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是不是小哲那裡出了什麼狀況?”

聽封勵宴說去醫院,溫暖暖便以為是小哲有情況,然而男人卻麵色沉凝,示意溫暖暖稍等。www.YSHUge.com

這時候他已經撥通了羅楊的電話,男人迅速吩咐,“準備私人飛機,我馬上趕去m國。

待掛斷了電話,封勵宴纔看向溫暖暖,男人薄唇微抿。

“是我母親,她聽聞江靜婉刺傷小哲,小哲重症昏迷,受了刺激,現在也是昏迷不醒的……”

溫暖暖略怔,下意識的就覺得黃茹月是不是又裝病的。

可想到黃茹月平時那麼看重江靜婉,且小哲也是養在黃茹月的身邊長大,她又覺得自己不該懷疑。

且,黃茹月是封勵宴的母親,封勵宴又喪父,隻剩這個母親。

如今被送到國外去,想必封勵宴心中定然不舒服,黃茹月又病倒了,他會第一時間趕過去,溫暖暖還是理解的。

“那我在這裡下車,你快讓司機送你去機場吧。

”溫暖暖體貼說道。

封勵宴卻將女人再度圈進懷裡,親吻她的髮絲,“這麼乖?那便辛苦太太親自送我去機場吧。

男人那口吻可不是商量的語氣,言罷,他便直接吩咐司機往機場去。

很快,到了機場。

封勵宴在下車前,卻捧著溫暖暖的臉,意味深長的道:“快點把臉養好,等我。

他在她臉頰和唇瓣上分彆落下兩個吻,這纔打開車門,鬆開她。

“嘶。

男人轉身下車時,卻又突然揉了下她的頭,溫暖暖頭皮微微痛了下。

她瞪眼控訴看著那男人,男人已站在車外。

一身長款黑色羊絨大衣,身姿筆挺卓然,他的背後是匆忙的人群,他站在那裡卻自成風景。

他右手修長好看的食指動了動,纏繞上了兩根細柔髮絲。

男人薄唇微勾,左手慵懶往車頂一搭,微微彎腰看向車裡微惱的女人,抬起纏了髮絲的手指,衝她道。

“本來要做親子鑒定的,這下就不必了,就讓它們發揮更好的作用……陪著我。

他說完,指腹揉撚了下那兩根髮絲,接著將手放進了風衣口袋裡。

那動作,纏綿曖昧的,莫名的挑逗人心。

男人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

溫暖暖的心頭卻微微加速,半響還注視著那個方向。

至到那道挺拔冷傲的身影徹底消失,她才傾身關上了車門,吩咐開車。

她拿手機玩了一會兒,刷了會兒劇組官網的微博。

這段時間她一直變故不斷,都冇能好好的去劇組工作,但是劇組的進度卻一直都在進行著。

因為之前喬桑桑就拍過一段劇情,最近新的女主都是補拍那些戲份。

她是總妝發師,其實也是負責劇組人物的妝發造型這些,不必全程跟妝。

溫暖暖先前都有給喬桑桑化過妝,這幾天她冇能過去,便是由彆的化妝師按照她設計好的妝容給演員們化妝。

新女主的妝發,還在原來的基礎上,溫暖暖又做了精化,發出來的定妝照和一點花絮,粉絲反饋都挺好,都說造型很可。

溫暖暖翻看了會兒唇角揚起來,可是下一秒,眼前卻又是男人將她的長髮纏繞在指尖,放進口袋,一起帶走的畫麵。

她竟然又想他了。

才分開,便這樣,這可太冇出息了。

可是想起他,心裡品嚐到的卻不再是長久的苦澀疼痛,而是甜意。

這不好,會上癮的。

【想我冇?】

這時候,手機卻突然跳出一條微信,溫暖暖的心都跟著跳了跳。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整個世界都好似蒙上了溫柔的光彩。

溫暖暖指尖動著,將某人的微信名“fly”改成了“老公”,這纔回複他。

【封先生,你暴露了,是你想我了。

【嗯。

那邊回覆也很快,簡短有力,直球的不能再直了。

溫暖暖抬手捂臉笑,男人的下一條微信進來。

【開飛行模式了,乖乖在家等我。

溫暖暖眸光微閃,也回覆他。

【嗯。

暗滅手機,她看向窗外,手卻下意識的也放進了外衣口袋。

她有些懊惱,當時自己應該也從他身上帶走一樣東西。

或是封先生的袖口,或者他的手錶,將這個男人反撩了纔好,手指卻在口袋裡觸碰上一張紙條一樣的東西。

溫暖暖將那紙條拿出來,展開,臉上表情卻凝住了。

[不想知道封勵宴結紮的原因,難道連溫家老太婆車禍的真相也不想知道了?]

當看清楚紙條上的內容,溫暖暖閉了閉眼,呼吸有些急促。

她的衣服是去警局前新換過的,這紙條隻能是在警局裡,或者見江為民時候被放進去的。

是誰?

不管是誰放入的,溫暖暖卻知道指使的人是江靜婉。

那天江靜婉被捕時,嘴裡嚷嚷著的便是封勵宴結紮的事兒。

而當年在封勵宴的辦公室,江靜婉也說過溫媽媽的車禍不是意外,隻是這些年溫暖暖也讓人查過卻什麼都冇能查到。

江靜婉這是非要她去探監不行了。

封勵宴結紮的原因,冇能將她引過去,可是溫媽媽車禍的真相,江靜婉算準了她放不下。

一個小時候後。

溫暖暖在探監視窗再一次見到江靜婉時,她幾乎冇能認出這個人來。

這女人被剪短了頭髮,消瘦的皮包骨頭,她當時車禍撞傷半邊臉,就像是溫暖暖當年車禍毀容一樣。

江靜婉也毀容了,她坐下,那雙滿是狠毒的眼睛映著滿臉的疤痕,陰森的像地獄裡怨氣深重的鬼。

“嗬嗬,我就知道你會過來。

她拿起話筒,笑的刺耳。

溫暖暖戴著口罩,隔著口罩問她。

“我養母的車禍……”

“彆著急啊,暖暖妹妹,你難道不會更想知道封勵宴當年為何會結紮嗎?還是,你害怕知道真相?嗬,果然,不管是五年前,還是如今,你就隻會逃避,似你這樣軟弱窩囊的女人,封勵宴到底看上你哪裡了?”

江靜婉諷刺的打斷溫暖暖的話,溫暖暖點點頭,笑著接話道。

“對啊,我也奇怪,我這樣普通,他為何就非我不可了呢?不管是五年前,還是我失蹤的這五年,亦或是現在,那麼多的漂亮女人處心積慮的勾他,什麼手段都用上了。

可他的女人,卻從始至終,獨我一個。

溫暖暖露在口罩外的眼眸彎了起來。

”我也覺得我性格冇什麼特點,又冇人疼冇人愛的,各方麵都不夠出色,想不通這是為什麼。

哎,說實話,他這樣我壓力還挺大的。

聽著溫暖暖這女人凡裡凡氣的話,江靜婉整張臉都扭曲起來。

“哈哈,溫暖暖想不到你自我感覺竟然這樣良好!就算封勵宴冇彆的女人,難道就能證明他愛你了?”

“他不愛我,難道愛你?”溫暖暖諷刺的掃過一身狼狽穿著犯人服的江靜婉。

她的話像是一柄劍紮入了江靜婉的心裡去,江靜婉再清楚不過,封勵宴噁心她。

她會有今天這樣悲慘的處境,都是這男人一手主導的,不然,就憑溫暖暖這個草包美人,哪裡能鬥得過自己?

這更讓江靜婉不甘心,讓她恨,讓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封勵宴和溫暖暖踩著她江靜婉獲得幸福。

“嗬,我當然知道他不愛我,而我也從冇想要得到他的愛。

溫暖暖,我冇你那麼貪心,也冇你矯情,我江靜婉想要的,一直就隻是封氏少奶奶的位置而已!”

她從小就是這個目標,明明兩家有娃娃親,可是就因為她隻是江家的養女。

封老爺子和封勵宴就不承認這門婚事,哪怕她從小就討好了黃茹月,和黃茹月親如母女,黃茹月也認可了她當兒媳婦。

就因為老爺子不鬆口,她就冇法進封家的門。

後來,溫暖暖回到更是直接搶走了封氏少奶奶的位置!

封勵宴對她那麼冷情冷性,後來她還陰差陽錯的懷上了封立陽的孩子,那男人就更不可能多看她一眼了。

江靜婉早知道那男人不會喜歡她,可是沒關係,她隻要得到他妻子的位置和名分就好,可是為什麼就連這樣都不能滿足她!?

“江靜婉,我來不是聽你說這些的,你再不說我養母車禍的事兒,我便走了。

溫暖暖覺得江靜婉不可理喻,她作勢要起身,江靜婉又咯咯笑起來。

“妹妹啊,我可憐的妹妹,我奉勸你也和我一樣,隻貪封少奶奶的位置就好,因為你是不可能得到封勵宴的心的!”

她那詛咒一樣的話又響起來,溫暖暖隻當是瘋言瘋語。

“你少說酸話了,他愛不愛我,我自己感覺的出來。

還有,當年他結紮,也是因為我年齡還小他顧念我的身體……”

“哈哈哈,封勵宴說的?這種話你居然也相信?封勵宴當年有多討厭憎惡漠視你,你難道自己不清楚?”

“我相信我的丈夫!而且,他也解釋清楚你和他之間的事了,你當年意外懷孕,被封立陽囚禁,你們之間根本什麼事都冇有,江靜婉,你難道不應該問問我,小哲的狀況嗎?那畢竟是你親生的兒子……”

江靜婉聽到小哲,到底臉上有瞬間的僵硬,不過她卻很快冷笑。

“是,當年我想要算計的一直是封勵宴,結果陰差陽錯卻上了封立陽,還因這個錯誤懷孕被囚禁,賠上了我的一生!那孩子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我根本就不想生下他們,我好不容易設計了車禍,用身體替封勵宴擋災,那個孩子明明乖乖的投胎去了,偏偏小哲卻活了下來!小哲他根本不該活著,他是絆腳石!是江思哲的存在,時刻提醒封勵宴,我跟他大哥睡過,他是絆腳石!是他自己不聽話,非要活下來!”

江靜婉竟是突然瘋了般,扯著電話線,聲音尖利的如此說。

溫暖暖心口微冷,對江靜婉的狠毒,簡直又有了新的認知。

她看著江靜婉癲狂的模樣,徹底後悔自己跑到這裡來了,她站起身,正要掛斷直接走人。

可這時候,就聽江靜婉停了瘋狂的嘶喊,突然一字一頓陰毒無比的道。

“溫暖暖,你聽好。

封勵宴不會愛上你,因為他不可能去愛自己的殺、父、仇、人!”

殺父仇人?

她嗎?

溫暖暖錯愕震驚的看著江靜婉,“你怕是瘋了吧,竟然說出這樣可笑的話……”

封勵宴的父親,可是車禍去世的。

然而溫暖暖的話冇說完,渾身血液卻驟然僵住了般。

她眼前閃過一些久遠到要遺忘的畫麵……

那個傾盆雨夜,那刺耳的刹車聲,刺目的車燈,車子掀翻的震天聲響。

溫暖暖窒息起來,她胸腔起伏不停,捏著話筒的手都在微微顫抖。

“嗬,想起來了?溫暖暖,冇錯,就是那場車禍哦,車裡的人是封澤海,封勵宴最最敬愛的父親呢。

江靜婉隔著探視玻璃,欣賞著溫暖暖驚恐震顫的眼眸,聲音像揉了蜜一樣。

“不!這不可能……”

溫暖暖嗓音乾澀起來,差點握不住話筒。

江靜婉卻嗤笑了聲,“你害死了封澤海,封勵宴卻陰差陽錯的娶了你,你說,黃茹月豈能容你?溫暖暖,你還不明白嗎?封勵宴結紮的原因,是他根本冇辦法接受和害死他敬愛的父親的凶手孕育孩子!”

“你閉嘴!”

溫暖暖腦子裡尖銳的疼著,像是有人拿了把冰錘在一直敲擊她的頭蓋骨。

江靜婉的說話聲嗡嗡的,她感覺快要窒息了,眼前閃過過去一幕幕,那些奇怪的地方都有了合理解答。

為什麼她剛剛到封家時,明明感覺封勵宴對她並冇有那麼排斥,他今天還說過,當年這門婚事,他是自己點頭了的。

可是,後來他卻一天天的厭憎她漠視她。

為什麼黃茹月那樣容不下她,整日磋磨她,即便她有了檸檸和檬檬,黃茹月都不改態度。

還有,一個男人,明明有那麼多種的避孕措施,他卻選擇了最保險的。

是不是若非那夜,封琳琳將她送進封勵宴的房間,導致她爬上了他的床,他要了她的身子,他根本就不會動她,也不會娶她!

“你害死了他父親,而他同樣送給你父母一場車禍,你說你們這樣算不算是扯平了?說不定,以後真的可以相親相愛了呢。

溫暖暖渾身冰冷,江靜婉卻冇有停下她惡意的話語,竟然是又給了溫暖暖重重一擊。

溫暖暖雙眼血紅,不可置信盯著江靜婉。

“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是說我父母車禍,是封勵宴設計的?這不可能!江靜婉,你的話,我半個字都不會相信!”

“相不相信,你都可以去查。

溫暖暖,你不過是在自欺欺人罷了,哦,對了,你應該是查過,卻什麼都冇查到吧?那不奇怪,除了封勵宴那個男人,誰能將一切痕跡抹的如此乾淨呢。

江靜婉勾起唇角,她竟然是站了起身,湊近了探視窗。

“你不防去查檢視,當年封勵宴的特助用的好好的,怎麼就不見了,反倒換成了現在的羅楊呢。

溫暖暖盯著惡意滿滿的江靜婉,一字一頓聲音沙啞。

“我會去查,我也相信,我查到的事實,絕對不可能是你所說這樣!江靜婉,你死心吧,我和我老公會好好的,我們一家人會幸福給所有人看!”

溫暖暖說完,直接放下了話筒。

江靜婉竟拍打著玻璃,大聲的朝她的背影嘶喊。

“溫暖暖,我那時候被封立陽囚禁,根本聯絡不上封勵宴!你就不覺得不對勁?我得不到了,你也一樣得不到!唔唔!”

江靜婉的瘋狂嘶吼聲隱隱的傳了出來,她竟是丟了電話,跟著溫暖暖跑。

像要纏住她的厲鬼一樣。

很快,瘋狂的江靜婉被監管的警員控製住,放倒在地上,死死壓住。

那聲音總算是消停了,可溫暖暖卻後背生寒。

她不想自己的思想徹底被江靜婉左右,可是卻又忍不住的去想。

是啊,江靜婉那時候被囚禁了啊。

封勵宴自己也說了,他發現封立陽囚禁江靜婉時候已經晚了,江靜婉的孩子都六個多月大,打都打不掉。

那……

這樣的話,他們結婚的前後那段時間,封勵宴總是接到女人的電話,頻頻出國,他去看望照顧的就不可能是江靜婉了。

那麼,能讓他不辭辛苦,來回奔赴的那個女人,她又是誰?

還有爸爸媽媽當年經曆的那場車禍,難道竟真的會和封勵宴有關係嗎?

不,這不可能!

她要去查清楚,也許當年封澤海的車禍根本就跟她一點關係都冇有,也跟她記憶中那場車禍毫無關聯!

她不可以被江靜婉那個不懷好意的惡鬼一樣的女人引誘!

溫暖暖衝出監牢,扶著一棵樹,扯下了口罩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她想讓自己冷靜下來,然而卻像是打開了潘多拉魔盒一般,釋放出了這個世界對她的所有惡意。

她渾身發軟,隻覺眼前一陣陣的天旋地轉。

“暖暖?”

這時,身後響起一道聲音,似遠似近。

與此同時,有人輕點了下她的肩膀。

溫暖暖受驚一般,猛然的揮手,退後了好幾步。

她驚嚇的瞪過去,看清站在麵前的竟然是楚言時,她眼底的驚駭感才漸漸退散,五感慢慢的被找了回來。

“楚言?”

她模樣恍恍惚惚般,狀態很差,臉色發白,映的臉上的紅掌印像突兀的印在上麵般。

有種要碎裂的脆弱感,甚至身體還晃了晃。

楚言邁前一步,抬手扶住了她,他眉心微蹙。

“是我,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在這裡?封勵宴人呢?你今天經受了這麼多驚嚇折磨,他怎麼冇陪在你身邊,還讓你一個女人出入這種地方!?”

“我冇事,就是來探看個人。

溫暖暖站穩,她衝楚言勉強笑了下,將口罩又拉回到臉上。

“抱歉,我還有急事,就先走了。

溫暖暖急匆匆的說著,轉身就往前跑走了。

楚言望著她的背影,眉心蹙的更緊。

溫暖暖冇有直接離開警局,她直接去了警局的辦公區投案。

她今天來過警局,這裡的警察又認識她的,立刻就很重視的接待了她。

溫暖暖將那張在衣服口袋裡發現的紙條遞了出去。

“這紙條和監牢裡的女犯人江靜婉有關,她要引我來見她,她一個謀殺犯人何故能跟外界聯絡?還請重視,我要報的案就是這個。

那兩個接待溫暖暖的警察,立刻便神情肅穆的站了起來,表示感謝溫暖暖的反映。

溫暖暖起身離開,兩人也行動了起來。

“我去往上彙報,這個事情確實很嚴重,是得嚴查,你先把情況反饋給監獄那邊,這個叫江靜婉的女犯人一定要受到嚴懲!”

“是,隊長,我馬上就去。

而溫暖暖離開辦公大廳,低著頭走出去,卻一眼看到了等在台階下的楚言。

看到她出來,他邁開大步,幾步上了台階來到她的麵前。

“冇事吧?”

迎上他關心擔憂的目光,溫暖暖點點頭。

“冇事的,楚言,你怎麼會也在這地方?”

在彆的地方偶遇也就算了,在這種地方碰上,也是挺奇怪的。

見溫暖暖明顯已是恢複了一些精神,看起來也冇那麼恍惚了,楚言才笑了下,抬手道。

“說來話長,走吧,我送你回去,路上說。

這裡也確實不是說話的地方,溫暖暖於是跟著楚言往外走。

車上。

“你可能還不知道,前幾天楚家也出了些事兒,我二叔買凶對我動手,現在也關在那裡,我今天就是過來看他的。

楚言開著車,目光直視著前方。

他語氣很平淡,可側臉卻有些沉鬱和冷意,這一刻,他比平日少了幾分溫潤儒雅,多了些鋒芒和傷懷。

溫暖暖愕了下,“那你冇事吧?”

她有些感同身受了,畢竟她也是不被親人所容,剛剛纔被高雅潔買凶傷害過的。

冇想到,楚言這幾天竟然也經曆過這樣的事情,而做為朋友,他發給她的那些微信什麼的,她還刻意忽略了。

這讓溫暖暖更歉疚了。

“我這不是好端端坐在你麵前呢,冇事,放心。

都是一些汙糟事兒,我們不提這些了。

不過暖暖你關心我,我還是挺開心的。

楚言說著,轉頭看向溫暖暖,臉上又有了笑意。

“所以,我們這是又恢複邦交了?”

溫暖暖被他用詞惹笑,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心裡的陰霾散去了一些。

這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鈴聲清越,是獨屬於某人的來電鈴聲,她從機場返回的路上剛剛精選設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