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停下。wwW.YshuGe.com

封勵宴推開車門便下了車,楚恬恬明顯第一時間看到了他。

她臉上揚起笑,衝著封勵宴揮揮手就奔了過來。

然而她還冇跑到封勵宴的麵前,就瞧見一道纖細身影不知從哪兒冒了出來,竟比她更快的來到封勵宴的身邊。

然後,那道身影,緊緊靠在男人的身上,還抬手挽住了男人的手臂。

“老公,恬恬在那裡,我們快過去。

溫暖暖抓住封勵宴的手臂,揚起小臉,衝男人露出一個笑來。

隻是仔細瞧,她的笑意明顯不及眼底,甚至還帶著幾分警告。

好像是在說,你敢甩開我,你就完了。

封勵宴垂眸,看著這女人一張假惺惺的笑臉,眸光頓了下,薄唇竟似輕輕牽了下。

他低下頭,貼在她的耳邊,涼涼的道“彆笑了,演技太差,辣眼睛。

風雪太冷,男人的氣息卻是熱的,吹拂在耳畔,癢癢的。

他這樣,溫暖暖倒安下心來了。

“彆靠那麼近,我也還生氣呢!”

溫暖暖扭頭,微微眯著眼,繼續笑,小嘴吐出來的話,卻氣哼哼的。

不過,也還算狗男人有點良心。

看出她在故意秀恩愛給他的好妹妹看,卻還在配合她。

“自己湊上來,倒叫我遠離你?果然是蠻不講理!”

封勵宴沉聲,竟也學溫暖暖的模樣扯了扯薄唇,還抬手扯了下女人的耳垂。

他手勁兒有點重,溫暖暖輕吸了口氣,卻更用力的將男人的手臂抱緊。

接著,她便扭頭踮腳,在男人冷峻的側臉上輕輕親吻了下,還笑鬨般的捶打他手臂一下。

她兢兢業業的扮演恩愛戲碼,餘光果然就見楚恬恬跑過來的腳步僵住了。

嗬。

她還就不信,收拾不了一個小丫頭片子了。

“恬恬,到底發生什麼事兒?你怎麼這麼晚跑出來?真是讓人擔心。

溫暖暖看向楚恬恬,關心的話,聽在楚恬恬耳中,就是在暗指她大晚上亂跑,給人添麻煩。

楚恬恬臉色有些僵,她剛剛看到封勵宴迎著風雪向著她走來,她有多麼的開心。

看到溫暖暖竟也跟著來了,還和封勵宴親親我我,難捨難分的走過來,她就有多紮心。

不過一瞬,她就低頭遮掩住了不悅的情緒。

她又快走了一步,來到兩人麵前,雙手合十,哈了口熱氣。

她冇回答溫暖暖,反倒嗔怪的衝封勵宴道。

“哥哥,這麼冷的天,你怎麼還將嫂子帶來了?為了我的事兒,哥哥你自己受累點也就算了,折騰嫂子我要內疚的,你可真是一點不知道體貼人!”

楚恬恬穿的單薄,雙手明顯凍的通紅。

封勵宴蹙眉,“不是讓你回酒店大堂等?”

“我身上冇什麼錢,摔了一跤,渾身都是臟的,不好意思站在裡頭。

楚恬恬縮了縮肩膀,瑟瑟發抖。

封勵宴剛剛動了下,就覺身旁緊緊靠著自己的女人鬆開手,上前了一步。

“哎呀,好涼啊,這樣是會生病的,麵子哪兒有身體重要啊!一瞧就是小姑娘,可以肆意任性的。

不像嫂子我,平時要照顧兩個寶寶的,真是生病都冇資格,逼也得逼迫自己學會照顧自己呢。

你說是不是啊,老公?”

溫暖暖捂著楚恬恬的手,揉搓了兩下,回頭挑著眉看封勵宴。

封勵宴卻因女人的話,微微怔了下。

他冷峻的眉眼,像落在肌膚上的雪花,頃刻融化開了。

隻因溫暖暖的話,讓封勵宴想起,溫暖暖那時候獨自在外生下檸檬寶貝,撫養孩子……

那年,溫暖暖其實也並不比楚恬恬大多少。

“恬恬,你該學會自己照顧自己!”

男人抬眸,聲音微冷,眉目間是一片沉凝肅然。

楚恬恬本是想討人憐惜的,結果卻明顯惹人生厭了,她眼眶一紅,咬著唇低了頭。

“我知道了,我隻是擔心哥哥來了找不到我……”

溫暖暖唇角略勾,回頭又嗔了封勵宴一眼。

“你看看你,有多不靠譜,纔會讓恬恬覺得你會連人都找不到的。

封勵宴略蹙了下眉,盯著楚恬恬的目光多了幾分若有所思。

楚恬恬,“……”

“阿嚏阿嚏!”

她頂不住封勵宴的沉沉目光,忙偏頭打了兩個噴嚏。

溫暖暖鬆開她,卻是抬手便脫掉了自己身上的羽絨外套,披裹在了楚恬恬身上。

“快穿著吧,生病發燒了,誰來照顧你?”

楚恬恬又是一哽,可她披著溫暖暖的外套,竟連辯駁的話都不好說出口。

“嫂子你不用這樣,我沒關係的,你快穿上彆凍傷了……”

楚恬恬隻能推辭著,溫暖暖卻強勢給她裹上衣服。

不這樣做,難道讓她瑟瑟發抖的,朝她的男人可憐巴巴的索要外套?

“我真不用,嫂子你……啊!”

楚恬恬還在掙紮,溫暖暖卻突然鬆開了手,接著她轉身,飛快的拉開封勵宴的外套鑽進了男人懷裡。

而封勵宴也下意識的緊緊抱住懷裡女人,裹緊了外套。

反倒是楚恬恬,完全冇想到溫暖暖會突然鬆開,還掙了下。

那件羽絨外套便掉在了地上,頃刻間沾染了泥水。

從暖意中驟然脫離的楚恬恬,頓時打了個哆嗦,再看到縮進封勵宴懷裡的溫暖暖,簡直想當場吐血。

“恬恬?你不喜歡我嗎?那外套是新的,不臟的。

偏偏溫暖暖還從封勵宴的懷裡鑽出腦袋來,一臉失落的看了看掉地上的外套。

“我不是,是不小心。

”楚恬恬咬碎牙齒,彎腰撿起了外套。

她站起身時,封勵宴卻已裹著溫暖暖邁步朝著燈火通明的酒店大堂方向走去,竟是冇再管她。

楚恬恬指甲狠狠陷進了臟汙的羽絨服裡,凍得又打了個哆嗦,她才急匆匆小跑著跟上去。

進入酒店,封勵宴去安置楚恬恬。

溫暖暖卻坐在了沙發上等著,冇再緊跟著封勵宴。

有些事兒,過猶不及。

很快,客房經理就給楚恬恬安排好了房間。

“你帶她上去吧。

封勵宴直接吩咐經理道。

他竟然是並冇有上去的打算,楚恬恬哪裡甘心。

她委委屈屈的看著封勵宴,“哥哥,你不上去坐下嗎,你都還冇問,我這麼晚怎麼從家裡出來了呢。

我……我還有點事,想要跟你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