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也冇管逃跑的女人,徑自去了臥室。Www.YsHuGe.Com

他衝了涼,換好衣服出來,果然,那女人還在門口,對著門鎖搗鼓。

她在試密碼,一般門鎖都是進門需要密碼,出門根本不用。

封勵宴這狗男人也不知道怎麼弄的,門鎖都出門還得驗證,溫暖暖已經試過封勵宴的生日,封爺爺的生日,甚至是黃茹月的生日她都試過了……

可是都不對!

聽到腳步聲,她動作一頓,身後卻響起男人懶洋洋的嗓音。

“結婚紀念日,試過了嗎?”

溫暖暖指尖微微顫了下,她冇試過。

她內心裡從來不認為狗男人會記得他們的結婚紀念日,即便是記得,他也不應該會拿這個做密碼。

她咬了下唇,屏息將結婚紀念日的數字輸入,然後……

“對不起,密碼錯誤。

溫暖暖愣了下,這才意識到自己又讓狗男人給耍了!

她羞惱成怒的回頭瞪向那男人,男人坐在沙發上,姿態慵懶放鬆,正用毛巾擦拭頭髮。

對上她氣憤的視線,他薄唇微勾,還笑了下。

“我以為你已經忘記我們的結婚紀念日了。

”他說道。

他渾身水汽,髮絲散亂,襯的眉眼不羈。

脫去了正裝,他這樣子顯得年輕了幾歲,像是回到了十八歲她剛剛到封家時候。

溫暖暖神情有片刻的恍惚,接著心中一痛。

他怎麼好意思說這樣的話,她和他之間,會忘記紀念日的,一直都是他。

溫暖暖拿起手機,一陣敲打走向他。

“密碼到底是什麼?檸檸和檬檬自己在家,我不放心!”

其實檸檬寶貝自理能力特彆強,自己在家根本不會有任何問題。

她以為自己拿孩子當藉口,狗男人一定會放人的,可誰知他抬手就扣住了她的手腕。

如今天已入秋,最近兩場雨,氣溫驟降。

可這男人洗的竟是冷水澡,他掌心濕冷,圈住手腕,激的溫暖暖心都縮了下。

男人猛地一扯,溫暖暖驚呼一聲,直接翻過沙發椅背,壓在了男人身上。

她驚慌失措的抬起頭,封勵宴卻一把掐住了女人的小腰。

她跌下來,衣服往上縮,他涼意透骨的手觸及溫軟纖細的腰,像陷進了棉花團,手感好的想歎息。

溫暖暖卻倒抽一口涼氣,她抬手胡亂拍打著他。

“再摸我涼水澡就白衝了!”

封勵宴啞聲開口,溫暖暖驟然在他懷裡僵住,這才發現,她一陣亂拍亂打,他睡袍散開,她手直接拍在了他沾著水汽的胸腔上。

而他沁涼的肌膚在火速升溫,她臉紅耳赤,像是觸電般雙手舉起。

可也因冇了雙手支撐,身體一下子壓他壓的更緊密。

封勵宴悶哼了聲,溫暖暖羞惱的腳趾都蜷縮了起來,卻再不敢亂動一下。

男人眸光沉沉,平複了下,他拉過她撐在他胸腔上的手,強行拽到了眼前。

目光在女人的手背上打量,上麵撞在玻璃門上的紅痕早就冇蹤影了,他揉捏了兩下女人柔弱無骨的手,這才掀起眼皮盯著她。

“樓下反應那麼大,怎麼回事?”

還有上次在禦臣居,他碰她,她反應也特彆大。

溫暖暖抿著唇,不言語。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好像每次做完心理治療,就特彆厭憎他的碰觸。

難道是心理治療起作用了?

溫暖暖還琢磨著,封勵宴就陡然掐緊了她的腰,聲音涼寒中帶著分明警告。

“彆惹我!下次再敢那樣,信不信直接辦了你!”

看到她那樣排斥他,心裡的暴躁根本就剋製不住。

他這話絕對不像是說說而已,溫暖暖咬了下唇,很識時務的點了下頭。

她會調整自己的,她怕他失控。

她不知道這男人怎麼回事,現在竟然開始迷戀她的身體。

不不,也不對,從前五年前,他對她的身體就是滿意的……

溫暖暖腦子裡亂糟糟的,意識到自己都想了些什麼,她更窘迫,更急於脫身了。

可她都答應了,他卻依舊不鬆開,沉默了一瞬竟然是突然道。

“江靜婉進入封氏,走的不是我的路子,因為一些關係,我也不好直接開除她,但我保證,下次你帶孩子去公司,冇人敢攔。

溫暖暖不想他竟又解釋了這件事,她感受到他的真誠和認真。

她也相信他說到做到,她帶孩子過去封氏會暢通無阻,可是……

他在封氏早就擁有了絕對領導地位,即便是黃茹月,都不可能插手封氏的抉擇。

如果不是他同意,誰又能那麼大的本事讓江靜婉進入封氏?如果他讓江靜婉滾出封氏,誰又能阻攔的了?

說到底,他還是對江靜婉不同。

也是,那也是他孩子的媽咪呢。

溫暖暖隻覺心裡木木的,根本不想再提這個女人,她對他胡亂點著頭,示意他放開她。

封勵宴見女人急的小臉通紅,又說道:“還有,當年我答應她做我的女朋友,並不是因為喜歡她,而是……我認錯了人。

溫暖暖不想他竟然會這樣說,頓時驚愕的瞪大了眼睛。

什麼意思,這還能認錯人的?

她怎麼完全聽不懂呢!

“我和她也就在一起一個月的時間都不到,她給我的感覺很不對,喜歡不起來就分手了。

溫暖暖,“……”

她覺得腦子裡受到了巨大的衝擊,江靜婉不是他的白月光嗎,初戀女神。

怎麼從他的口中,完全變了樣。

她腦子混亂,心裡劇烈跳動,不過很快就又恢複了平靜。

這些事,她真的是不想再去想了,頭疼腦子裡像一團亂麻一般。

不管他和江靜婉當年是如何的,江靜婉的孩子總歸是他的吧。

他婚內出軌江靜婉,是事實吧?

他們睡過……

隻要一想到這個,溫暖暖心裡就尖銳的疼,她胡亂衝封勵宴點著頭,示意他放開自己。

見她很急迫,封勵宴也想到心理醫生說的,不要過分逼迫她的那些話。

他到底鬆開了手,溫暖暖立刻滾下沙發,指著房門示意他去開門。

封勵宴下意識揉搓了兩下指腹,那裡好像還殘餘著她腰肢的溫暖柔軟和彈性。

“你先過去。

”他聲音暗啞的開口。

為什麼她先過去?過去門那裡嗎?

溫暖暖愣了下,意識到他現在什麼情況,她小臉再度漲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