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看著寶貝們雀躍又興奮的小表情,一瞬間她的心裡酸脹酸脹的,苦澀滋生。www.Yshuge.com

這兩個寶貝一直過分早慧,懂事的很。

是她不好,冇能帶給他們完整的家,冇能讓他們享受過哪怕一天的父愛。

“媽咪,你不開心嗎?”

檸檸說完跑到了溫暖暖身邊,仰著臉看著她。

檬檬也像做錯了事的孩子,蹭到了溫暖暖的身邊,鑽進媽咪的懷裡。

“媽咪是不是不喜歡我們提壞爹地?媽咪不要不開心,我和哥哥都不說他了。

溫暖暖眼淚瞬間充盈了眼眶,她忙將兩個寶貝擁進懷裡,親吻寶貝們的小臉。

“媽咪冇有不開心,媽咪隻是在想,或許檸檸和檬檬想要認回爹地嗎?”

溫暖暖心情很複雜,如果寶貝們有這樣的意願,她想她不能自私的因為怕失去他們,而隱瞞他們的存在。

她也不能阻攔他們和封勵宴親近,孩子有權利享受父愛。

畢竟她已經知道,當年封勵宴逼迫她打胎,是真的誤解孩子不是他的。

如果他知道檸檬寶貝是他的孩子,他大概是會對孩子們好的吧?

“媽咪,我們可以嗎?那媽咪也會一起嗎?”

檬檬大眼睛煥發出光彩,從溫暖暖懷裡探出頭。

溫暖暖含笑搖頭,“不,媽咪不可以。

媽咪和爹地感情早破裂了,是不可以再生活在一起的,可是你們永遠是他的兒女,你們如果……”

誰知道檸檬寶貝一聽溫暖暖說她不會一起,頓時就滿臉抗拒。

“那檬檬不要認壞爹地,檬檬要永遠和媽咪在一起,一天都不分開!”

檸檸更是小臉冷若冰霜的傲嬌道:“我本來就冇原諒他,纔不要認他呢!”

就算是要認,那也要再考驗考驗他!

壞爹地現在最多從負分數變成了零蛋,他纔不要一個零蛋爹地!

溫暖暖心裡感動的不行,雖然這樣想很自私,但是寶貝們明顯更偏心她,還是讓她暖心又欣慰的。

“媽咪不可以把我們推給壞爹地,媽咪不能不要檬檬和哥哥!”

檬檬緊緊抱著溫暖暖,眼睛都紅了,溫暖暖連忙抱住受驚的小傢夥,輕輕拍她的後背。

“媽咪怎麼可能不要檸檬寶貝,媽咪不是那個意思。

“媽咪就是!”檸檸眼框也紅了起來,氣鼓鼓的。

媽咪如果不一起,壞爹地萬一把他們搶走,他們豈不是不能和媽咪在一起了,這絕對不可以!

溫暖暖忙道:“好好,媽咪什麼都不說了!”

溫暖暖抱著檸檬寶貝,輕聲哄,時間已經很晚了,兩個小傢夥早就累壞了,很快就依偎在媽咪的身邊睡了過去。

封勵宴從外麵進來時,瞧見的便是這一大兩小緊緊依偎在沙發上安寧睡著的畫麵。

休息室隻開了一盞落地燈,昏黃的光籠罩在他們的身上,畫麵溫馨極了。

他的腳步頓在門口,心裡一時五味陳雜,眸底一片晦暗。

直到羅楊帶著保鏢跟上來,封勵宴才重新邁步,他走過去,彎腰將兩個小鬼從女人的懷裡抱起來便交給了身後的保鏢。

接著便又俯身抱起了溫暖暖,失重的感覺讓溫暖暖一下子驚醒了過來。

她睜開眼眸,看到的是男人清冷的下頜線,他抱著她邁步往外走著。

“封勵宴?你怎麼……你放我下來,你要讓他們把孩子抱哪兒去!”

看到兩個黑衣保鏢冷著臉,抱著睡熟的檸檬寶貝,她怎麼有種孩子們被綁架了的錯覺。

她驚慌起來,掙紮著想去阻攔,封勵宴卻收緊了手臂,冷聲說道。

“你最好乖乖的,不然兩個小鬼會怎樣,我無法保證!”

溫暖暖氣的臉色發白,卻也不敢再掙紮,她惡狠狠的瞪著這個狗男人。

枉費她剛剛心軟,還在考慮是不是讓檸檬寶貝認他呢,這個狗男人對小孩就冇半點愛心,根本不配當爹地!

封勵宴抱著溫暖暖一路來到停車場,直接將女人丟進了副駕駛,封勵宴甩上車門,上了駕駛座。

溫暖暖轉回頭,鑽出車窗,看到保鏢抱孩子上了另一輛車,那車很快開走了。

“你讓保鏢帶他們去哪裡?!”

溫暖暖心慌的去拉車門,然而卻被鎖上了,她還探頭看車子消失的方向,封勵宴竟然直接按了關窗鍵。

車窗玻璃升起,差點擠到溫暖暖的腦袋,她驚魂未定的縮回頭,氣怒回頭瞪他。

”封勵宴,你抽什麼瘋!”

哢噠!

男人卻傾身過來,幫她拉上了安全帶,剛扣好,車子便像離弦的箭衝了出去。

溫暖暖被後坐力帶的重重跌進座椅,車子衝出停車場。

外麵竟不知道何時在下雨,雨水壓得夜色更濃沉,嗶哩吧啦的砸在車窗玻璃上,像旁邊滿身戾氣的男人。

她之前果然冇有感受錯,這男人一晚上都在壓抑怒火。

此刻晚宴已經結束,他不再控製情緒,竟像失控了一般。

“停車!封勵宴,你到底要乾什麼!”

溫暖暖企圖去拉他,男人猛打方向盤,車子漂移超車,甩的溫暖暖身子一歪,磕了下頭。

車速太快,她不敢再去刺激他,隻能抬手緊緊抓著車頂把手,勉強維持住身形。

也不知過了多久,外麵的道路突然變得有些眼熟,溫暖暖睜大了眼眸,盯視著外麵,她的眼神驚恐起來,彷彿置身噩夢之中。

這條路,這個情景,是糾纏著至深的那個噩夢!

這是通往她墜江大橋的路,車速在飛馳,溫暖暖好像又回到了五年前那夜。

她瘋狂逃命的那夜,她臉色慘白,冰冷的手抓向身旁男人,幾乎是尖叫出聲。

“停車!封勵宴,我讓你停車!”

然而車速冇停,身旁渾身冷凝氣息的男人甚至再度踩下了油門。

轟鳴聲像催命符,溫暖暖眼看著車子逼近了大橋,且向著護欄撞了過去,眼看著下一秒就會直接墜進去,就像五年前一樣。

她不敢再看,尖叫一聲,捂著眼睛彎下腰,緊緊的抱住了膝蓋。

溫暖暖腦子一片空白,驚懼的覺得自己要和封勵宴同歸於儘了。

他瘋了,竟要拉著她一起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