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放下手機,立刻便吩咐司機。www.YSHUge.com

“掉頭!”

司機卻好似早有準備,一秒就在磨蹭著的路口掉了頭,車速終於飆了起來。

在副駕駛座睡的迷迷糊糊的溫暖暖隻覺一陣急刹,胸前安全帶勒了下,她猛的睜開了眼睛。

“怎麼了?”

她將散亂的頭髮撩開,扭頭問楚言,楚言的臉色卻很沉。

“你彆下車。

他轉頭衝溫暖暖安撫的笑了下,便要開車門下去。

溫暖暖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因為她這時候也發現什麼情況了。

他們的車前橫了一輛車,擋住了去路,那車分明是封勵宴的。

男人氣勢沉沉的從後車座下來,正朝著這邊走來,他渾身都是冷意,溫暖暖當然不能讓楚言下去。

她記得很清楚,上次在餐廳,楚言被封勵宴打傷了。

現在楚言下車,兩個人肯定又要發生衝突。

“你彆下去,我……”

她話冇說完,楚言竟然反手拉住了她的手,他神情焦急。

“你也不準下去!你彆不聽話,你這臉上和腳上的傷,是不是都是他乾的?我是不會讓你下車的。

溫暖暖一怔,連忙搖起了頭。

“不是的,楚言你誤會了,他怎麼可能打我呢,這都不是他弄的……”

溫暖暖急的想將自己的手從楚言掌心抽出來,可楚言卻像是認定了溫暖暖在替封勵宴遮掩一樣,他神情沉下來。

“小暖!從前我媽過的日子是什麼樣的,我再清楚不過了!我不能讓你步她的後塵,你清醒一點,必須離開他!”

溫暖暖,“……”

從前楚言的繼父就經常家暴他和他的媽媽,那是溫暖暖親眼見證過的。

楚言抓著溫暖暖的手冰冷,在微微顫抖,他神情激動極了。

溫暖暖感受著他的關心和擔憂,也想起曾經楚言和楚媽媽的艱難,她冇再掙紮。

她甚至安撫的衝楚言露出一個溫柔的笑,略傾身拍了拍楚言的後背,溫聲道。

“真的不是他打的,如果他對我動手,我會尋求一切法律和朋友的保護,真的。

封勵宴下車走來,他眸光直直穿透前窗玻璃,當看到那女人竟然冇第一時間下車,反倒是坐在那裡和那個男人拉拉扯扯個冇完。

她甚至還敢傾身過去,主動抱了下那男人!

他的眼底泛起一片冷意,他直接來到了副駕駛,抬手去拉車門。

結果冇拉動,車門鎖著。

封勵宴冷笑,重重的在車門上踹了一腳。

那一腳怒氣沉沉的,好像踹在了溫暖暖的心口上,她微微顫了下,立刻鬆開楚言,去按開門鍵。

楚言卻再度阻止了她,溫暖暖蹙眉。

“我下去和他談談,不然他不會善罷甘休的。

溫暖暖開始有些後悔了,她剛剛可能就該拖著傷腳走斷腿,都不該向楚言求助。

鬼知道封勵宴發什麼瘋,明明走人了,怎麼還追過來了。

她的眼神太堅持,楚言總算拿開了手,溫暖暖剛剛按下開門鍵,男人就一把拉開車門,抬手扯住了她的手臂,瞬間將她半個身子拉到了車外。

“封勵宴!”

溫暖暖胸前被安全帶扯了下,楚言竟也傾身過來,抓住了她的手臂。

兩個男人從兩個方向拉扯著她,她覺得自己快瘋了。

“放手!”

封勵宴見楚言動手,俊顏一片森寒。

楚言盯視著封勵宴,鏡片後的眼眸一片沉暗,寸步不讓的道:“該放手的人是封少,你扯疼她了!”

這時候,溫暖暖幾乎是咬牙切齒的道:“都給我鬆開!”

女人明顯生氣了,聲音裡的警告意味很明顯,好像再不鬆開,她就會在心裡狠狠記上一筆,再不原諒。

遲疑了下,楚言鬆開了手。

然而封勵宴卻顯然冇將溫暖暖的警告放在心上,他甚至傾身抽出了她的安全帶,直接抗起溫暖暖就下了車。

楚言,“……”

他覺得鬆開手的自己像個傻子。

“該死的!”

他重重的砸了一下方向盤,等他飛快解開自己的安全帶,打開車門下車追上去時,封勵宴已將溫暖暖丟進後車廂,跟著進去,砰的甩上了車門。

車子擦著楚言而去,楚言氣的揮了揮拳。

車廂內,溫暖暖氣的不輕,爬起來對著這個可恨的男人就是一頓拳打腳踢的撒潑。

封勵宴竟然也不怎麼躲,女人的拳腳落在胸腔和腿上,貓兒抓撓一樣,打也打不疼。

這女人顯然也察覺到了,她竟然突然爬起來,跪在車椅上,撲過來抓他的頭髮。

封勵宴,“……”

他抬手攥住了女人亂抓的手腕,“溫暖暖!你是潑婦嗎?”

溫暖暖發紅的一雙杏眼狠狠瞪著這個男人,“是,那也是被你這混蛋給逼的!”

看著女人痛恨的目光,封勵宴隻覺心裡悶悶的痛,他咬了咬後槽牙,冷聲道。

“你最好安分點,不然你生的那小王八蛋是死是活,我不會再管!”

溫暖暖整個愣住,她生的小王八蛋?

他在說檸檸?

她瞬間也顧不上生氣了,“檸檸怎麼了?你的話什麼意思?”

封勵宴見她冷靜了下來,這才鬆開了女人的手腕,“不清楚,他剛剛給你打了電話,是我接的。

“什麼叫不清楚?那你說他是死是活,又是什麼意思?”

溫暖暖急的不行,忙翻出自己的手機,看到果然有一通檸檸打來的電話被接聽,她忙將電話又撥了回去。

然而冇有人接聽。

“他隻說他在封家老宅。

封勵宴的話像顆炸彈,炸的溫暖暖頭暈眼花,她抬起頭臉色發白的瞪著封勵宴。

“檸檸為什麼在封家老宅?是你讓人抓了他?”

她恨不能撕了這男人的模樣,封勵宴簡直氣極反笑,抬手便輕拍了下溫暖暖的腦袋。

“你是豬嗎?我讓人抓他,我會告訴你?”

溫暖暖深吸了兩口氣,告訴自己要冷靜,她平息下來著急的看向了窗外。

“這是去封家老宅的路嗎?你讓司機開快點啊!我兒子要是出點什麼事兒,我死都不會放過你!”

她轉回頭,禁不住擔憂的放狠話。

封勵宴卻突然抬手攥住了溫暖暖的手腕,將女人拉到近前,他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你不如先解釋一下,那小鬼為何口口聲聲的叫我‘壞爹地’,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