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唔……”

然而那咖啡冇能潑濺到男人的臉上,他反應很快,竟是緊緊握住了她的手腕,溫暖暖驚呼一聲。www.Yshuge.com

封勵宴那手跟鐵鉗一樣,握住了,她像動都動不了,杯子裡的咖啡穩穩的。

溫暖暖不甘心的掙了兩下,男人握著她的手腕帶了下,溫暖暖一個不穩踉蹌了下,身子微轉,等回過神她已經坐在了狗男人的腿上。

“火氣怎麼那麼大,喝點咖啡解解渴醒醒神?”

他捏著她的手腕,將杯子湊近她的唇瓣。

溫暖暖實在氣惱,當然不會喝,可她想要吐他一臉,噁心死他算了。

她低頭順著他的手喝了一大口咖啡,剛抬起頭,還冇施展她的計劃,男人竟像是早有預料一般,竟是薄唇湊近一下子吻住了她。

溫暖暖一個冇防備,嘴裡的咖啡就那樣被迫餵給了他。

他使壞,故意壓著她的唇舌,溫暖暖自己也被硬灌進去一口。

他喝黑咖啡,那苦味在兩人唇齒間瀰漫,溫暖暖隻覺連心都跟著苦澀收縮起來。

他怎麼能這麼混蛋!

“嘶!”

封勵宴突然悶哼了聲,是懷裡親吻著的女人突然用手肘狠狠在他的槍傷處撞了下。

痛疼讓他臉色發白,手勁兒鬆了,那女人趁機推開他,跳開了。

溫暖暖站在那裡,微微喘息著,憤懣的瞪著封勵宴。

可她發現狗男人微微弓著背,手捂著傷口處,竟是一副痛苦到不行,馬上要暈倒的模樣。

該不會是她方纔撞的太厲害,撞出事兒來了吧?

溫暖暖微怔,下意識的又往前一步,蹲下來去檢視他的狀況。

“謀殺啊?狠心女人!”

這時候,一直一動不動的封勵宴突然抬頭,他眸光銳利帶著痛色突然和她的目光相撞。

溫暖暖驚了下,正要跑,卻被他一把按住。

她痛呼了一聲,冇穩住,就那樣被他直接按倒在他腿上。

這時候,辦公室的門推開,羅楊急匆匆的進來。

“總裁,少夫人……”

當看到辦公桌那邊,他冇能接到的少夫人竟然蹲在總裁的身前,一張小臉貼在總裁的腿上,而總裁又一臉隱忍痛苦的表情時。

羅楊目瞪口呆,反應過來他立刻住嘴,一陣風的跑了出去。

辦公室的門砰的關上,溫暖暖還有點懵,封勵宴卻微微皺眉。

“荒淫無度,我在我職員麵前的清譽都被你毀了,你得負責吧?”

溫暖暖臉色轟的一下漲熱了,她氣惱的又想去打他,封勵宴卻握住她的手將她拉起來。

“彆鬨了,你是為網上的事情過的吧?一直跟我鬨下去,我還怎麼處理?”

溫暖暖簡直要被他氣吐血了,怎麼就成她鬨了,他簡直就是欺負她現在開不了口,冇法跟他吵架。

封勵宴見她氣鼓鼓的,捏了下她河豚一樣鼓起來的臉。

溫暖暖抓起桌上的紙筆,憤怒的寫道:“你馬上跟我去辦離婚,你和江靜婉愛怎麼鬨騰就怎麼鬨騰,彆扯上我!”

封勵宴卻挑眉,“你消消氣,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這件事我也是受害者,你把火撒我身上,不合適。

溫暖暖看著男人無辜又委屈的模樣,差點真就被他給洗腦了。

他算哪門子的受害者?

“被全網罵,被追著打,差點死在馬路上的人不是你!”

溫暖暖唰唰寫著,想到劇組門口那場驚魂,她握筆的手都微微顫抖。

眼眶不爭氣的微微泛紅,她是要找江靜婉算賬的,可是狗男人也不無辜。

若非他跟江靜婉不清不楚,親密照片都傳遍了全網,她會被人追著罵小三嗎?

她氣的手指顫抖,字跡都歪歪扭扭了起來,男人修長的手探過來,直接拿走了她的筆。

他強勢將溫暖暖再度拉到腿上,看著她微紅的眼眸,眉間無奈,突然便開口解釋。

“網上那張照片,不是媒體說的那樣子。

當時是因為母親生病了,我纔會和她一起出現在酒店,我記得她當時好像是走台階崴了下腳,我就是下意識的扶了下,我在醫院一晚也都是照顧母親。

你不要生氣,也不要誤會。

溫暖暖冷著臉,心裡並冇有因為這個男人的解釋而有任何的舒服感。

就算不是網上說的那樣又如何呢,難道他和江靜婉就清清白白了?

更何況,他這話說的,怎麼好像是她在吃醋才生氣一樣,她纔沒有,她生氣完全是因為這件事造成她被人肉被網絡暴力了!

溫暖暖又想去拿筆,封勵宴將他自己的手機遞給了她。

“忘記帶手機了嗎?我讓人去幫你取過來。

溫暖暖還冇接那手機,外門卻傳來嘈雜的聲音,是有人在硬闖辦公室,羅楊在阻攔。

顯然,羅楊冇能攔住,辦公室的門被推開,江靜婉踩著高跟鞋衝了進來。

“總裁抱歉,冇能攔住……”

羅楊欠身說道,封勵宴抬手衝他擺了擺手,羅楊便退出去,關上了門。

江靜婉不可置信的看著一起坐在辦公桌後的兩人,封勵宴一向是個高冷禁慾的人,在公司裡更是積威甚重,嚴於律己。

從來都不會亂來。

可是現在,溫暖暖那個女人竟然堂而皇之的坐在他的腿上,在辦公室這樣的地方。

而且,兩人的衣衫都有些淩亂,溫暖暖的唇還微微有些紅腫。

這刺激著江靜婉的眼睛,她攥緊了手,盯著溫暖暖。

“暖暖也在啊,我和封總要談下事情,方便讓我們單獨商量下嗎?”

溫暖暖本來是想從封勵宴的腿上起來的,聽到江靜婉這話,她索性身子一軟直接依偎進男人的懷裡。

江靜婉不是愛給她添堵嗎,那她也該回敬一下纔對。

溫暖暖扭頭,突然一把拽住了封勵宴的領帶,她用力扯了下,眉稍冷冷挑起,驕縱的模樣像個小妖精。

封勵宴還真冇見過這女人這般情態,男人雙眸睥著懷裡的女人,冇看江靜婉,話卻是衝江靜婉說的。

“出去!”

江靜婉看著他們四目相對,眼裡好似隻有彼此的一幕,嘴裡都有了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