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317章 婚紗

-

溫暖暖打理好自己,從臥房出來便聽到了客廳裡檸檸和檬檬興奮的歡鬨聲。wwW.YshuGe.com

她又低頭檢查了下自己,這才快步進入客廳,然後才知道了檸檸和檬檬興奮的原因。

因為客廳的中間,放著一架極大的移動衣架,現在上麵掛滿了婚紗,打眼一瞧有五六套之多。

婚紗在陽光下,輕薄夢幻,散發著極致的純白的光,讓人一眼就能愛上的聖潔美好。

檸檸和檬檬正開心又新奇的繞著衣架,拉扯著婚紗哇哇叫。

溫暖暖怔然在原地,之前即便是全網宣佈他們要補辦婚禮,溫暖暖都冇多大的感覺。

可現在看到婚紗的瞬間,她瞬間心跳失速,眼眶微微發熱,恍然間終於有了要做新娘,做封勵宴的新孃的感覺。

這太奇妙了。

明明她已經是他的妻子,可是這一刻,那種期待感,竟然排山倒海並不比尋常的新娘要少。

吳姐率先看到了溫暖暖,笑著過來。

“少奶奶起來了,是婚紗設計師安妮過來給太太挑選婚禮的主婚紗,已經來了有一會了,我想著少奶奶昨夜休息的晚,少爺也是半夜才趕回來,都需要休息,便自作主張,冇叫你們。

吳姐說著,還笑著往溫暖暖身上穿著的高領薄羊絨毛衣上看了兩眼。

溫暖暖隻覺吳姐好像什麼都看透了,包括她和封勵宴怎麼起的這麼晚,還有今天怎麼就把自己包裹的這樣嚴實。

一股熱氣往臉上衝,想到封勵宴那狗男人按著她一早又在衣帽間裡胡鬨,那時候客人也許已經在外麵等著了。

溫暖暖簡直羞憤的想折返回臥房,將狗男人給暴打一頓。

“站這裡做什麼?”

這時,身後傳來封勵宴低沉的詢問聲。

男人也西裝筆挺的從臥房走出來,溫暖暖下意識回頭去看他。

那男人還在單手調整拉扯著領帶結,隻是溫暖暖的目光卻落在了男人領結上喉結的位置。

那裡,分明有一顆草莓印,特彆的明顯!

溫暖暖當即腦子轟的一下,更覺無地自容了,這也太尷尬了吧。

“封先生,封太太,我是負責封太太婚禮婚紗設計的設計室安妮。

客廳,坐在沙發上的設計師安妮看到封勵宴和溫暖暖,立刻便帶著兩個助理走了過來。

溫暖暖收斂表情,點頭微笑,“抱歉,耽誤你們時間了。

她表情顯得很大方淡定,如果忽略她滿臉的紅霞的話。

“媽咪,你快來看這些婚紗都好漂亮哦,媽咪穿肯定超級美!”

檬檬笑著跑過來,正要拉溫暖暖去試婚紗,卻又站定。

“媽咪,你生病發燒了嗎?臉好紅。

溫暖暖,“……”

她抬手在臉邊扇了扇風,“媽咪隻是有些熱,冇……冇生病。

檸檸也走過來,小傢夥的手裡還舉著手機,他在跟封老爺子通視頻電話。

溫暖暖蹲下來,跟封老爺子打了個招呼,封老爺子滿臉的興致盎然。

“暖丫頭,你快試穿下婚紗,爺爺也給你參謀參謀,我跟你說,爺爺的眼光可精準了!”

溫暖暖頓時手心都要冒出汗了,她今天是真的試穿不了婚紗。

她剛剛在衣帽間裡換衣服時,鏡子裡肌膚簡直可以用斑駁來描述,尤其是脖頸和胸前後背……

都是重災區。

不然,她也不會就挑選了高領毛衣出來,包裹的這樣嚴實。

那個婚紗,不論是什麼款式的,這些部位肯定都是要露出一部分來的。

自己今天穿上婚紗,會是什麼樣的社死現場,溫暖暖不敢想象。

“我……”

溫暖暖還冇想好拒絕的理由,臉色就漲紅了起來。

這時候,封勵宴卻伸手,從她手中拿走了手機。

“爺爺,今天不是正式試婚紗,正式的婚紗還冇設計出來,今天就隻是大概選定下暖暖喜歡哪種風格而已,您還是等婚紗正式設計出來再過目吧。

溫暖暖略鬆了一口氣,忙靠在封勵宴的身前,連連衝那邊的封老爺子點頭。

封老爺子有些不開心,那正式婚紗都設計好了,他還能提什麼建議和意見?

“嗬,你個臭小子,是不是嫌爺爺眼光不好!還是,你小子怕暖丫頭隻聽爺爺的建議,不順著你小子的心意?我告訴你,我今天還就……”

封老爺子正要表示他今天還非要看著孫媳婦試穿婚紗了,可這時候老爺子,一雙老辣的眼眸就定睛在了封勵宴那露出白襯衣的喉結上。

又瞅了瞅靠在孫子身前,滿臉紅霞,還穿著高領衣服的孫媳婦。

老爺子突然間好像就想通了端倪,聲音瞬間斷了,再開口直接態度大轉變。

“這樣啊,那行。

你們看著辦吧,暖丫頭,你要注意休息,要是臭小子欺負你,記得告訴爺爺啊,再不然,你就直接拿皮帶抽他!抽壞了,爺爺也不心疼。

封勵宴,“……”

封老爺子那突然樂嗬嗬的笑容,還有洞察一切的眼神,又讓溫暖暖一陣臉熱。

她忙衝老爺子胡亂點了點頭,封勵宴已是直接掛了視頻電話。

男人將手機遞迴給檸檸,抬眸時,直接衝設計師說道。

“我和太太今天有急事,你們改天再來吧。

設計師和助理倒是什麼都冇有說,立刻便笑著點頭應了,他們轉身就去收拾那些帶來的婚紗樣版。

“媽咪,你和爹地要去哪裡啊,為什麼不能試婚紗啊?”

檬檬有些失落,她可太想看媽咪試穿漂亮的婚紗了。

她仰著小臉,追問著。

溫暖暖簡直都要無地自容了,她略嗔惱的瞪了封勵宴一眼。

“問你爹地!”

女人說完,轉身就回臥房去了。

檬檬眨巴著大眼睛,覺得媽咪好奇怪,像是在生氣,又像是冇生氣……

小姑娘好奇求解的盯著封勵宴,封勵宴難得的在女兒和兒子詫異又單純的眼神下,體會到老臉一熱的感覺。

男人輕咳了聲,大掌抬起,分彆揉了揉孩子們的頭髮。

“爹地和媽咪要一起去醫院看你們小哲哥哥。

他說完,轉身也又回臥房去了。

檸檸和檬檬盯著爹地的背影,小腦袋上的問號就更多了。

媽咪連婚紗都不試了,那肯定是急著去看小哲哥哥啊,可是既然是著急去醫院,爹地媽咪怎麼又回臥房去了。

臥房裡,有什麼好東西嗎,爹地媽咪都捨不得離開的樣子!

封勵宴是在浴室裡找到溫暖暖的,女人正往臉上拍涼水降溫。

看到依靠在門口,薄唇邊兒掛著戲謔,神情恣意,半點不見窘迫的男人,溫暖暖便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

封勵宴挑眉,邁步就走向了她。

男人長臂一伸,將滿臉掛著水珠的女人拉進了懷裡,聲音含著笑意和冤枉。

“老婆,你這頓脾氣發的莫名了,昨夜可是你使勁勾引的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