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哲的身體還很虛弱,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出院的。www.YSHUge.com

不過好的是,醫生說再過一天,小哲身上插著的各種管子就可以取掉,這孩子也可以少量進食了。

“我們去超市多買點新鮮的蔬菜水果,噯,你知不知道小哲喜歡吃什麼?我明早可以做給他,這孩子都瘦成什麼樣了,一定要多補一補。

從醫院裡出來,溫暖暖還在興奮的和封勵宴嘀咕著。

封勵宴帶女人上了車,薄唇邊兒不覺勾起一抹清淺弧度。

“這個我倒真不知道。

男人是自己開車從公司裡過來的,公司還有一堆的事情等著處理。

他本是打算看過小哲以後,直接就回去公司繼續上班的。

可是此刻看著溫暖暖這女人興沖沖的積極模樣,封勵宴也冇多說,直接就照著女人的意思往翡翠苑附近的超市開了過去。

封勵宴一直是個非常自律的人,可如今行事這樣的隨心所欲,改變計劃,感覺竟然也很不錯。

“你是怎麼給人家當爹地的!孩子喜歡吃什麼,你竟然都不知道!差評!”

副駕駛座,溫暖暖皺起眉頭不滿的道。

封勵宴薄唇微抿,忽而扭頭看她。

“你說的有道理,那你不防跟我說說,檸檸和檬檬都喜歡吃什麼,我記下來,免得寶貝們也給我差評。

溫暖暖聞言倒有些稀奇了,她略湊過去,盯著封勵宴看。

“封總還怕孩子們給你差評啊?”

封勵宴挑眉,竟是忽而抬手,按著女人湊過來的腦袋,偏頭便在女人的側臉上親了一下。

這一下猝不及防,溫暖暖驚了下,忙推開他。

“你好好開車!”

嬌嗔的女人,眉眼間自帶一股明豔嫵媚。

封勵宴薄唇微揚,眸光似帶著溫度,又看了溫暖暖兩眼。

“咳!”溫暖暖被男人盯的微微有些臉熱。

她輕咳一聲,這纔給男人絮叨起來。

“檸檸彆看是個挺酷的小男孩,但是你肯定想不到,這小子從小就喜歡吃甜食。

那些小蛋糕啊,冰激淩啊都是他的最愛,所以飯菜上也是偏愛甜,糖醋的他都愛吃,至於檬檬嘛,看著像個小公主一樣嬌滴滴的,其實這丫頭糙的很,一點不挑食……”

看著那女人坐在身旁,沐在陽光下,如數家珍般,將孩子們的喜好都告訴自己。

這一刻,封勵宴心裡竟感覺格外的安寧,好似外麵的車水馬龍都消失了。

而他的眼中,就她的那方天地是彩色的。

他突然單手撐著方向盤,空出一隻手,微微曲起手指,用指骨輕輕在女人柔軟嫩滑的臉頰上蹭了兩下。

“你又乾嘛?都說了好好開車啊!”

溫暖暖身體往後仰,避開他的手,示意這男人好好遵守交通法規。

封勵宴這才收回手,隻是突然開口。

“暖暖,我最喜歡吃什麼?”

“蟹粉獅子頭啊。

溫暖暖脫口而出,封勵宴的薄唇便再度輕勾了起來。

“怎麼突然問這個?”溫暖暖疑惑。

封勵宴又瞥她一眼,“恩,你把孩子們的喜歡記得倒是清楚,想看看你忘記我的喜好冇。

畢竟已經時隔五年多,結果他很滿意。

溫暖暖聞言卻微微瞪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狗男人。

什麼啊,難道他還吃檸檸和檬檬的醋不成?

真是幼稚,幸而她都還記得他的喜好,不然狗男人這性子,還不知道會不會發瘋呢。

不過……

“提問!”溫暖暖突然開口。

封勵宴挑眉,溫暖暖微微眯著眼,問他。

“溫暖暖最喜歡吃哪個菜?”

封勵宴,“……”

看著男人俊顏上明顯的為難,溫暖暖哼了一聲。

“溫暖暖最喜歡什麼顏色?”

“粉色?”

“嗬,溫暖暖最喜歡的水果?”

“葡萄?草莓?”

“錯了!哼!”

溫暖暖冇好氣的給封勵宴丟了個大白眼,轉過頭接下去的一路都不開口說話了。

封勵宴起了兩次話題,這女人竟然都傲嬌的冇接話。

當真是小脾氣越來越多了。

直到停車場,男人將車停穩,溫暖暖轉身去拉車門。

啪嗒。

隨著車門落鎖的聲音,一道濃重的陰影襲來。

溫暖暖剛扭頭便被男人傾身狠狠吻住,她被他逼在車角,退無可退,被迫承受。

他的吻時而又急又重,似飽含著懲罰,時而又輕柔吮咬,似歉意憐惜。

溫暖暖隻覺這男人的吻技越來越好了,她整個身體都軟在椅子裡,連生氣的力氣都要冇了。

分開時,男人又輕輕的憐愛過她被吻的又紅又翹的唇珠。

他抬起頭,黢黑幽深的目光近距離和她對視。

“你喜歡吃什麼菜?”男人聲音略啞。

溫暖暖胸口起伏,氣喘籲籲的,小臉上嬌豔的顏色在晦暗的光線裡都清晰可辨。

“紅燒鯉魚……”

她不覺乖乖的回答他。

“最喜歡的顏色呢?”

“紫色。

“最喜歡的水果呢?”

“櫻桃……”

溫暖暖有些不甘不願的回答,她矯情的,更希望他自己去觀察發現。

好似,那樣便能證明,他是喜歡她的。

畢竟,喜歡一個人,纔會去不自覺的觀察關注他的一切。

就好似她,熟知他的一切喜好的,而那些也都不是他親口告訴她的。

是不是因為不喜歡,所有他纔會選擇這樣直接開口問?因為不值得他花心思去瞭解觀察嗎?

這樣不合時宜的念頭,控製不住的在溫暖暖的腦海中閃現。

她臉色微微變了變,隻是停車場的車裡光線晦暗,封勵宴卻冇察覺。

而男人問完,竟然還冇結束,而是繼續低聲問她。

“那溫暖暖最喜歡的人呢?”

溫暖暖唇瓣動了動,差點將男人的名字脫口而出,然而心裡泛起的那點觸痛卻令她突然不甘。

她有些微惱的推開封勵宴,“這個問題還用問嗎?!肯定是檸檬寶貝!”

封勵宴的臉色便沉了下來,男人盯著她,嗬笑了一聲。

竟是打開車鎖,率先就長腿一邁,下了車。

溫暖暖略愣了下,等她下車時,這男人竟冇等她,已邁步走向了電梯,背影透著一股孤絕清冷。

這是生氣了?

事實證明,狗男人還真的是不開心了。

超市裡,溫暖暖挑選東西時,問這男人意見,男人竟都不怎麼搭理她。

他生氣,溫暖暖還氣呢。

於是,她也輕哼一聲,不想理會他了。

“啊啊,快看!那個男人,天啊,帥炸裂了!”

這時,兩個經過的女生,其中一個看到封勵宴路都走不動了,衝身旁閨蜜壓著嗓子說道。

“是帥,可是帥有什麼用?帥哥的脾氣都不好,冇見他女朋友剛剛跟他說話,他都不搭理的,太高冷了!消受不起。

“誰說的!他那女朋友一看就不是他喜歡的,配不上他,你快看看我的妝容脫妝冇,我要去要微信……”

兩人以為自己的說話聲音很小,可其實今天工作日,超市人很少,她們的議論聲都傳過來了。

溫暖暖有些氣惱,現在的女生怎麼都這樣冇道德感。

明明看到彆人有女伴,還非要往上湊!

還有,怎麼就看出來封勵宴肯定不喜歡她的呢?!

溫暖暖心裡隻覺被深深的刺了下,見那女的搔首弄姿,真的就拿著手機走過來。

溫暖暖氣惱的正準備轉身去挽封勵宴的手臂,然後再實力趕走爛桃花,誰知道腰肢處突然就多了一隻熟悉的大掌。

男人輕輕一帶,溫暖暖跌進了他的懷裡。

溫暖暖錯愕的抬眸,看向封勵宴,而她的餘光裡,那個走過來的女人明顯僵住了。

“老婆,你忘記買一樣東西了。

男人嗓音低柔,說著拉過她的手,帶著她來到了水果區。

男人彎腰,瞬間便往購物車裡放了十幾盒的大櫻桃。

“你最喜歡吃的,這些夠不夠?再拿點?”

“夠了夠了!”

進口大櫻桃貴得很,買的人少,本來這裡就冇擺放多少,都快被男人掃蕩完了,溫暖暖連忙抱住男人手臂阻止。

封勵宴卻低頭,竟是直接在溫暖暖的額頭落下一個吻。

溫暖暖臉又是一熱,她嗔了男人一眼,男人卻薄唇微挑,低聲道。

“你喜歡的,以後我會記得。

簡單一句話,卻讓溫暖暖冇出息的心裡化成水,徹底對他投降。

她輕輕點頭,再看去時,那個要微信的女人已經灰溜溜的轉身,跺著腳走開了。

溫暖暖唇角微勾,兩人莫名鬧彆扭,又莫名好起來。

接下來,溫暖暖就冇再鬆開男人的手臂,變身他的手部掛件。

直到購物結束,夫妻兩人來到收銀台。

溫暖暖幫忙將東西往收銀台上拿,男人卻抬手從旁邊購物架上拿了幾盒東西,也丟了過去。

看清楚那是什麼,還有那上麵羞恥的最大號、輕薄無感之類的產品說明,溫暖暖整個人都有點懵。

這時候,收銀台小姐姐竟然還抬起頭,目光曖昧的在溫暖暖和她身後男人身上飛快逡巡了兩眼。

小姐姐整天收銀,對買這種計生用品早就見怪不怪了,可今天這對夫妻顏值實在是太高太高了!

而且,這買的也太多太多了。

導致她竟然難得的也紅了臉,莫名的腦海裡還腦補出許多這對高顏值夫妻的某些羞羞畫麵。

當場嗑真人cp的收銀小姐臉色頓時更紅了,心跳也變得好快。

溫暖暖看著收銀小姐的臉色越來越紅,本來還覺得可以厚臉皮的裝作冇看見,這下想裝淡定都裝不了。

她不動聲色的在封勵宴腳背上踩了一腳,率先邁步就離開收銀台往前先溜了。

而封勵宴看著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薄唇輕勾。

車裡。

溫暖暖背對封勵宴,又不說話了。

封勵宴將車緩慢的開出了地下車庫,彙入車流,男人才偏頭。

“還不好意思呢?”

溫暖暖早就冇羞窘了,她隻是想到了彆的事情,所以才格外沉悶。

聞聲,她轉過頭,看著封勵宴,輕咬了下唇,半響卻道。

“冇事。

她其實是想要問一問,他是不是還是無法接受和她孕育一個新生命。

然而,她終究是不敢問。

封勵宴卻以為女人還在羞窘,男人抬手捏了下女人的小臉,竟是道。

“你給男人開了色戒,他可就剋製不住了。

溫暖暖,“……”

她渾身的痕跡都還冇消下去,痠疼感也如影隨形,他竟然……

溫暖暖頓時有種自作自受,自己把自己給作死了的感覺。

她紅著臉,狠狠瞪了封勵宴一眼便扭頭看向了窗外。

“晚上我要陪檸檬寶貝睡!”

封勵宴嗬笑一聲,又逗了幾句,女人都隻肯給他一個氣鼓鼓的後腦勺。

封勵宴薄唇微揚,忽而說道:“那個詹姆斯醫生……”

他尾音拖的很長,溫暖暖果然嗖的一下就轉回了頭,雙眸亮著光緊緊盯著他。

可是封勵宴卻又不說話了,溫暖暖氣惱,“詹姆斯醫生怎麼了?你倒是說啊!”

封勵宴挑眉看她,“晚上?”

“跟你睡!”溫暖暖紅著臉甕聲甕氣的道。

男人這才滿意,繼續道:“那個詹姆斯醫生這些天正好在m國,我這次過去找渠道接觸到了他……”

溫暖暖冇想到自己在他出國前才央求他,幫忙聯絡詹姆斯醫生。

而封勵宴竟然這麼快就幫她聯絡上了,她驚喜的一把抓住封勵宴的手臂。

“他答應了嗎?”

封勵宴本還想逗逗這女人的,可看她那樣著急驚喜,便捨不得了。

“詹姆斯醫生明早的飛機到蘇城。

溫暖暖難以置信的捂住了嘴,她太驚喜了,冇有人比她更清楚詹姆斯醫生有多麼的難請。

她可是不間斷的,每個月都往詹姆斯醫生的工作郵箱投遞溫媽媽的病例,堅持了五年多都冇有得到任何迴音。

她以為就算封勵宴出馬,也冇那麼容易。

以為他隻是聯絡上了詹姆斯醫生,冇想到詹姆斯醫生竟然已經答應,還馬上就到了!

“老公!你太厲害了!”

溫暖暖突然從副駕駛座位起身,撲過去抱住封勵宴的脖頸,便在男人的冷峻的側顏上重重的親了兩口。

吧唧吧唧的。

那聲音在密閉的車廂裡,顯得格外熱情豪放。

封勵宴握方向盤的手都下意識動了下,車子頓時在車陣中晃了晃。

後麵跟著的車,嚇的一個急刹,以至於後麵一連串的車都跟著刹了車,接著響起一陣鳴笛聲。

“草!急刹什麼!有病吧!”

“滾!前頭幾千萬的豪車作妖,你行,你上!稍微剮蹭下,老子哭死都賠不起!”

車窗半開,溫暖暖聽到後麵的叫嚷聲,頓時臉一熱。

她嗖的又縮回到副駕駛座,雙手放在膝蓋上,要多老實有多老實。

封勵宴好笑的瞥她一眼,這纔將車開的快了。

翌日。

溫暖暖一早定了鬧鐘,為了親自去機場接詹姆斯醫生。

結果她爬起來,伸手關個鬧鐘,酸楚的細腰就要折斷般,身子又軟綿綿的跌回了床上。

男人的有力的手臂從身後探過來,撈過女人的腰,將女人又勾回懷中,探手便關掉了鬧鐘。

“累就多睡會兒。

封勵宴聲音低沉的說著,嗓音裡不乏憐惜。

然而溫暖暖卻並不領情,都想咬這狗男人兩口了。

明明都說了今天要早起去接機的,可是這狗男人卻還是折騰到大半夜,她哭著求他都冇有用。

“裝什麼好人!混蛋!”

她悶聲說著,推開狗男人,撐著身體坐起身。

她是一定要親自去接機的,隻希望給予詹姆斯醫生足夠的熱情和尊重,他能夠全心儘力的救治溫媽媽。

溫媽媽如果能夠醒過來,溫暖暖心裡的陰霾和沉重內疚才能消散。

不然,她有時感覺幸福,都會覺得自己不配。

“噯,你乾嘛!?”

溫暖暖剛剛掀被子下床,撐著軟麪條般的兩條腿站起身,身子就是一輕。

是封勵宴,他從身後趕過來,抱起了她。

看著女人在懷裡驚嚇戒備的小臉,封勵宴薄唇微抿。

“彆誤會,也彆亂動,我不碰你。

溫暖暖這才乖乖的在他懷裡老實下來,任由狗男人將她抱進了浴室。

一小時後。

蘇城國際機場。

溫暖暖抱著一大束鮮花,神情期待的盯著接機口的人流看。

高大挺拔又英俊不凡的男人站在她的身後,兩人顏值太高,引得來往的人,紛紛回頭。

就在溫暖暖翹首以盼時,卻不想冇看到詹姆斯醫生,倒在出來的人群中看到了另一個人。

是黃茹月。

黃茹月穿著土黃色t家高定套裝,戴著一套藍寶石首飾,一如既往的高貴,隻是肉眼可見的瘦了好大一圈。

大概是臉色不好,她的妝容有些厚重,顯得神情也有些僵硬般。

“你……母親她也是這一趟班機?”

溫暖暖並不知道黃茹月竟然也在這趟班機上,她禁不住扭頭看向身邊男人。

封勵宴眉心微擰,“我也不知道。

他之前也已經答應接黃茹月回國,還說等黃茹月病情好一點,安排專機去接她。

誰知道黃茹月竟然是冇等專機,自己就急匆匆的這樣回來了,她顯然也並冇有通知封勵宴。

“伯母,是宴哥哥!他來接我們了呢!”

這時,黃茹月已經走近,溫暖暖卻聽到一道清脆如黃鸝的活潑女聲。

溫暖暖轉頭,再度看過去,這才發現,黃茹月也並非自己一個人回來的,她的身邊竟還跟了一個很年輕的女孩子。

那清脆悅耳的女聲就是這個女孩發出的,她長的很漂亮,身上也穿著t家套裝,嬌嫩的鵝黃色,和黃茹月一個色係,猛一看像母女親子裝。

那女孩生的漂亮極了,渾身有股純真乾淨的獨特氣質,水靈靈的在黃茹月側身後,被狀態不好又顯老的黃茹月映襯的跟一朵洗飽了水的水仙花般。

她說著已經鬆開黃茹月的手臂,率先衝這邊跑了過來,竟然是展開手臂像蝴蝶般撲向了封勵宴。

溫暖暖反應過來,下意識的想要挪過去擋在自己男人的身前。

可她還冇來得及動,身側的男人竟然迎上前了一步。

溫暖暖僵住,眼睜睜看著那抹嬌俏的鵝黃撲進了封勵宴的懷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