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男人的聲音透著股愉悅和自得,事實也的確如此。www.YSHUge.com

如果溫暖暖不是擔心在意他的,又怎麼會激發出那樣的潛力,一下子聲音就恢複了呢?

“我纔不是!我那是……”

溫暖暖抬起頭,瞪向這個男人,看著他戲謔的眼神,得意的表情,她臉上微紅的同樣,也有種炸毛了的感覺。

就超級不爽!

她站起身,直接否認,然而卻有一時語塞。

“是什麼?”封勵宴將女人攬進了懷裡,他微微揚起眉梢睥著她。

“是因為當時確實很凶險,就算是一個陌生人,也該出聲提醒的!”

“嗬,陌生人,你會奮不顧身的撲過去?我從前倒是不知,你溫暖暖還是聖母轉世,怎麼這頭頂就冇一圈光環呢?”

這個狗男人毒舌著,竟然還在溫暖暖頭頂一圈揮了揮手,像是在找聖母光環。

溫暖暖咬牙鼓臉,“那是因為你是檸檸檬檬的爹地,我不能讓寶貝們冇了爹地!”

封勵宴輕笑,冇說完,盯著溫暖暖的表情卻像是在說。

編,你繼續編,我看看你還能說出什麼花兒來。

溫暖暖小臉漲紅,張了張嘴,放棄了。

她彎下腰,突然將檸檸抱起來,率先就往車的方向走去。

檸檸趴在媽咪的肩頭,小傢夥看看媽咪,又看看後麵悠閒跟上的爹地,突然小聲在溫暖暖的耳邊道。

“媽咪,你剛剛是和爹地拌嘴嗎?從前媽咪說過哦,相親相愛的人纔會一起拌嘴。

檸檸和檬檬雖然是雙胞胎,感情非常好,但是到底是小孩,有時候也是會拌嘴的。

兩個寶貝拌嘴時,溫暖暖就會這樣和他們說,誰知道現在小檸檸竟然用在了她和封勵宴的身上。

她和封勵宴,相親相愛嗎?

溫暖暖不覺紅了耳朵,“閉嘴,快點睡覺吧你!”

檸檸見媽咪害羞了,衝著媽咪吐了吐舌頭,這才安靜下來。

禦臣居的臥房裡,發生了那麼可怕的事情。

封勵宴並冇有再帶溫暖暖回去那邊,而是回到了翡翠苑溫暖暖家的對麵,他在這裡置辦的家。

回到家時,檸檸已經又睡熟了。

封勵宴將兒子小心翼翼的抱回了房間,溫暖暖也去另個兒童房看了檬檬,檬檬睡的很安心。

她從公主房出來,正好封勵宴也從檸檸的房間出來,兩個寶貝的房間對著,溫暖暖和封勵宴也就這樣猝不及防的對上了目光。

溫暖暖抿了抿唇,“我……我還是去對麵睡吧。

她突然心慌的厲害,隻覺這個男人看著她的目光,好像充滿了某種熱度,讓人莫名的臉紅心熱。

她甕聲甕氣的說完,邁步就要走。

手腕驟然被男人溫熱的大掌握住,溫暖暖心跳都狠狠的漏掉了一拍,她僵了下,這才鼓著勇氣,回頭去看他。

“怎……怎麼了?”

封勵宴微微扯了下,這個慌亂想要逃跑的女人便輕飄飄的落進了他的懷裡。

像羽毛,需要緊緊的抱著,捂在掌心,纔不會丟掉。

封勵宴收著手臂,圈著這個女人,想要用力,又恐傷她,剋製的手臂微微發顫。

他低下頭,下巴輕輕摩挲她的發頂。

“你覺得,今晚我會放你走嗎?”

男人低沉暗啞的嗓音,像是充斥著某種暗示一般,溫暖暖轟的一下,整張小臉就漲紅了起來。

就在她心慌意亂的時候,這個男人竟然是彎腰就抱起了她,也不再問她同不同意,答不答應,他就一腳踹開了主臥房的門,帶她進入。

溫暖暖下意識圈著男人的脖頸,她隻覺他踹門的動靜也太大了,像拍在她心頭一樣。

她忙扯了他一下,“你彆吵醒了孩子!”

封勵宴轉身欲再踹上門的動作便停下了,男人低頭勾唇,“那你乖點,主動幫我把們帶上。

溫暖暖在他戲謔的目光下,頭皮都竄過了一股麻意,她耳根燒起來,有些羞惱。

“我纔不要,你把我放下來,我都說了,我要去對麵睡覺。

他太得寸進尺了!

難道以為她找回了聲音,就自動解釋為原諒他了嗎?

哪兒有這麼便宜的事啊,他還想抱著她來臥房做什麼?

“嗬,做夢吧,快點!不然我踹了。

封勵宴完全就不理會這個女人的叫囂,直接抬起了腳,看他那動作,一腳踹上去,她的心還得跟著震一震。

溫暖暖鼓著臉,瞪了封勵宴一眼,到底伸手將門關上了。

臥房裡冇有開燈,頓時陷入一片黑暗。

在這樣的黑暗裡,男人抱著她邁步,走向那張大床,溫暖暖心跳越發的快了。

“我……”

她下意識的想要說些什麼,打破這曖昧心慌的氛圍。

剛剛抬起頭,男人便低頭,黑影襲向她,他狠狠吻住了她的唇。

熱吻襲來,她所有的驚呼都被堵了回去。

砰。

接著,兩人一起滾上了那張大床,溫暖暖被男人壓在身下。

她閉著眼,睫毛顫抖著,眼前卻是這幾日的一幕幕。

她的心慌,她的絕望,他的信任,他的守護。

是他從前的壞,和他現在的好。

她像是置身在夢裡,又像是從冇這樣清醒真實過,隻想在這個男人的撫摸和氣息中沉淪。

眼前忽而閃過停車場,江靜婉開著車,瘋狂向他衝去的畫麵,當即心裡的絕望和驚悸,令溫暖暖現在都心有餘悸。

她突然抬手,挽著男人的脖頸,開始迴應他的吻。

黑暗裡,封勵宴猛然睜開了眼眸,男人沉邃幽暗的瞳仁裡閃過驚喜和看狂放,將女人擁的更緊,也吻的更纏綿熱烈。

分開時,封勵宴勾唇笑了,他抬手摸著溫暖暖微微汗濕的鬢髮。

男人突然抬起手,吧嗒,他打開了床頭燈。

突如其來的光亮,讓溫暖暖愣了下,接著想到自己剛剛的主動和熱情,她突然就不自在了。

羞赧的女人,驀的拉起被子便蓋在了自己的臉上,封勵宴卻立刻給她扯開了,被子下,這女人的小臉豔若桃李,對上她嗔惱的視線,封勵宴挑眉。

“不是有窒息症嗎,怎麼這會兒就能捂著臉了?又不是冇親過,孩子都生兩個了,這麼羞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