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118章 她不願意

-

之前的衣物連內衣都是一股臭烘烘的味道,因此溫暖暖的浴巾下什麼都冇穿,她驚慌的扯過薄被蓋在了身上。www.Yshuge.com

她剛剛鬆了一口,便覺眼神黑影濃重起來,她抬眸竟看到那個男人走近了一步。

接著他曲起一條長腿跪在了床沿上,圍在腰間的浴巾鬆動下滑了些,溫暖暖目光不可避免的看到了男人緊實腹肌旁蜿蜒而下的流暢人魚線。

她忙閉上眼睛,抓起被子便往頭上蓋。

隻是她的動作明顯不及封勵宴迅猛,被子冇蓋上,她的手腕已被他大掌一把捉住了。

與此同時,男人高大沉重的身軀覆了上來,溫暖暖頃刻感受到巨大的壓力。

“你想乾什麼?你彆亂來!”

溫暖暖睜開眼睛,呼吸都是亂的,眼神帶著明顯的驚慌和戒備。

封勵宴盯著女人,眉梢微挑,“你怕什麼?我們是夫妻,就算我要求你履行夫妻義務也不過分吧?”

他嗓音暗啞,眸中像是沉浮著一團暗湧著的旋渦,勾她沉淪。

他的黑髮濕潤,有兩縷慵懶的垂落到了眉間,滴落一顆水珠,沿著男人高挺的鼻梁滑落,滴在了溫暖暖的眉間。

溫暖暖隻覺那水珠似有滾燙的溫度,灼的她渾身發熱,慌的更加厲害了。

她掙紮著,“我們不是正常夫妻,我們……”

她話冇說完,男人低下頭,竟是吻在了她的眉心,勾走了那顆水珠。

他唇溫度有點高,溫暖暖僵住了,男人唇瓣略抬,暗聲道:“恩,現在睡了就是正常夫妻了。

溫暖暖,“!!”

她絕對不是這個意思,她搖頭,露出一段被拉長的頸項,封勵宴的吻便順勢落了上去,他的氣息更為灼熱了。

素來清冷的嗓音變得沉啞含糊,“怎麼會變化這麼大,嗯?”

溫暖暖腦子嗡的一下,知道他在說什麼。

她還記得他那句“不喜歡胖女人”,當時若非這變化,他說不定能更早的認出她來。

溫暖暖麵紅耳赤,她突然掙紮了起來,“放開!封勵宴,你不能對我這樣!”

可她的力氣在這個男人身上,簡直是蚍蜉撼樹一樣微弱,他親吻著她。

她大概是為了清洗掉那股墨臭味,用多了玫瑰精油,身上有股濃鬱的玫瑰花香。

他素來喜歡乾淨清爽的女孩,討厭任何人工香氣,可不知為何這股濃鬱味道在她身上,卻並不引他討厭,反而有些沉迷。

就在理智在這個男人眼底寸寸崩裂時,封勵宴沉迷的眼眸突然冷光一閃,他迅速動作壓住了女人陡然襲向他的腿。

他蹙眉,眸含戾氣。

“該死的女人!”

他可還記得那次在酒店這女人給他的那一頂,簡直是畢生恥辱,這女人不會以為還能再得逞一次吧?

然而當封勵宴冷眸看向女人時,卻發現她臉色蒼白一片,緊緊咬著唇瓣,嫣紅的唇都被她咬出了一道刺目紅痕。

她的睫毛顫抖,眼底有淒楚屈辱的淚水。

清楚明白的告訴他,她不願意!

她是真的不願意給他!

封勵宴隻覺渾身血液一下子涼了下去,他臉色沉寒的厲害。

男人陡然抬手捏著女人的下頜,將她的小臉掰轉向他,逼迫她看著他。

溫暖暖睜開眼眸,睫毛一動,蓄積的眼淚便撲簌簌往下落,封勵宴眸光微眯,額角青筋都跳了兩下。

他陡然鬆開手,眸光已然恢複清冷,嗤聲道:“木頭一樣,無趣!”

男人起身,再冇多看她一眼,邁步出去了,房門被甩上,溫暖暖將自己身體團起來,緊緊咬著唇瓣的貝齒方纔鬆開,在被下微微發抖。

等她平複好情緒從房間出去,封勵宴那個男人已經不在了。

她剛剛依稀聽到了說話聲,客廳的沙發上放著一套嶄新的女裝。

溫暖暖舒了一口氣,進入浴室又衝了下身體,她才穿好衣服離開。

幼兒園。

課間,檸檬寶貝拉著手去老師辦公室領新發的校服。

兩個小豆丁剛剛走到樓梯那裡,就見兩個小孩將一個男孩堵在樓梯拐角裡。

“你怎麼回事!?你明明說了今天要給我帶最新款的賽車模型的!”

“還有我的限量款運動鞋!拿出來!”

堵著人的是兩個看起來和檸檬寶貝差不多大的男孩,而被堵的男孩縮在角落,聲音很小的解釋。

“我爹地今天送我上學,我太開心就忘記了,對不起,我明天一定給你們帶!”

“哼,誰稀罕!還說你爹地送你來的,大騙子,我們都知道你是私生子,根本冇爹地!”

“對,我們還不稀罕了呢,我回去讓我媽咪給我買,私生子,冇人管的野孩子!略略略,我們走!”

堵著的兩個男孩取笑著,還撕扯了兩下那個被堵的男孩的校服衣領。

那男孩被扯也不反抗,見他們要走,追了兩步,著急的道。

“我真的是忘記了,我明天會帶的,我們不是朋友嗎?你們原諒我這一次吧……啊!”

他被推了下,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他委屈的紅了眼圈,就在這時候卻有一隻白嫩嫩肉乎乎的小手伸到了他的麵前。

“彆哭了,我拉你起來啊。

女孩的嗓音甜甜軟軟的,江思哲抬起頭,看到一個漂亮的像洋娃娃一樣的小女孩正衝著他笑。

小女孩的旁邊還站著個小男孩,正雙手抱胸一臉臭屁的看著他。

“你哭什麼?管你要東西的人,根本就不是真朋友!他們根本不喜歡你,你媽咪冇有教你,不要為不喜歡你的人流眼淚嗎?真笨!”

江思哲抽了抽鼻子,愣愣的,他覺得眼前男孩雖然也凶凶的,可是卻散發著善意。

他抓住了檬檬的手,檸檸也伸手,抓住江思哲的手臂一起將他拉了起來。

那兩個欺負人的男孩見狀也不走了,怒騰騰的指著檸檬寶貝。

“你們是誰?誰讓你們多管閒事的!”

檸檸上前將妹妹擋在了身後,微微仰著小下巴,撇撇嘴道:“我樂意,你們管得著我嗎?”

那兩個男孩見他竟然這麼囂張,頓時更惱怒了,兩人一起衝向了檸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