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292章 我在想你

-

坐在車上時,溫暖暖還在想池白墨說的那些話。www.Yshuge.com

檸檸和檬檬乘坐另一輛車,被司機送去了學校。

後車座很寬敞,溫暖暖卻坐在車窗邊,一直望著車窗外,和封勵宴隔了一點距離。

封勵宴今早冇去公司,有一件緊急檔案需要處理,等他處理完丟開ipad,扭頭才發現女人坐在窗邊,竟然離他遠遠的。

這就讓男人極度的不爽了,不知何時,他們的位置和相處好像換了位置。

五年前都是她目光時刻追隨他,時刻想要纏著他,然而現在,他不主動,這女人竟就一點自覺性都冇有!

“啊!”

溫暖暖隻覺腰肢突然傳來一道拖力,正盯著外麵出神的她,驚呼一聲,直接往後撲進了男人熟悉的懷抱。

她挺翹的小鼻尖在男人胸腔上不輕不重的撞了下,有點酸爽,溫暖暖立刻揚起手,拍了男人一下。

封勵宴低頭看著女人微紅的鼻頭,卻是悶笑一聲。

“在想什麼?”

“想池白墨……啊!”

溫暖暖的話冇說完,直接被男人掐著下巴抬起頭,黑影覆下來,她的唇被重重吮了下,又咬了口,那些話也就都被堵了回去。

唇上又麻又痛,男人鬆開時,溫暖暖控訴的瞪著他。

“再給你一次機會,好好說!”

男人聲音飽含了威脅,一副再說錯話,就要吃掉她唇舌的警告模樣。

溫暖暖下意識抿了抿唇,選擇保命,也選擇打直球。

“在想你。

封勵宴那雙微微眯起的危險眼眸便肉眼可見的有了回暖的笑意,男人薄唇微勾,嗓音蠱惑。

“想我什麼了?”

溫暖暖卻再度有些沉默了下來,封勵宴卻也不催促。

他像是一個極有耐心的獵人,睥著她,攬著她的大掌緩慢的揉過女人單薄的背脊,來到腰窩的位置,在那曼妙的腰線處留戀不去。

見她竟然半響還是不語,封勵宴微微低頭,在女人耳邊低聲。

“這麼難以啟齒?難道是在想我的身……”

他的氣息和動作都帶著曖昧的暗示,溫暖暖當然立刻就聽懂了。

她的臉頰頓時就紅了起來,可不能放任他這樣誤解,她猛推他一下,還捂住了男人的嘴。

“閉嘴!不是!!”

見女人的反應竟然這樣大,封勵宴倒覺得好笑。

他發覺五年的時光,他的女孩是真的全然蛻變成了一個女人。

活色生香,也更敏感。

男人被捂著的薄唇微微動了下,竟然是親吻了兩下她的掌心。

癢癢的,溫暖暖瞬間受驚般縮回了手,鼓著臉瞪他。

“你少拿自己肮臟的思想來揣測我!”

她對他反唇相譏的道,誰知道封勵宴竟也不生氣,反倒是意味深長的露出個邪惑的笑來,再度湊近她的耳廓。

“你怎麼知道我想了?感覺到了?”

溫暖暖霎時紅暈就從耳根一路蔓延過全身,她整個人也都像是觸電了一般,推開封勵宴便坐的離他遠了點。

懷裡的軟玉溫香跑了,空氣裡卻殘餘了一絲她落逃時留下的餘香,勾纏的人心底像被也羽毛撩了兩下。

封勵宴深吸了一口氣,扯鬆領口,冇去抓她回來。

他到底顧及著周圍環境,對自己的自製力也產生了嚴重懷疑。

車廂裡,半響沉默,氣氛卻並不尷尬,反倒像有曖昧在拉扯。

溫暖暖將車窗放下了一點,涼風吹在臉上,一陣陣空白的腦袋才恢複清明。

男人顯然比她平複的要快,竟然是繼續剛剛的逼問。

“所以,到底在想我什麼,嗯?”

溫暖暖回過頭,盯著他,“就在想,你現在對我這樣,是真的在乎我?還是隻是因為檸檸和檬檬的關係,因為在乎孩子,所以……”

順帶的,也在對她好,哄騙她。

溫暖暖問著他,眼神不避不讓。

這是她心裡的疑問,也是她最想知道的事情。

曾經少女的溫暖暖單戀過,滋味很苦澀,如今她不想要再誤解一次,弄的自己遍體鱗傷。

封勵宴對上女人清透的眼眸,卻是微微一愣,他定定看她片刻,忽而抬手。

溫暖暖隻覺腕骨傳來暖意,是封勵宴大掌圈住了她的手腕,他扯了下,她又不受控製的跌向他。

封勵宴又在女人的腰上托舉了下,等溫暖暖回過神,已經不受控製的騎坐在了男人的大長腿上。

“你覺得我是因為想要檸檸和檬檬的撫養權,纔對你不放手?”

封勵宴垂眸盯著這女人,略挑起了唇角,聲音和表情都看不出什麼情緒。

溫暖暖點了下頭,她確實很多時候都是這樣想的,她也不敢有彆的想法。

“嗬,我想搶孩子,犯得著費這麼大的力氣?吩咐保鏢直接帶走檸檸和檬檬,隔絕你們相見,你覺得你能如何?”

他如果真的那樣做,她怕是真的難以再靠近孩子。

她就算是和他打官司爭奪撫養權,那也是雞蛋碰石頭,完全爭不贏的。

溫暖暖當然知道這個,她心頭略跳了跳,卻依舊是道。

“可是那樣的話,檸檸和檬檬是會怪你恨你的啊……”

所以,他也可能是為了檸檸和檬檬,纔對她好,收攏她的心。

封勵宴看著這個為他尋找各種理由,證明他居心不良的女人,他嗤笑出聲。

“如果是那樣,我大可跟你談條件,做一對協議夫妻。

封氏的律師團隊擬各種合同協議,都是好手,絕對可以做到雙方滿意,合作共贏,犯不著我堂堂總裁犧牲色相來引誘吧?”

犧牲色相引誘?

溫暖暖腦子轟的一下,整個人都有些懵了。

他說這麼多來反駁她,所以,真的是她最不敢想的那個原因,就像池白墨說的那樣,他在乎她?

溫暖暖呼吸便有些急促起來,她心裡突然有了勇氣,緊緊揪扯住男人的領帶。

“封勵宴,你什麼意思!?你話不能說個清楚嗎,彆繞來繞去扯東扯西,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然而她的話冇說完,卻被男人沉聲打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