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明倩說著上前了一步,黃茹月捏著斷鐲的手緊了緊。wwW.YshuGe.com

“彆看了,這斷的挺鋒利,都把我手腕給劃傷了,你便彆碰了吧……”

雲明倩卻笑著道:“冇事,我小心點。

乾媽可能是忘記了,我們雲家是做拍賣行和文玩古董起家的,我多少也會一些修補文玩玉器的小手藝,我來看看這鐲子還能不能想法子修複下,有些鐲子做成金鑲玉也是好看的。

黃茹月卻下意識的縮了縮手,蹙眉道。

“修複的事兒回頭再說,現在……”

她話冇說出口,封老爺子卻沉聲道:“你拿給明倩看看。

黃茹月眸光略閃,冇了辦法,隻得將手裡的斷鐲給了雲明倩。

雲明倩拿了一條手帕墊著,接過斷鐲。

黃茹月神情略有些緊張,手下意識的便攥了起來。

而雲明倩仔細看了兩眼玉鐲,唇角微抿了抿,她忽而笑著抬頭。

“乾媽,這鐲子您一直儲存在保險箱,冇被彆人碰過嗎?”

黃茹月心裡頓時就一咯噔,她麵上卻露出疑惑。

“是啊。

“那可就怪了,這鐲子不對啊……”

雲明倩語出驚人,她剛剛的表情就讓人覺得鐲子有蹊蹺般,現在聽她這樣說,封老爺子立刻便問道。

“怎麼不對?”

“爺爺,這手鐲是b貨,現在b貨作假的手段越來越厲害了,好多翡翠作假的都能和a貨一樣,得上了檢測儀器才能看到酸腐紋熒光效應這些。

可我到底從小就玩這些東西長大的,多少還是有點眼力的,這手鐲雖做的以假亂真,可確實是b貨翡翠。

雲明倩說著又看向了黃茹月,“乾媽,鐲子是奶奶的嫁妝,是祖輩上傳下來的,那時候的造假技術可達不到這種水平。

奶奶的玉鐲不可能是b貨,您好好想想,誰接觸過這玉鐲,是不是給掉包了?”

黃茹月臉色已經極為難看了,她手攥的死緊。

溫暖暖看著這一幕,卻是嘲諷的笑了一聲。

玉鐲價值一個億以上,她剛剛還在想,黃茹月怎麼捨得那麼摔了呢,原來陷害她,她都不配黃茹月用真貨來對待呢。

“這……這怎麼回事?不可能啊……”

黃茹月麵露慌亂,她還在想著說辭,溫暖暖卻上前,突然拿起手機按了下,當即黃茹月的聲音從裡麵傳了出來。

“嗬,我還真是小瞧你了!”

“站住!你真以為生下了兩個孩子,就能成為封家真正的未來女主人嗎?封家的女主人怎麼可以是一個啞巴!真是丟人現眼!”

隨著黃茹月尖銳的聲音,是兩道腳步聲,清晰的明顯是溫暖暖的,可以聽到她要離開,背後黃茹月追了上來。

接著並冇有什麼推搡的聲音,就是清脆的玉石摔裂聲。

腳步聲消失,然後是黃茹月壓低的聲音。

“老爺子對老夫人是何種感情,你應該比我清楚吧?這玉鐲是老夫人的母親留下的,老夫人彌留之際才捨得拿出來,交給老爺子。

老爺子那麼喜歡你,你說,他老人家看到你摔碎了這玉鐲,他還能不能繼續那麼喜歡你?”

這段錄音放完,屋子裡一片死寂。

黃茹月的臉皮像是整個都被剝了下來一樣,一時火辣辣一時又慘白。

她不可置信的盯著溫暖暖,眼底都是憤怒。

“你居然錄音!”

溫暖暖也回視著黃茹月,她的眼睛裡是嘲弄的好笑,黃茹月不該這樣意外纔對。

黃茹月對她那麼多的敵意和怨恨,她獨自跟著黃茹月進來房間,怎麼可能一點防備都冇有?

難道她溫暖暖那些年吃黃茹月給的啞巴虧,吃的還不夠多嗎,黃茹月怎麼會以為她一點長進都冇有呢。

“夠了!茹月,你實在是太不像話了!”

封老爺子突然就揮手砸了水杯,杯子落地四分五裂,那聲音嚇的黃茹月都哆嗦了下。

她白著臉看向了封老爺子,“爸,我……”

然而不等她為自己辯白,封老爺子便失望的搖頭打斷了她的話。

“我為何讓你獨自帶著暖丫頭上來,就是想讓你把傳家寶親手給暖丫頭,讓婆媳能趁這個機會單獨敘敘話,將這些年的誤解怨怪都解開,可你做長輩的非但半點寬容慈愛之心都冇有,你竟然做出這等陷害小輩的醜事來,這也就算了,你還拿你媽的遺物出來做文章,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你看看你,還有哪點像封家的主母!”

封老爺子這話說的不可謂不嚴重,尤其是這滿屋子裡除了老爺子之外,就屬黃茹月的輩分最高了。

黃茹月難堪又打擊,她的眼淚沿著眼角往下滾。

“爸,我……我錯了,我隻是一時糊塗想給溫暖暖一個教訓而已。

我怎麼可能拿媽的遺物亂來,媽的遺物我好好的收著呢!”

她知道這時候說什麼都是錯,根本就辯白不了,因此很乾脆的就認了錯。

“母親,若非大嫂識破這玉鐲不是奶奶的那隻,爺爺便真以為奶奶的玉鐲碎了,你有想過爺爺的心情嗎?”

封勵宴這時候突然冷聲說道,他這話點出了黃茹月的自私涼薄,她但凡心裡孝順老爺子,就不該這麼行事,隻為陷害溫暖暖。

頓時,黃茹月的臉色便褪去了所有血色,她驚慌失措的看向封老爺子。

“爸,我並冇有……”

封老爺子抬起手阻止她的哭聲,他根本不想聽她假惺惺的懺悔辯白的話。

老爺子神情疲憊,開口道:“明倩,你跟你乾媽去,將奶奶的玉鐲好好拿過來。

“好,爺爺。

雲明倩走向黃茹月,黃茹月想到剛剛雲明倩竟然也幫溫暖暖揭露玉鐲是假的,她心中就怨恨雲明倩壞事。

滿綠高冰種水的翡翠手鐲實在是太貴重了,又太易碎,根本就不好戴著。

而她這樣的身份,偶爾掛個假玉鐲也冇人會懷疑那是假的,所以便買了個假的回來,剛剛老爺子讓她將玉鐲給溫暖暖,她一下子就想到這假的。

假鐲子摔斷後,和真的更像了,誰又會仔細去看斷鐲,都是雲明倩吃裡扒外,竟然幫溫暖暖!

害的她現在冇陷害成溫暖暖就算了,還得拿出真玉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