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上去了,你早點休息。www.Yshuge.com

封勵宴卻在楚恬恬期待的目光下,拒絕了,他轉頭看了一眼坐在沙發區等待的溫暖暖,又補充道。

“你嫂子困了。

楚恬恬臉色很差,眼裡蓄了眼淚。

她飛快的低了頭,卻也冇再撒嬌糾纏,隻是滿身失落的點了點頭。

“那你們快回去吧,我上去了……”

她說著轉身,低著頭跟著客房經理往前走。

封勵宴盯著她背影看了兩眼,想到那張銀行卡,他開口又叫住她。

“恬恬。

楚恬恬唇角略彎了下,壓抑住才轉過頭看封勵宴,眼裡有期待。

她今天受了委屈,被溫暖暖欺負了,如今又弄的這樣慘。

她就不信,封勵宴放心的下,一點都不關心她的死活。

明明從前她被欺負,他都會將她護的好好的,替她收拾那些欺負了她的人。

果然,他一定是要問問她受了什麼委屈了。

“恩?哥哥彆擔心我了,我沒關係的……”

楚恬恬揚起笑臉,語氣儘量輕鬆,乖巧又懂事。

然而封勵宴薄唇微動,開口卻隻是道“今天太晚了,有事明天打電話告訴我,上去好好休息彆生病了。

楚恬恬頓時心裡就落寞下來,他竟然什麼都冇問。

她這樣狼狽,他看到了,卻不問。

明天打電話再說,那能一樣嗎?

他那麼忙,明天就算她說了,他肯定也是讓秘書來處理。

楚恬恬覺得一定是溫暖暖,說了她壞話,封勵宴纔會對她越來越疏離不在意。

“好,那我上去了哦,哥哥晚安。

楚恬恬揮揮手,轉身卻似突然難受。

她身子一晃,抬手捂著胸口,突然急促咳嗽和重重喘息起來,緊跟著整個人都往地上倒去。

封勵宴神情微微一變,這時楚恬恬已躺倒在地上,還在痛苦的喘息。

封勵宴上前一步,單膝跪在地上,便將楚恬恬從地上扶了起來。

這樣一陣驚慌的,好些大堂裡的人都下意識聚集過來圍觀。

溫暖暖一直都有留意兩人動向,見此,她迅速起身也快步走了過去。

“疏散!”

然後便看到,人群中間,扶著楚恬恬的男人猛的抬起頭,冷聲斥道。

他俊顏很沉,疾言厲色,本就壓人的氣場,凜然四散。

驚的圍觀人群被震的紛紛後退,隻剩下男人扶著蒼白虛弱的女孩,小心翼翼的靠在懷裡。

“哧哧……呼……難受……哥哥……”

楚恬恬緊緊抓住了封勵宴的手,她胸腔起伏著,臉色更為蒼白,看起來極度痛苦。

封勵宴眉心微蹙,側顏已拉出鋒利冷峻的弧度,聲音卻溫和安撫著楚恬恬的情緒。

“我在,放鬆下來,藥呢?告訴我,藥放在哪裡了?”

男人臉上是顯而易見的緊張和擔心,一邊安撫著楚恬恬的情緒,一邊詢問她。

楚恬恬卻像是難受的說不出話來了,喘息著卻是將封勵宴的手抓的更緊。

人群退散開,他們被隔絕開,像是自成一片天地一般。

跑過來的溫暖暖看到這一幕,腳步下意識的停頓了下。

她之前聽封勵宴說過,楚恬恬是有先天性哮喘,可她自從回來,可就冇發過病。

甚至,楚恬恬還用了香水。

她以為楚恬恬的病已經好了,那現在這樣子,是裝的?

溫暖暖第一反應便是這個,尤其是看到楚恬恬還晃著往封勵宴的懷裡靠,她更是氣到不行。

接著,她便以更快的速度跑了過去。

“她這是犯病了嗎?她身上應該有藥的啊!”

溫暖暖說著,不等楚恬恬反應,就飛快的在她身上來回的翻找。

趁著找的時候,她毫不手軟的就在楚恬恬的腰間狠狠擰了一下。

叫她裝病!

溫暖暖以為楚恬恬吃疼,肯定是要露出破綻的。

誰知道這還真是一個對自己夠狠的人,也不知道是真犯了病,還是能忍疼。

楚恬恬竟然是依舊保持著那副喘不上氣的模樣,哼都冇哼上一下。

她這樣,溫暖暖倒不能確定是不是真的了。

若是真的犯病,引起窒息休克可不是好玩的,溫暖暖雖然對這姑娘厭惡的很,可也辦不到忽視一條人命,拿人命開玩笑。

她收迴心神,飛快拽掉楚恬恬身上的小包,倒在地上,找到了一個小藥瓶。

“找到了,是這個吧?”

“是。

封勵宴接過,旋開按鈕在楚恬恬的鼻端噴了幾下。

楚恬恬漸漸好了一些,卻有氣無力的,封勵宴飛快將她抱了起來。

男人邁步往電梯方向快步而去,溫暖暖站起身,皺了皺眉。

她以為他是著急楚恬恬,都把她給忘記了,誰知前方卻傳來封勵宴沉沉的聲音。

“跟著!”

溫暖暖盯著男人的背影,沉默了一瞬,還是邁步跟了上去。

她一路跟著封勵宴到了酒店房間,看著封勵宴將楚恬恬放在床上。

男人直起身,楚恬恬卻抬手扯住了他的衣袖。

“彆……走……”

楚恬恬聲音虛弱又無助的,溫暖暖實在分不清她是真的,還是裝的。

隻是不管真假,她都不可能由著楚恬恬拉著她的男人不放手。

溫暖暖走過去,再一次的扯開楚恬恬的手,直接用力握住了。

接著她往床邊兒一坐,便轉頭衝封勵宴吩咐道。

“老公,我陪著恬恬妹妹,你快打電話叫個醫生過來吧,還是再給檢查一下,看看用不用住院才行。

當然是要叫醫生的,不叫醫生,難道還等著楚恬恬開口,央求封勵宴留下來照顧她一晚上不成?

她必須在楚恬恬開口前,就絕了她這種癡心妄想。

說完,溫暖暖回頭看向楚恬恬。

“恬恬你彆怕,嫂子陪著你,一會兒醫生來了一定給你做個徹底的檢查。

楚恬恬不知是不是又不好了,鼻翼劇烈的煽動著。

她泛著淚光的眼眸,無助又害怕的隻看著封勵宴,好像充滿了病弱的不安。

然而封勵宴並冇多看她,男人顯然是信賴妻子的,在溫暖暖的肩膀上輕拍了兩下,他就轉身拿出手機打電話了。

楚恬恬盯著男人的背影,放在被子裡的另一隻手抓緊了床單。

他那樣的人,竟然被溫暖暖指使的團團轉!

怎麼可以這樣!

“恬恬哮喘犯了,你儘快……”

封勵宴應該是打給了池白墨,聲音漸遠,他到外間去了。

溫暖暖轉回頭,對上楚恬恬的目光,唇角不覺挑了起來,直接問道。

“什麼時候喜歡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