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老爺子當然是來幫忙的,雖然心裡對這臭小子諸多不滿,但是孫子還是親的。www.YSHUge.com

不過封老爺子還是長歎了一聲,語重心長的道。

“阿宴啊,夫妻不是這麼相處的!你好好想想該怎麼對暖丫頭,不然,早晚一日,你會為你的自負付出代價,需知,聰明反被聰明誤。

門推開時,溫暖暖正將檸檬寶貝抱在懷裡,拿著濕紙巾給寶貝們擦拭嘴上的食物渣。

看到封老爺子進來,溫暖暖站起身,老爺子身旁是封勵宴,封勵宴的身後卻跟著個戴眼鏡的中年男人。

溫暖暖五年前見過他,是封氏律師團的領頭,封老爺子和封勵宴最信任的人之一,經手的都是封氏最核心的法律事務。

溫暖暖有些奇怪,他怎麼也來了。

“少夫人,許久不見。

鐘青鐘律師見溫暖暖看過來,便衝她笑著點了點頭。

溫暖暖忙回以笑意,封老爺子示意鐘青上前,鐘青走過去將幾份合同攤開在溫暖暖的麵前,笑著道。

“少夫人,老爺子和封總分彆將各自股權的4%和3%轉贈給您,這是贈與合同,老爺子和封總已經簽過字,按過手印了。

少夫人也請簽下,合同就可以生效了。

他將簽字的地方點給溫暖暖看,又準備好了筆和印泥。

溫暖暖滿臉錯愕,之前封勵宴是在黃茹月的麵前提起過這件事,還把黃茹月給氣的不輕。

是溫暖暖當時聽過就算,也冇當真。

冇想到,現在竟然突然就讓她簽字了。

這麼大一筆財富,她怎麼能這樣接受?

溫暖暖忙看向封老爺子,神情著急的搖頭,封老爺子拉過她的手,安撫的拍了拍。

“暖丫頭,你安安心心的收著,爺爺才高興。

你跟爺爺客氣,爺爺這心裡纔是真的傷心難受。

老爺子說著,竟然就紅了老眼。

這樣子,就好像溫暖暖不收下這份饋贈,他老人家能立刻傷心的哭出來一般。

這可把溫暖暖給嚇到了,她忙拿了筆簽好字,還按了指印拿給封老爺子看。

老爺子笑著點頭,可封勵宴的那份溫暖暖卻是說什麼都不肯要了。

封勵宴有些無奈,他捉住溫暖暖的手,帶著她放到了合同簽字處,微微偏頭,在女人的耳邊道。

“怎麼接受了爺爺的,卻不要我的?歧視我啊?”

溫暖暖可不就是嫌棄他,歧視他嗎?

她掙脫開封勵宴的手,拿了手機打字,字冇打完,封老爺子就湊過來唸了出來。

“你也配跟爺爺比?”

老爺子撫掌哈哈大笑起來,“不錯,暖丫頭有眼光,就你小子這樣,哪一點是能跟老子比的?你爺爺我年輕那會,那比他帥氣,比他專情!你們奶奶那對我是一見鐘情!”

溫暖暖連連點頭,封勵宴一陣無奈。

“爺爺!”

封老爺子這才哼了聲,衝溫暖暖道:“你這丫頭怎麼死心眼呢,他給你就收著,就當是替檸檸和檬檬攢著,等孩子大了轉給孩子們也是可以的。

再說了,孩子們長這麼大,他一點力冇出,現在平白就讓孩子們叫他爹地了?哪兒有那麼美的事兒!你們說對不對呀,太爺爺的乖寶兒們?”

檸檸檬檬竟是跟著點頭。

“對呀,媽咪,這個是不是值很多錢啊,媽咪快簽字,以後爹地再欺負媽咪,媽咪就用這個養好多好多的小鮮肉!”

“哥哥說的對!媽咪還可以帶檬檬和哥哥去環球旅行,不帶臭爹地!”

封勵宴,“……”

這兩個孩子怎麼回事,有這樣坑爹的嗎?

溫暖暖被兩個寶貝推到了桌子前,封勵宴還是再度將筆拿給了她,他再次握著溫暖暖的手,放在了他簽好名字的旁邊兒空白處。

“何時學的我的字?寫我的名字,都能以假亂真了。

他突然偏頭說道,那天她在門上貼的便簽紙,上麵寫了“封勵宴謝絕入內”,那封勵宴三個字的筆跡跟他自己寫的一模一樣。

說她冇特意練過,他不信。

一個女人在什麼情況下,會臨摹一個男人筆跡。

會一遍遍的寫他的名字,寫滿紙張。

封勵宴眼底有笑意,灼灼然的盯著溫暖暖,他想要那個會偷偷練習他筆跡的女人回來。

溫暖暖被他問的有些心虛心慌,她飛快的在合同上敷衍的簽了字,推開封勵宴站去了封老爺子身邊。

封老爺子笑著拉過溫暖暖,“暖丫頭,爺爺已經讓記者都到大議事廳裡等著了,你和阿宴陪爺爺過去?”

封老爺子殷切的看著溫暖暖,溫暖暖還能如何?

即便封老爺子不來,她都冇彆的更好的路可以選,更何況,老爺子辛辛苦苦的趕過來,老爺子的意思不用說,溫暖暖都懂得。

她也狠不下心來讓封老爺子失望難過。

她抿唇,終於點了點頭。

封勵宴薄唇微揚,他看了羅楊一眼,羅楊走上前。

“少夫人,造型師化妝師已經等著了,您請隨我來。

半個小時後。

溫暖暖一身紅色套裙,優雅明豔。

封勵宴一身黑色西裝,筆挺卓然。

兩人一左一右,扶著身穿唐裝的老爺子進了記者招待會現場,媒體記者們認出溫暖暖來,一片嘩然。

他們張望了下,卻並不見江靜婉的影子,不由麵麵相覷。

這情況,看起來和網絡的爆料很是不同啊。

“感謝各位媒體朋友們對封氏對封家的關注,我老頭子攜孫媳和孫兒先給諸位問個好了。

封老爺子不等記者詢問,便單刀直入的表明瞭溫暖暖的身份。

且記者們也都留意到了,封老爺子先說的是孫媳,次之提到的纔是孫子封勵宴,可見老爺子對孫媳的滿意和重視。

現場再度一片嘩然。

“封老,請問封總是何時結婚的?”

“封老,請問您知道江靜婉江小姐嗎?您對網上的爆料是如何看的?”

記者紛紛提問,封老爺子的身份,並不適合接受這樣的采訪,他過來也隻是表明下態度,完全是為給溫暖暖撐腰罷了。

封勵宴上前便沉聲道:“爺爺年事已高,精力不濟,接下來的記者提問,我和太太會配合諸位。

記者們對封老爺子這個的人物是敬重敬畏的,紛紛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