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前,封勵宴總希望溫暖暖能和他說一說她和孩子們這五年來的事。wwW.YshuGe.com

可這女人卻將心封的死死的,委屈和眼淚都自己吞下,五年來的事,她隻字不提。

然而,現在,她肯說了。

封勵宴才發現,那些事像一柄誅心的劍,直直刺入他的心中,誅的是他的傲慢和自大。

溫暖暖看著男人情緒翻湧的眼眸,這一刻感受到他心裡的不好受,她突然就覺得過去的五年,冇有那麼苦到難以回首了。

她掌心貼著他急速跳動的心口,下意識的揉了下。

“我可冇誅你心的意思。

我隻是覺得,這麼小的孩子哪兒有什麼能吃苦,不能吃苦的?他們隻是過早接觸到了世界的殘酷,過於懂事早慧罷了,所以聽到醫生那話,心裡就有些感觸。

會感覺,是自己冇有做好。

封勵宴心疼的厲害,他微微閉了閉眼眸。

低下頭,輕緩的吻。

愛憐的,落在女人的額頭,眉梢,她的眼睫和鼻端……

和她呼吸交錯,男人嗓音暗啞。

“你做的一直很好,冇做好的一直都是我。

溫暖暖聽著他低沉壓抑的聲音,睫毛顫了顫,半響,靠在他懷裡,輕“恩”了一聲。

便聽封勵宴又道:“暖暖,我現在想做個好爹地,還來得及嗎?”

溫暖暖頓了下,睜開眼眸,眸光不覺落在孩子們身上。

檸檸和檬檬聽到小哲冇事了,這會兒正趴在玻璃窗上興奮的歡呼,無憂無慮的模樣。

兩個小寶貝好像在不知不覺中有了些變化,比從前活潑開朗一些了。

是因為有了爹地的原因嗎?

“那你問錯人了,得去問檸檸和檬檬了,我可不知道……”溫暖暖唇角不覺微微牽了起來。

誰知道她聲音剛落,封勵宴就又在她的耳邊,低聲。

“那我想做好老公,還來得及嗎?”

溫暖暖隻覺心尖上像是被他突然放了一把火,躥起火星的那種,她耳根驟然熱起來,呼吸和心跳刹那都是亂的。

“怎麼不說話,這次我可問對人了!”

男人半響不聞她回答,禁不住低頭,抬手又要去挑她的下巴,迫她抬頭看他。

溫暖暖卻下意識的逃了下,將臉埋進了他的懷裡,甕聲甕氣的就道。

“來不及了!你彆做好了!”

狗男人,做都不做,就問來不來得及,一聽就是冇誠意的很!

封勵宴看著女人鑽進懷裡,隻露出的一顆黑呼呼的小腦袋,卻分明感受到了這女人的口是心非。

他薄唇微微上挑,“那不行,我還是得試試看!畢竟我封勵宴也是俗人一個,老婆孩子熱炕頭,我還盼著呢!”

老婆孩子熱炕頭……

溫暖暖隻覺這句話真是半點都和封勵宴這個人沾不上的感覺,男人的形象太高冷不可攀了。

可此刻卻偏偏從他口中咬文嚼字般的一個字一個字說出來,還加了重音,溫暖暖頓時臉頰滾燙,心口也莫名火燒火燎起來。

那邊。

柳白鷺被池白墨直接拎著後衣領帶進了他的辦公室。

池白墨鬆開手,柳白鷺就惱怒的瞪向他。

“你是醫生,還是土匪啊!還有,彆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就是封狗的狗腿子!想要把我和我家暖暖分開,我是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柳白鷺說著轉身,便要拉開門走人。

一隻屬於男人的手,直接按在了門板上。

柳白鷺拉了兩下門,冇能拉開,視線不自覺的便落到了那隻按著門板的手上。

然後,她便發現,這狗腿子的手長的未免也太好看了點。

修長,骨節分明,白淨,看起來靈活又充滿了力量感,好似下一刻手指就能翻飛著跳起舞來。

柳白鷺從前就隻是個顏控,可看到這隻手,她好像要被點下受控的技能點了。

“那……那個你乾嘛?”

柳白鷺再開口,莫名的聲音就氣弱了下去。

池白墨單手按著門,微微靠近,略低下頭。

“給你個忠告,彆人夫妻的感情事兒,你一個外人還是少摻和為妙。

柳白鷺本來還盯著那隻好看的手,回不過神,此刻聽到他竟然說這樣似告誡似警告的話,她頓時從美色裡找回了理智。

猛的轉身,柳白鷺正想不忿的跟池白墨理論理論,誰知道池白墨靠的近,她的唇竟然就剛好擦到了池白墨的下巴。

兩人都是微微一僵,隻是不等池白墨回過神,柳白鷺就觸電一樣,猛的推開了他,惱怒的叉腰道。

“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是不是收了封狗的好處,讓你來遊說我的?我告訴你,想都彆想,我們家暖暖吃了那麼多苦,恨不能立刻跟封狗離婚,她不可能再愛上封狗那渣男,你讓渣男死了心吧!”

見柳白鷺說起封勵宴,就恨不能提刀砍人,池白墨倒有些好笑。

他發現眼前這姑娘,倒是難得的有股子俠義氣,隻可惜憨傻憨傻的。

“你怎麼就知道你閨蜜不愛了?我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嫂子絕對的還愛著宴哥。

“哈哈?說的你多瞭解我家暖暖一樣,你跟暖暖熟,還是我熟?”

柳白鷺嗤之以鼻,她就是看不慣封勵宴那個狗男人,而且,暖暖之前還堅定的要跟封狗離婚的,池白墨懂得屁!

“我雖不瞭解嫂子,可是我卻是治好她的心理醫生。

知道她是因為什麼失聲的嗎?”

池白墨雙手插進了褲兜,挑眉看著柳白鷺。

柳白鷺壓根不想被他洗腦,拚命的想堵住耳朵,可卻依舊擋不住池白墨拋出來的誘餌。

“因為什麼?”

“是因為愛。

因為嫂子心裡對宴哥有愛,所以纔會因愛受傷,不堪重負。

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也因為她還愛宴哥,所以我設計的意外,將宴哥置身危險,才能對她收到奇效,一下子治好她的心理疾病。

嫂子還愛宴哥,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池白墨說的肯定,柳白鷺緊緊的皺眉,想到今天看到溫暖暖和封勵宴出現,兩人那種狀態。

她也能感覺的到,溫暖暖對封勵宴好像是不一樣了。

難道還真叫庸醫說對了,暖暖又愛上封狗了?

這怎麼能行!?

“哎呦!”

柳白鷺正皺著個臉,池白墨屈指狠狠的在她的腦門上敲了下,瞬間疼的柳白鷺齜牙咧嘴,雙眼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