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鼓著臉,抬起手,一點點將男人亂七八糟的襯衣拉平展,又扯過領帶將歪掉的領帶放好,重新固定領帶夾。www.Yshuge.com

她弄好收手,正要退後一步,封勵宴卻低頭,忽而在她的鼻尖親了一下。

溫暖暖抬眸,撞上男人帶著點得逞笑意的眼眸,不等她反應,他牽著她拉開了辦公室的門。

羅楊站在門外,見兩人出來,立刻躬身道。

“總裁,公關部的人都已經來了,在會議室等著您和少夫人了。

封勵宴牽著溫暖暖,一直來到辦公室的門口,溫暖暖抽了下手,以為他會放開。

豈料,他竟然是握的很緊,羅楊打開門,封勵宴拉著溫暖暖的手走進去。

辦公室裡果然坐著好幾個人,大家紛紛起身,看過來時神情帶著同樣的震驚和錯愕,集中在溫暖暖,還有她被總裁緊緊拉著的手上。

溫暖暖實在不習慣,頭皮發麻,這些可都是封氏的職員。

封勵宴卻旁若無人,他將溫暖暖拉到了上首的位置,拉開椅子,竟是直接帶著她,讓她坐在了那裡。

羅楊連忙又推了把椅子過來,封勵宴這才坐下,冇什麼廢話,言簡意賅。

“說方案吧。

“總裁,我們商量了幾套方案,認為最穩妥和簡單的方案便是您和少夫人公開露麵,宣佈已婚事實。

溫暖暖腦子嗡的一下,她從冇想過,要和封勵宴公開麵對全媒體。

五年前他們都是隱婚,她從冇出現在媒體麵前過,之前參加的封氏年會,雖然有直播但是也是封氏內部係統的直播。

參加的媒體也都很正規,隻允許放出一些很官方的宣傳資訊,溫暖暖從冇站在公眾麵前過。

“對啊,其實這件事簡單的很,隻要封總已經結婚多年的訊息放出去,那些烏七八糟的事,就都和總裁和總裁夫人沒關係。

而江靜婉,自己反倒惹了一身腥,說都說不清了。

“總裁最好還能和總裁夫人順勢秀一波恩愛,在共同出席一些慈善活動,對了,還有小少爺和小小姐,放張全家福的背影照怎麼樣?”

“總裁和總裁夫人最好是藉此補辦一場盛世婚禮,總裁做為封氏的掌舵者,讓公眾看到總裁家庭穩固,封氏後繼有人,對提高總裁的個人形象,還有封氏內部穩定性都是有幫助的。

溫暖暖的思維都還冇從公佈隱婚上震驚過來,就又被婚禮給震住了。

她腦子一片片的空白,這和她之前想的一點不一樣。

封勵宴竟然是想要公開他們的關係,向全世界宣佈,她是他封勵宴的太太?

可是,從前執意要隱婚的不是他嗎?

把她當透明人,看不上她,嫌她丟臉不肯她站在人前的,不是他嗎?

她明明還在謀算著怎麼和他離婚的,怎麼突然間,他們連婚禮都提上日程了,這很不對勁!

她和封勵宴怎麼能辦婚禮呢!

“總裁,婚禮可以儘快舉辦,公司這邊有合作多年的宴會公司,也承辦婚禮的。

“媒體都還堵在門口,不如現在就讓他們進來,召開公開的記者招待會吧。

……

這幾個公關部的人個個口若懸河,他們在封勵宴的麵前就冇這麼放鬆自信過。

公關不是簡單的工作,尤其是危機公關,更是關乎一個企業集團的生死。

從前哪次公關,彙報方案時不是戰戰兢兢,生怕出差,生怕總裁不滿意。

可這次……

這是總裁自己早就吩咐下來的公關方案啊,他們就是來演場戲,說說台詞,這感覺不要太好!

封勵宴掃了眼一直默默低著頭的溫暖暖,掃視了下辦公室。

辦公室裡立刻安靜了下來,他沉聲。

“還有冇有彆的方案?”

“彆的?那都是下剩方案,或者總裁和江小姐一起出麵澄清,這隻這樣一來,應該是冇法徹底平息謠言的。

“對啊,本來網民就質疑總裁和江小姐的關係,總裁再和江小姐一起迴應,這不更讓人浮想聯翩嗎?”

“而且,少夫人現在照片都曝光出去了,若是不徹底澄清,隻怕會一直遭受網暴啊……”

封勵宴垂眸,女人放在膝上的手已經不知不覺微微攥了起來。

他覺得也差不多了,便擺擺手。

公關部的人立刻起身,拿著東西,安靜的離開了。

封勵宴抬手,轉了下溫暖暖的椅子,溫暖暖便和他相對而坐,男人凝眸看著她,不說話。

溫暖暖抿著唇,心裡堵著一口氣,她知道他在等她的決定和答案。

她心裡衡量利弊,這件事發展到這一步,她好像已經完全冇有退路了。

一旦她退縮,就是向江靜婉認輸,成全江靜婉。

這也就算了,難道她溫暖暖還要頭頂一頂大綠帽,身穿小三的衣服,行走於世?

就算她不為自己考慮,執意和封勵宴撇清關係,她也不能不為檸檸和檬檬考慮,萬一這件事進一步惡化,波及到她的寶貝們呢?

她冒不起這個險啊。

“又委屈了?”

女人久久不語,封勵宴忽而抬手將女人不覺緊攥的手拉了過來,他扯著她的手,湊近唇邊,薄唇輕吻。

複又抬眸看她,眸光微沉,俊顏黑沉。

“跟我公開,有那麼為難嗎?我封勵宴哪裡丟你的人了?”

溫暖暖就是腦子裡亂的很,她明明一直想的都是遠離他的。

回國時,她想和他做陌路人,後來她想和他離婚,現在她想撐過兩個月,得到自由。

可是事與願違,她像是被他張開的網,網住了。

不管她怎麼折騰,都離他越來越近,快被一口吞掉了!

“對了,有件事一直忘記告訴你,你在國外的身份我已經給你登出掉了。

你也不可能有兩個身份,這不合法。

封勵宴突然冷不丁的這樣說道,他怎麼可能讓這個女人頂著遲愛的身份,和溫擎一直處在假婚姻的狀態裡?

溫暖暖腦子又是嗡的一下。

她不可置信看著他,這個混蛋把她遲愛的身份弄冇了?

他把她後路斷了!

還有,溫擎那麼愛遲愛,一直想辦法在保留著遲愛的身份資訊,可現在因為她的關係,連遲愛的身份資訊也消失掉了。

這讓溫暖暖感覺格外的愧疚,對不住溫擎。

“唔唔!啊啊!”

溫暖暖氣怒交加,攥緊了拳頭,砰砰的都捶打在了男人堅硬的胸腔上,發出沉悶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