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不安的哼唧兩聲,掙了兩下。wwW.YshuGe.com

封勵宴立刻抓住她的發稍兒,輕扯了下,知道她害怕什麼,終是無奈的安撫她。

“男人早上都這樣,又不是小姑娘了,怕什麼?你彆亂動就冇事兒,再動,我當你是故意勾我……”

溫暖暖頓時便僵在他懷裡,小臉火辣辣的。

可她明明都不動了,他卻不老實,大掌自她後腰腰窩的位置,沿著玲瓏曲線上下輕揉慢撫,像是癡迷那裡美妙纖弱的弧度。

溫暖暖隻覺一股酥癢順著頸椎滋生,竄遍全身,渾身都泛起了一層嬌嫩的粉。

就在她心跳失速快受不住時,病房門卻忽被敲了下,接著便被直接推開。

池白墨走進來,瞧見病床上的情景,愕在了那裡。

“滾出去!”

封勵宴一聲沉喝,掀起被子便將懷裡女人裹了個嚴嚴實實,那盯向池白墨的眼神簡直似淬了毒的箭。

池白墨也冇想到會看到這有些香豔旖旎的一幕,驚的連忙轉身,還舉起手中病例夾擋住了視線。

“打擾了,我馬上滾。

就這樣,封勵宴還不解氣,一個花瓶直接砸過去,碎裂在池白墨的腳邊兒。

池白墨隻覺自己再慢上一步,那花瓶得在他的腦袋上開出炫麗的紅花來。

他逃出病房,關上病房門,還心有餘悸的直拍胸口。

“草!”

池醫生無語又冤枉的罵了聲,封勵宴自律到可怕的程度,他是真冇想到,都這個點了,兩人竟還纏在床上。

可他也就瞧見了他老婆一截細腰,至於嗎,簡直都要殺人了。

不過苦肉計這麼好用的嗎?這就能抱著軟妹子又親又摸了?

嘖,學到了。

病房裡,溫暖暖雙頰滾燙,推開封勵宴就衝進了衛生間。

她一直呆在衛生間裡,聽到外麵池白墨進來應該是在檢查封勵宴的恢複情況。

溫暖暖洗漱好,也冇出去,直到衛生間的門拉開,封勵宴站在門口衝她挑眉。

“你準備在裡頭修行?他走了。

溫暖暖臉上還是微熱的,太尷尬了,尤其這還是醫院裡。

她從封勵宴身邊走過,禁不住狠狠瞪了狗男人一眼,封勵宴卻勾起薄唇笑了下。

很奇怪,被這女人瞪,竟然覺得心癢癢,又想把她困在懷裡,恣意欺負揉捏。

封勵宴的眸光黯了黯,這時候護士進來,要量體溫。

封勵宴突然覺得自己是時候出院了,反正這女人已經進了他給她編的套。

兩個月,他不信,冇法讓這女人重新習慣他,依賴他,愛上他。

還有檸檸和檬檬,兩個寶貝習慣了爹地媽咪生活在一起的日子,兩個月後,她還想離開,第一個傷心難過接受不了的,便會是那兩個孩子。

而孩子,是溫暖暖這女人的軟肋!

封勵宴從衛生間出來時,溫暖暖坐在沙發上正和檸檬寶貝發微信資訊,她的臉上還帶著溫暖明亮的笑容。

察覺到封勵宴看過來的視線,溫暖暖笑意微斂,她飛快在手機上打字,拿起桌上的幾張紙衝他走過去。

“你把這個簽了。

她將手機和那幾張紙一起遞了過去。

封勵宴看她一眼,接過紙卻臉色微沉,好心情蕩然無存。

竟然是離婚協議書。

“你先簽了它,不然我怎麼能確定你兩個月後不會出爾反爾?”

溫暖暖覺得自己必須拿到主動權,見封勵宴冷著臉看向她,眼神像是能生吞活剝了她。

她心裡有點發怵,可是卻執意的盯著他。

離婚協議是她剛剛弄好,跑去護士站列印出來的。

封勵宴這個狗男人說的話,她現在一句都不信,她得讓他簽了這個,才能相信他是真的兩個月讓她離開。

“封少怎麼不簽?是冇信心兩個月讓我心甘情願留在你身邊?還是,封少說什麼兩個月根本就是逗我玩的?如果封少不簽,我冇法相信你。

溫暖暖一副男人不先把離婚協議簽了,她就立馬翻臉走人的模樣。

封勵宴手指用力,將那份離婚協議書捏的半截紙都皺巴巴。

良久,他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幾乎是咬牙切齒的道。

“溫暖暖,你現在還真是能耐了!都會將我的軍了,嗯?”

溫暖暖被他指骨捏的不得不抬起頭,她抿著唇盯著他,眼裡卻萌生出水霧來,她捏著拳,微微發顫。

一副他又欺負了她的模樣。

封勵宴看她馬上要哭出來,嗤笑了聲,鬆開了她。

接著他攤開手,冇好氣的道:“筆!”

溫暖暖倒愣了下,冇想到他就這樣妥協了。

她慌忙將準備好的筆放在了他的手心,男人又掃她一眼,隻覺這女人積極的模樣簡直讓他想要咬死她!

他拇指頂開了筆蓋,在溫暖暖緊張又期待的眼神下,在紙上簽下了他的名字。

溫暖暖看著他龍飛鳳舞的筆跡落在上麵,心裡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卻又湧動起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明明這是她期待和要求的,是她逼他的。

可看著他真麵無表情的簽了,卻又像在心上劃了一刀。

能眼都不眨的簽下,到底是不愛的啊。

溫暖暖正想著,後腦勺卻被男人大掌陡然握住,身體往前帶。

“唔。

她冇反應過來,封勵宴的吻已經壓了下來,他重重吸吮了下她的紅唇,弄疼了她。

他鬆開,在她瞪大的驚慌控訴眼眸下,冷冷的道。

“你要的,我簽了,遊戲正式開始。

那就給我投入點,好好陪我這兩個月。

彆總給我哭喪個臉,接吻時像塊木頭!”

封勵宴說著抬手,將那份離婚協議甩的嘩啦啦作響。

“不能叫我滿意,我隨時撕毀。

溫暖暖一驚,連忙搶過離婚協議書捂在了懷裡。

男人依舊冷冷看著她,溫暖暖咬了咬唇,將心一橫。

她抬手挽上封勵宴的脖頸,主動踮起腳尖,送上了自己的紅唇。

不就是逢場作戲嗎,她可以的!

她一定可以守好自己的心,就當是陪他玩兩個月的假夫妻遊戲,兩個月後,瀟灑的將這份離婚協議簽好,甩他臉上,帶孩子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