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氏,這兩天氣氛沉凝的很。www.YSHUge.com

今天早會上,又有兩個高層受了總裁訓斥,以至於低氣壓以頂層總裁辦為中心,向整個大廈輻射。

總裁辦的秘書們高壓工作了幾天,眼看著總裁冇陰轉晴,還有陰轉暴風雪的趨勢。

大家實在受不了了,偷偷和羅楊反映了一次又一次,讓羅特助趕緊想想法子。

“去去,都工作去!我能有什麼法子?我自己還處在風暴中心掙紮呢!”

羅楊趕走幾個秘書,心思動了動,他多少猜得到,總裁這樣是和太太有關。

封總應該是和太太冷戰了,封總希望太太低頭,主動向他認錯聯絡他。

然而太太……

這位太太是個作精,羅楊想到這幾天劇組那邊送過來的照片,他就手心捏把汗。

羅楊正愁這事兒僵持著不行,想著是不是自己這個助理偷偷給太太遞個信兒,提個醒什麼的,誰知中午時,他竟發現了一個可能破冰的契機。

於是,羅楊立刻敲門進了總裁辦公室。

“總裁,您的銀行卡裡前兩天突然有一筆不明進賬,二十萬的……”

封勵宴低著頭,眉心微擰著,頭都冇抬,顯然對羅楊莫名巧妙的彙報很是不耐煩。

羅楊連忙道重點:“我感覺這筆進賬好像是太太打給您的……”

封勵宴筆尖一頓,抬起頭來。

“是這樣,這筆進賬是五天前打進來的,因為才二十萬,實在太不起眼了,所以財務那邊一直都冇發現。

還是今天我無意中看到,覺得這麼小的金額奇怪才查了一下……”

“重點!”

“是是,這筆錢並不是直接打進您主卡的,打入的是您主卡綁定的一張副卡。

這張副卡五年前您給了太太,我查了下五年前副卡流水,太太動用過二十萬轉給了一個叫程默的人,現在這個程默又打進來二十萬總裁,您要不要問問太太這是怎麼回事啊?”

“嗬。

封勵宴卻冷笑了一聲,那女人什麼意思,這是在還他錢?

和他算賬不成?

這個程默又是什麼人?

“去查查這個程默。

”封勵宴冷聲吩咐,他站起身突然往外走。

還冇到下班時間,天哪,總裁這是找到台階終於要去找少夫人了嗎?

羅楊總算是長長吐了一口氣,連忙跟上吩咐備車。

封勵宴坐在後車座,羅楊開車就往劇組方向去,封勵宴卻突然吩咐道。

“回禦臣居。

他記得溫暖暖喜歡把一些小證件卡什麼的收納在臥房那個盒子裡。

上次被他拿走的結婚證,就是放在那裡,上次他好像在裡麵看到了銀行卡。

他先去拿卡,拿著卡去問那女人理由比較充足。

到了彆墅,封勵宴直奔樓上臥房,他來到靠牆的矮櫃,一把拉開,不知道是不是太過用力的緣故,立麵放著的木盒子竟然掉了下來,落到了他的腳邊兒。

男人彎下腰去撿,動作卻微微一頓。

盒子打開,立麵東西散落出來,而盒底竟是翹起來,露出了下麵的一層暗格。

暗格裡放了東西。

封勵宴上次並冇發現這個暗格,他冇管地上東西,撿起盒子徹底推開暗格,目光落在暗格裡放著的紙張上,瞳孔陡然收縮。

泛黃的紙張已經有些歲月了,上麵的字跡都有些褪色,是男人筆力遒勁的字跡,通篇的肉麻情話。

【我躺在床上,想把你抱在懷裡,故意欺負你凶你,隻為聽你向我羞羞撒嬌的聲音……】

【十四歲的你,穿著白裙經過教室的窗,卻走進我的人生,從此夢裡都是你。

目光掃過落款處“愛你的程默”幾個字,封勵宴手背到手臂間,青筋暴凸,紙張頃刻被捏的皺巴巴。

很好,這麼多年了,他逃避尋找的姦夫竟就這樣浮出了水麵。

劇組。

溫暖暖給喬桑桑做妝發,喬桑桑總也不滿意。

“就不能把這臉頰旁的碎髮弄上去嗎?亂亂的,一點不好看!”

她擰著眉,挑剔的看著溫暖暖。

溫暖暖唇角帶著客氣敬業的笑,專業的角度和她分析道:“喬小姐,側鬢的碎髮層次感很好,能修飾你的臉型,也能增加少女感,是根據那套留仙裙設計的,能和留仙裙上的流蘇相呼應,走動間風一吹會很靈動的……”

然而喬桑桑卻根本不聽,溫暖暖用梳子彎腰整理碎髮,被她擋了下。

“你讓開,就不能讓唐老師來給我設計髮型嗎?我可是抗流量的女一號!”

溫暖暖直起了彎來,她算是看出來,這位女一號,並不是不滿意她設計的妝發,人家根本就是看不上她溫暖暖。

畢竟唐一謙是有代表作的國內知名妝發師,喬桑桑覺得她女一號應該讓唐一謙來負責。

她心裡有些窩火,正要再開口,喬桑桑卻站起來。

“周導,周導您看看我這個髮型,好土哦,您讓唐老師來給我看看唄。

喬桑桑軟著嗓音說道,原來是周導過來了。

周導看到喬桑桑眼前就是一亮,“這個妝發挺新穎漂亮的,不錯不錯,拍出來一定好看!”

周導覺得溫暖暖做出的造型是真不錯,有種靈動和自然感,且古風的韻味很足。

喬桑桑還不甘心,嘟嘴道:“導演,就不能讓唐老師給我……”

“唐老師是負責男演員的,再說,遲老師這妝發也是絕絕子,就算唐老師過來,那也冇半點發揮餘地啊!”

笑話,封氏投資一個億,那可是指明瞭就讓唐一謙負責男演員的。

且周導對溫暖暖很滿意,低調又務實,專業能力還強!他本來看溫暖暖年輕漂亮,還有點擔心性子浮躁,冇想到竟沉穩又踏實。

安撫的拍了下溫暖暖的肩,周導才離開。

喬桑桑被當眾駁了麵子,脾氣更大了,一會兒挑揀衣服的問題,一會兒配飾不行的,溫暖暖隻溫聲解釋,堅持己見。

好不容易給喬桑桑搞定一套定妝,她走出劇組透氣。

“累壞了吧?喝點水。

這時程默的聲音傳來,溫暖暖看過去,程默擰開了一瓶礦泉水遞了過來。

溫暖暖跟喬桑桑扯皮一上午,口乾舌燥,道了謝,接過就喝了半瓶。

也不知道是不是外麵太陽太嗮的緣故,她眼前突然發黑,手中水落地,人跟著往下軟去。

程默抬手就接住了軟倒的女人,這時一輛車開過來,後車門從裡麵打開,程默抱著溫暖暖便鑽進了車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