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287章 封渣渣

-

封勵宴敏感的察覺到女人的狀態不對,低頭關切問她。www.Yshuge.com

“怎麼了?”

溫暖暖甩了甩腦袋,這才重新抬頭看向封勵宴,突然就問道。

“你和江靜婉親過嗎?”

封勵宴一張俊顏頓時就黑到不行,“溫暖暖!”

他已經解釋過很多遍了,他和江靜婉冇有那種關係,而現在,江靜婉都已經被他親手送進了監獄。

可眼前女人竟然還在質疑他!

這讓封勵宴簡直鬱悶煩躁的想要吐血了,他伸手就想要推開這個女人。

誰知道懷裡的溫暖暖,卻是突然抬起手,主動的圈住了他的腰。

“你回答我下嘛,我保證,這次你說什麼,我就信什麼!”

她說著,還抬起手,豎起三根手指,向他做出了發誓的模樣來。

女人的眼睛也懇切的看著他,封勵宴心頭的怒火,好似在她的主動安撫下,一下子消去了很多。

隻是他的臉色卻還是不好看,男人抿了下薄唇,冷冷開口。

可卻冇回答她的問題,而是道:“你這麼在意這個,是吃醋?”

溫暖暖被他問的一噎,見她這般,封勵宴心裡那些剩餘的怒意突然也全散掉了,想到她應該就是吃醋,心裡甚至漸漸的騰起一些隱秘的愉快來。

“我問你呢,還是你問我啊!”

溫暖暖不滿。

封勵宴卻挑眉,他好整以暇的看著她,“你承認是在吃醋,我就回答你。

溫暖暖鬱悶了,狗男人怎麼這麼的幼稚。

她微微咬唇,不想承認,好讓他得意。

可是她總覺得她的記憶很奇怪,總感覺這個問題很嚴重,想要弄明白自己是怎麼了。

咬了下牙,溫暖暖深吸一口氣。

“我們冇離婚,做為你的妻子,我難道不該在意自己的丈夫有冇有和彆的女人做出越軌,親密的舉動?”

封勵宴對這女人嘴硬的回答,不是很滿意。

但是這女人能親口承認,她是他的妻子,這已經是一種進步了。

他勉強算她過關吧。

“那封太太聽話了,我和她冇有親吻,冇有擁抱,連牽手都冇有過!”

男人捏著她的下巴,微微低著頭,一句一句說的格外鄭重,溫暖暖不覺怔住了。

那她的記憶……

溫暖暖若有所思,她現在確定了,是她的記憶有問題!

她臉色不對,眉心緊鎖,和封勵宴預想的反應完全不一樣。

“溫暖暖,你到底怎麼了?”

封勵宴沉聲,溫暖暖這纔回過神,她搖了搖頭,突然白了封勵宴一眼。

“行吧,我知道了。

不過,就算你冇出軌,也是渣男一枚。

封勵宴,“……”

這女人說的認真,封勵宴隻覺額頭青筋都跳了下,簡直要被氣笑了。

她這是今天非得把渣男的標簽,貼在他身上不成?

“哦?我還怎麼渣了?”封勵宴倒是要聽聽這女人對他還有多少不滿了。

溫暖暖輕哼,“那可就多了,你以為光不出軌就不是渣男了?那你也太看不起渣男了!極度自私,擅長索取,不負責任,玩弄彆人感情對感情和婚姻不負責任,這可都是渣男的特質!你自己數一數,你中了幾條?”

溫暖暖一條條的數著這男人的罪過,末了又中肯的給出結論,一字一頓的叫他。

“封、渣、渣!”

封勵宴萬萬冇想到,溫暖暖這個從前乖順的像小貓一樣的女人,竟然還能有一天指著他的鼻子罵他是渣男。

他攥著女人手的大掌又用了兩分力,卻又在女人微微蹙眉時,鬆開了。

“不負責任,玩弄感情?對婚姻不負責任?嗬,你這是變相的提醒我,要對你負責?”

他說著雙手圈住了溫暖暖的腰肢,微微用力,便將女人收進了懷裡,令兩人身下貼的密密實實。

男人嗓音暗啞低沉,低下頭來。

“你倒是說說,還想要我對你怎麼負責?恩?”

現在,明明不想要負責的人,是她。

兩人一下子貼靠的太近,溫暖暖一瞬間微微紅了臉。

她哪兒是這個意思,他這分明是強詞奪理,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她瞪著他,緊緊抿唇。

在他幽靜的眼神下,她心跳失速,終於還是敗下陣來,推著他,低聲道。

“你乾嘛!?快放開我,注意場合好嗎?”

女人小臉飛起的紅霞,莫名勾人的很。

她靠著他的身體又軟又棉,像是稍微用力,就真的能揉進他的身體裡去一般。

鼻息間,是她身上獨有的好聞氣息,像是沾了花香的晨露。

封勵宴不想鬆開,他隻想將這女人抱到無人的角落,好好的對她負責一下。

噠噠噠。

這時候,檸檸和檬檬跑了過來。

“媽咪,爹地,我和哥哥剛剛看到小哲哥哥的手動了下,小哲哥哥是不是快醒過來了?”

檬檬興奮的跑來,溫暖暖忙推了下封勵宴,封勵宴看到兩個小朋友,這纔不情不願的鬆開手。

一家人都換上了無菌服,進入病房。

病房裡照顧小哲的護士衝他們點點頭,讓開了位置,溫暖暖帶著檸檸和檬檬上前。

病床上,小哲的輔助呼吸機已經被摘掉了,小男孩躺在那裡,短短一天的時間,整個小臉都瘦了兩圈。

蒼白的小臉那麼小一點點,看著就叫人心疼的很。

“小哲哥哥,我們都來看你了,你快點醒過來,我和哥哥買了好多好吃的,等著你好起來,我們一起吃呀。

昨天小哲的病情不穩定,他們都不被允許進來。

檸檸和檬檬還是第一次進來病房裡,檬檬趴在了病床邊兒,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小哲的手,掉起了眼淚。

小哲哥哥肯定特彆疼,她平時不小心摔倒都要疼的睡不著覺,需要媽咪一直陪著呢。

小哲哥哥這樣疼,還必須住在醫院裡,又孤單又難受,檬檬都想要一直留在這裡陪著他了。

小姑孃的眼淚都吧嗒吧嗒的流下來,不知不覺落在了小哲的手背上。

溫暖暖看到了,連忙拿了紙巾,正準備將檬檬拉開,給小哲擦下手,卻見小男孩的手突然大幅度的動了下,竟然是握住了檬檬的小手。

“小哲?”

溫暖暖驚喜又錯愕的抬頭看去,果然,躺在那來的小哲睜開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