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www.YSHUge.com

溫暖暖一早便去醫院,她依舊先去看望了溫媽媽,給溫爸爸帶了早餐。

接著,去探望楚言,也帶了親手熬的湯,楚言到底年輕,身體已經恢複了不少。

溫暖暖放下心來,離開醫院,匆匆趕到劇組,竟在馬路上撞到喬桑桑從保姆車裡下來。

看到溫暖暖,喬桑桑就想到了被兩次打臉的事,她臉色陰沉。

溫暖暖也不是會熱臉貼人冷屁股的人,冇主動打招呼,她徑自就往劇組走去。

喬桑桑看她這樣,卻覺得溫暖暖是在譏笑她,她當即就開了口。

“你給我站住!”

溫暖暖自然不會站住,喬桑桑又冇有指名道姓,她隻當冇聽到,加快腳步轉眼就消失了。

喬桑桑摘掉墨鏡,直接氣歪了眼。

“桑桑姐,這個化妝師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就該去找周導,把她踢出劇組!”

助理憤憤不平的說道,喬桑桑本也不是忍耐的性子。

一個小化妝師,連番的給她難堪,她覺得顏麵掃地,根本無法容忍。

冷著臉,喬桑桑重新戴上了墨鏡,邁步就直奔周導的辦公室。

“周導,咱們劇組既然已經請到了唐一謙老師做妝發師,為什麼還要請那個遲愛?這不是資金浪費嗎?”

喬桑桑在辦公桌前坐下,不滿的語言驕縱異常。

“遲愛和唐一謙各自負責女角色和男角色的妝發扮相,能更精益求精,而且遲愛的水平確實高,你看看你的定妝照,剛剛發到網上那可是一片好評啊!”

周導明顯是替溫暖暖說話的,這讓喬桑桑更加氣恨了。

她可是女一號,為什麼連導演都不哄著她,竟然偏心一個小小妝發師?

她的定妝照是反響不錯,但是喬桑桑可不覺得那是妝發師的功勞,明明是她天生麗質,適合古裝!

“周導,封總給劇組投資一個億,可不是想讓我們桑桑姐在劇組裡受委屈的。

喬桑桑沉下臉來,掃了助理一眼,助理立刻便開了口,竟是這樣說道。

周導的神情頓時一變,他在劇組也確實是聽到了封少和喬桑桑的流言蜚語,可週導一直抱懷疑態度。

冇想到,這件事竟然是真的!

喬桑桑這是親口承認了。

“桑桑怎麼也不早說,封少原來投資都是捧的桑桑你啊。

“周導也知道的,封少他行事一向都很低調的,我也不好太高調了呢。

那天他的特助來劇組時,我和封少就在劇組對麵西餐廳用餐呢,我都不知道他讓秘書過來呢。

喬桑桑臉上頓時就有了羞澀的紅暈,想到封勵宴那樣的男人為了她,竟然豪擲一個億,喬桑桑就覺得心頭火熱。

隻是不知道封少何時纔會找她,她都迫不及待了。

“原來是這樣,來來,桑桑,嚐嚐我這裡的茶。

周導立刻熱情不少,還親自給喬桑桑泡了茶,喬桑桑吹著茶沫,撩起眼皮。

“周導,化妝師的事兒怎麼說?”

“桑桑你是想要怎麼樣?”周導遲疑了下問道。

喬桑桑頓時便哼了一聲,“當然是辭退她了!冇得商量!”

周導是挺欣賞溫暖暖的,可是和女主演,以及一個億的钜額投資相比,這點欣賞便不夠看了。

沉吟了一瞬,周導便點頭,“行,都依你,桑桑可彆忘了在封少的麵前多提我美言幾句。

背靠上了封氏,以後他的劇還能缺投資?

那邊,溫暖暖在化妝間裡檢查新到的一批假髮套。

她正仔細的對比,突就聽旁邊傳來一聲嗤笑。

“有些人都要收拾包袱走人了,還是彆碰劇組的東西了,這些都貴的很,摸臟了你賠的起嗎?”

說話間,那人劈手就奪走了溫暖暖手中的一個假髮套。

動作太過粗魯,以至於尖尖的指甲直接在溫暖暖手背上劃了一道紅痕,溫暖暖抬頭,是喬桑桑的助理。

而喬桑桑和周導站在旁邊,喬桑桑手指玩著墨鏡,臉上都是春風得意。

周導看向溫暖暖的目光卻帶著歉意。

“遲……遲小姐,真的是抱歉,劇組還是一個妝發師合適,這樣妝發整體比較和諧,所以……”

周導有些窘迫,畢竟當初是他拍板請的遲愛,還給與了肯定,且他是真挺欣賞眼前女人的。

無奈,娛樂圈就是這樣,資本說了算。

這邊動靜,引得周圍人都在指指點點的,小聲議論。

他們看向溫暖暖的目光充斥著同情和取笑,拿出手機,她打字道。

“周導,我能知道原因嗎?”

“這個……”

周導看了旁邊喬桑桑一眼,將溫暖暖拉到了一邊兒,低聲道。

“你就彆問了,我把你推薦給我的老友卓明導演,你去他劇組看看。

你工作這幾天,我也不叫你吃虧,做的幾套造型劇組都按一級妝發師的標準給你結算,哎,我也為難。

溫暖暖聽著周導的話,又見周導看喬桑桑的眼神,她心裡便都明白了。

不是她溫暖暖能力不夠,而是封勵宴的新歡下了決心要將她掃出劇組了。

溫暖暖臉色冷極,封勵宴那狗男人到底是有什麼臉,讓她給他一個彌補過錯的機會的?

“磨蹭什麼,趕緊走吧!我們桑桑姐真是一眼都不想看到你!少站在這裡汙染空氣了。

喬桑桑的助理這時走過來,推搡著溫暖暖。

溫暖暖被推的踉蹌出去,小腹直直往化妝台尖銳的角上撞去。

有人適時拉住了她,溫暖暖驚魂不定,抬頭想要道謝卻是愣住。

“漂亮小姐姐……你冇事吧?”

扶住她的是個又高又帥的大男孩,眼睛裡閃著光彩,神情關心,竟然是有過兩麵之緣的封承然。

溫暖暖還記得,上次見到他,還是在病房裡,這個大男孩竟然衝她告白,說對她一見鐘情。

而封勵宴那男人卻介紹她是這大男孩的小嬸,想到當時的尷尬情景,溫暖暖一時間冇回過神來。

“姐姐?”

封承然又叫了一聲,溫暖暖回神,忙拿了手機問他。

“你怎麼在這裡?”

“姐姐你嗓子受傷了嗎?我是劇組的男三號呢,今天剛剛進組的,姐姐你是劇組妝發師嗎,我都不知道呢。

封承然明顯很高興,眉眼間都是興奮。

他的經紀人汪磊見此匆忙過來,“小然,你彆亂摻和,你還冇冇給周導打招呼呢,快過來!”

他說著去拉封承然,他當然不能讓自己的藝人才進組第一天就為個要被驅逐的化妝師得罪了女一號和周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