呢,也看不穿十米距離,這黑霧的可怕程度讓人驚駭。

立馬啟動了七寸、無相瞳術,勉強能看透百米距離。

“什麼情況?”

我位於三樓房間,從窗子穿了出去,於半空翻了個筋鬥,穩穩落地。

身旁‘咻咻’聲響不斷,一眾魔巫門弟子全都落到院子中,位於我身後,驚駭欲絕的看著周邊。

“門主,你在哪裡?”

我第一反應就是這個,急忙喊叫。

“在這呢。”門主迴應。

我猛回頭,就看到門主和一眾高手一道走來,急忙趕過去,跟在門主身後。

“這是怎麼了?”

門主身旁站著巨漢遲威,他兩米一八的巨型身材鶴立雞群,太惹眼了。

這廝揹著巨型鍘刀,不解的左右打望。

“陰氣濃度太可怕了,像是地獄一般,魔巫道友,看來,你並非危言聳聽,這場景一看就極度恐怖。”

姐妹大能中的竺可美眸眨動,語氣無比認真。

門主轉頭看向我。

我默默的掏出臉譜麵具戴上,披上了那套錦袍,迎著門主的眼,凝聲說:“門主,看樣子災劫正式發作了。

此刻起,你不可單獨行動,要時刻處於一眾高人的保護之中;

當然,我也會緊跟著你的,記住了,萬萬不可單獨行動,不然,你會死!死的很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