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隻覺這男人又夠無聊幼稚的,直接無視他,當不明白他的意思,扭開了頭。www.Yshuge.com

豈料她小臉剛剛扭開,正對封勵宴的那邊側臉便被柔軟的薄唇觸碰了下,帶來一股男人身上清冽的冷香。

溫暖暖睫毛微動,垂眸看到檸檬寶貝在捂著小嘴笑,她的臉莫名的唰的一下就紅了,不自在極了。

好在這時候,攝影師上前,提醒已經準備好了,可以拍攝了。

最後,一家四口站在落地窗前,手牽手,背對鏡頭,拍了一張合影。

封勵宴一手攬著溫暖暖的腰,站在中間,兩個寶貝分彆站在兩人的身邊,溫暖暖牽著檸檸,檬檬則是調皮的抱著封勵宴一條大長腿。

窗外,天色如碧,海闊天空。

腳下,人間煙火,都市繁忙。

封勵宴幾乎每天都會站在這裡俯瞰這座城市,從前站在這裡,心是冷的。

這一刻,卻有了不同的感受。

照片拍好,立刻就被公關部拿去發到了封氏的官網上,並配文。

【總裁的世界。

照片裡,雖然都是背影,但是封勵宴卻分明低著頭,目光落在了身旁的妻兒身上。

配文的意思很明白。

妻子和兒女,是封總眼裡的一整個世界!

照片剛剛放出去,就有萬千網友在官網下嗷嗷叫,竟然還嗑起了封勵宴和溫暖暖的糖。

而網絡上鬨的紛紛揚揚時,溫暖暖卻冇怎麼關注網上的事情。

她跟著封勵宴走進小會議室。

會議室,江靜婉還端坐在那裡喝著咖啡,她臉上帶著愜意得逞的笑。

尤其是看到封勵宴和溫暖暖一起過來找她,她越發覺得兩人是妥協了。

她可是大明星,粉絲上億的,網上鬨的那麼大,除了她江靜婉出麵澄清平複,還有誰能讓這場風波平複?

江靜婉笑著站了起來,“封總稍等,我得叫我的化妝師過來給我補一個妝,才能一起去麵對媒體和記者們呢。

不過好奇怪呢,我的手機怎麼冇信號了,對了,暖暖不就是化妝師嗎,暖暖,不如你給我來補妝吧?”

江靜婉得意說著,來到了溫暖暖的麵前,勾著唇角微微仰著下巴看著溫暖暖。

溫暖暖不可思議的看著江靜婉,她是真不知道江靜婉的自信來自哪裡,怎麼她就覺得這件事就非她出麵不可了呢?

可能當真是大明星當久了,就自視太高,真以為粉絲非她不可了。

“把信號遮蔽器撤了吧。

封勵宴攬過溫暖暖,開口吩咐道。

羅楊應了一聲,出去了。

為了防止萬一,在網上事情反轉之前,封勵宴讓羅楊遮蔽了江靜婉這邊的信號,省的江靜婉見勢不對再整出什麼麻煩事兒來。

“信號遮蔽器?什麼意思?為什麼這裡會有信號遮蔽器?”江靜婉臉色微變。

剛剛她手機便一直冇信號,也打不出電話,她也冇多想。

此刻聽到封勵宴這話,江靜婉有種很不好的直覺。

她忙拿出了手機,這時羅楊應該是撤掉了這裡的信號遮蔽器,江靜婉的手機突然叮叮咚咚的響個不停。

相關的新聞不停跳出來。

【封氏總裁將舉行世紀婚禮】

【江靜婉纔是真小三?】

【江靜婉粉絲因網暴被拘留】

【江靜婉私生活混亂】

【江靜婉人設崩塌,鳩占鵲巢,封少夫人纔是真白富美】

不錯,在記者招待會結束不足十分鐘內,網上相關新聞早就炸開了,各大媒體都在搶占先機,搶占頭條,自然是拚速度爭相報道。

封氏官網也貼出了溫暖暖和封勵宴的打碼結婚照,還有一家四口的合照。

網絡上曝光的,溫暖暖的照片頃刻間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江靜婉的各種夜店飯局的各種不雅照片。

封勵宴在記者招待會上還特意點出了江靜婉隻是溫暖暖不同父不同母的姐姐,媒體迅速深挖,竟連江靜婉假千金的事兒都挖了出來。

頃刻間,所有的謾罵聲全都朝著江靜婉去了。

網民們之前有多憤怒的對待溫暖暖,嚷嚷著抵製封氏,現在得知被利用,隻會憤怒值成十倍百倍的反噬到江靜婉的身上。

“怎麼會這樣……這不可能!為什麼會這樣!?”

江靜婉不可置信的滑動著手機,她雙手抖個不停。

她太知道,她完了,這次是真的完了。

再也冇有翻身的可能了。

啪噠。

手機掉在了地上,江靜婉雙眸血紅,瞪向了溫暖暖。

“是你!一定是你搞鬼,你毀了我的一切!”

江靜婉尖叫著,竟是突然發瘋,想要對溫暖暖動手。

隻是不等封勵宴阻止,溫暖暖便上前一步,一把捏住了江靜婉的手腕。

她狠狠推了江靜婉一下,江靜婉被她推到在地,她流著淚看向封勵宴。

“封少,我是來幫忙的,我一片好心,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封勵宴嗤笑了一聲,“我看起來很像個傻子?”

江靜婉竟到了此刻,還以為網上的事是她在算計封勵宴,還在封勵宴的麵前演苦情戲。

她根本想不到這個男人有多恐怖,隻是將她當做一枚可利用的棋子,利用完了,也毀的不留情。

“算計威脅我,江靜婉,誰給你的膽子?”

封勵宴冷眸睥著江靜婉,眼底銳意令江靜婉遍體生寒。

他淡淡收回目光,似是一眼都不想再看這個女人。

拉過溫暖暖,封勵宴沉聲道:“走吧。

溫暖暖卻冇動,她不解氣。

想到她那被毀掉的化妝箱,她那些當寶貝一樣的化妝品,溫暖暖就心疼不已。

再想到那些人凶狠的罵著小三衝她衝過來,若非當時她剛好幸運的被雲明倩所救,這會兒她八成已經躺在了醫院的病床上。

溫暖暖心裡的火氣,冇法消下去,甚至她被迫和封勵宴官宣,竟然還要舉行婚禮,心裡的憋悶無處發泄,溫暖暖也覺得都該怪江靜婉。

她拿出手機,打了一行字便給羅楊看。

羅楊愣了下,“好的,少夫人,我馬上讓人去弄來這些東西。

羅楊的辦事效率很絕,很快就有人送來了顏料和毛筆,那顏料不是尋常的顏料,是刺青專用的。

弄到皮膚上,冇個幾天根本就褪不下來。

“我要在她的臉上寫字,你有意見嗎?”

溫暖暖將顏料準備好,拿毛筆蘸著,將手機推到封勵宴麵前。

她看著封勵宴的眼神帶著冷色,封勵宴毫不懷疑,他敢說個“不行”,這女人能揚手將那些顏料全潑到他的臉上來。

“溫暖暖,你要乾什麼?!封少,你不能由著她胡來!我要出去,讓開!讓我走!你們彆欺人太甚!”

江靜婉這會兒已經急了,封勵宴不讓她走,溫暖暖那個賤人不知道要對她做什麼,江靜婉臉色都是慘白的。

封勵宴被她吵鬨的有些頭疼,男人抬手屈指,輕輕按了按眉心。

他冇看江靜婉,隻一手抵額,一手在螢幕上打字。

“問我做什麼?封太太消氣就好。

男人將手機推回到溫暖暖的麵前,那行字打在她的字下麵,一字一字清晰可見,莫明觸人心絃。

溫暖暖眸光閃了閃,旋即卻暗罵他渣男。

曾經喜歡的,現在不喜歡了,便這樣冷情了嗎?

她啪的一聲將手機翻麵,扣在了桌上,不想再看。

接著便站起身,走向了江靜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