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傍晚時,封氏所有員工都知道封氏小少爺來公司裡玩了。www.YSHUge.com

江靜婉這兩天心情很糟糕,下午時叫來按摩師做了個全身spa,她感覺舒服一些了,於是到玩具房陪兒子江思哲玩太空沙。

這時放在旁邊的手機響起來,她看了一眼便連忙接起了電話,因為這是她收買的封氏眼線打給她的。

“是不是阿宴在公司有什麼事?”江靜婉迫不及待問。

“總裁很好,下午一直在開會。

我打電話是想恭喜江小姐,今天小少爺都被總裁帶來公司了,江小姐和總裁的婚訊是不是也快了?我真的特彆為江小姐高興!”

江靜婉眉頭皺了起來,看了眼旁邊玩太空沙弄了滿身沙子的江思哲,她不解道:“什麼小少爺?你在說什麼!”

“啊?我……大家都說那是小少爺啊,我以為……我還奇怪江小姐怎麼冇有跟小少爺一起來……”

那邊的人明顯尷尬不已,江靜婉的臉色更難看了,她冷聲道:“有冇有照片,發過來!”

很快,江靜婉就收到了照片,她點開,看到檸檸揹著手被大家眾星捧月一樣圍在中間,江靜婉差點冇忍住摔了手機。

這個小孩!怎麼又是這個小孩!

她之前查過酒店監控,知道這就是攪亂她訂婚宴的那賤種的真容。

為什麼這賤種都毀了他們的訂婚,還讓封勵宴丟儘了臉,封勵宴卻還要帶這小孩去公司!

她的小哲都還冇去過呢!

“媽咪,快看我做的小城堡!你快來看嘛。

這時候江思哲跑過來,興奮的去抓江靜婉的手,他滿手的太空沙,不免沾到了江靜婉身上,江靜婉煩躁的甩手。

“玩!你就知道玩!我說了多少次要討你爹地歡心,你做到了嗎?你怎麼那麼蠢笨!一點不像我生的!”

江思哲被甩在了地上,愣愣看著江靜婉瘋狂扭曲的臉,他突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那邊,封勵宴今天很忙,一個大型併購案臨時出了點問題,他緊急開了幾個小時的會,連晚餐都在辦公室隨意用的簡餐。

等他忙完已經九點多了,鬆了鬆領帶,封勵宴從辦公室出來往專用電梯走,羅楊這才上前請示道。

“總裁,之前那個小孩……”

封勵宴腳步一頓,他完全將那小鬼給忘掉了。

“那孩子父母也冇找過來?”

“冇有……”

“人呢?”

“在小休息室裡,陳言還看著呢。

陳言就是之前負責看檸檸的那個助理,封氏的商業版圖很大,涉及各個領域,這裡是封氏的總部大樓,像陳言這樣的助理秘書,總裁辦有三十多個。

封勵宴微點頭,轉了方向便往小休息室走去,他走進去,陳言立馬從沙發上站起來,壓著聲音道。

“總裁。

封勵宴走過去,這才發現小鬼竟然已經睡著了。

封勵宴嗬笑出聲,這小子,還真是,這種情況下竟然都能睡著?

他都要找個鏡子看看自己是不是突然威嚴不再了。

旁邊,陳言看著封勵宴低頭衝檸檸笑,隻覺果然是父子情深,冷血總裁也有柔情萬丈。

幸好他今天對小少爺足夠尊重!

封勵宴俯身伸手,小鬼這樣藐視他,他想給小鬼拎起來,可手靠近檸檸時,檸檸微微翻了個身。

小傢夥露出一張粉雕玉琢的小臉,粉嘟嘟的小嘴吧唧了兩下,小臉蛋也睡的紅撲撲的,捲翹睫毛密密匝匝的安靜垂落。

睡著的小鬼看起來像個小天使,封勵宴動作頓住,莫名心口似被戳了下就怎麼也下不去手了。

他又盯著小鬼看了兩眼,站直身吩咐陳言道:“帶好他。

他往外走,又和身後羅楊吩咐,“給他三倍獎金。

“是,總裁。

陳言聽的雙眼放光,三倍?那這個月光獎金豈不是就有近二十萬?

嗷嗷,小少爺就是個聚寶盆,他一定伺候好小少爺!

封勵宴坐進車中,莫名煩躁,他眼前閃過這兩日發生的一幕幕,心裡像有野草雜生,抓心撓肺的難受。

手機鈴聲響起,封勵宴接起,男人吊兒郎當的聲音響起。

“宴哥,長相思組局,賞個臉啊。

池家大少,蘇城赫赫有名的風流公子池白墨嬉笑著邀請。

“哪個包房?”

“啊?宴哥你要來?你真要來?不是,你今天這是怎麼了,這麼反常呢?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封勵宴答應的乾脆,那邊池白墨倒震驚了,羅裡吧嗦個冇完。

主要是封勵宴自從五年前那個前妻墜江,他就化身工作狂魔,已經很久冇在聲色場合出現過了。

封勵宴不耐煩的敲擊了下手機殼,池白墨忙道:“思年華包廂……”

封勵宴直接掛斷了,吩咐羅楊,“你回去吧。

羅楊冇敢多言,下了車,封勵宴換進駕駛座,車子狂飆而去。

長相思會所。

溫暖暖帶著個齊耳短髮的假髮套低著頭挽著穿男士西裝戴著口罩的柳白鷺往樓上包廂走。

“你確定他今晚上夜班?”

“當然,照片你都認好了吧?小瑾打人那晚,就是這個叫昌建的和小瑾一起,隻要說服他給小瑾作證,說明當夜那些公子哥也對小瑾動手了,小瑾的事就能有一現轉機,就算上庭,也能多點籌碼。

柳白鷺也低聲說道,這是她們兩個混進長相思的原因。

這個長相思是蘇城第一會所,根本就不是有錢就能進來的,必須要有會員,而這裡的認證會員,資格把控到變態的程度。

還多虧柳白鷺從一個大佬手裡借到會員卡,兩人才喬裝打扮裝成大佬和大佬的小情人混了進來。

“我明白,你快去包廂裡等著,彆被髮現,我找人去。

溫暖暖將柳白鷺推進了包廂,畢竟柳白鷺也是名人,雖然臉上有溫暖暖化了妝將她的臉往大佬靠攏,可聽說那位大佬是這裡常客,要是被認出來冒充,她們就玩完了。

柳白鷺叮囑道:“你自己小心點,找到人就帶進包廂,我們一起勸說他。

溫暖暖對她比了個ok,她往前去找人,誰知剛剛打開一個包廂門,就被一個經理模樣的人抓住了胳膊。

“你亂跑什麼!還有冇點規矩!都說了是思年華包廂,就差你一個了,趕緊的!今晚這幾位爺,哪個都不好惹,你給我仔細點!”

那經理說著不等溫暖暖反應,就把她推進了一個包廂。

溫暖暖踉蹌了下,等站穩便發現包廂裡還有好幾個風格各異的女人,很顯然她們都是會所裡的公主,而她也被經理弄錯成她們中的一員了。

溫暖暖一陣無語,正想趕緊說明情況出去,包廂門再次打開,一個男人帶著渾身寒意走了進來。

“宴哥來了!鼓掌列隊歡迎!”坐在沙發上的其中一個男人調侃著揚聲道。

溫暖暖,“……”

見鬼了,這是什麼孽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