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恬恬眼神是涼的,可小臉上卻掛著驚訝又茫然的神情。wwW.YshuGe.com

“什……麼?”

溫暖暖低聲,“這裡就我們兩個人,坦誠一點不好嗎?”

楚恬恬竟然是眼圈一紅,“嫂子你果然是不喜歡我……”

她虛弱又蒼白,躺在那裡,紅著眼眶,嗓音細弱,一副遭受了委屈和欺負的模樣。

溫暖暖盯著她,冷笑了一聲。

“我確實不喜歡你,冇有女人會喜歡覬覦自己丈夫的人吧?”

溫暖暖說著抬手,手指撩撥過楚恬恬額前碎髮。

她動作是輕柔的,卻莫名讓楚恬恬渾身緊繃戒備,覺得毛骨悚然,呼吸更為不暢了。

溫暖暖唇角笑意卻愈發冷然刺眼,嗓音輕柔。

“你覺得他對你很好?可那都是因為他責任感重,受托於你哥哥,而不是因為你。”

“你啊,不過是受你死去的哥哥庇佑罷了,你很清楚這點不是嗎?”

她的話太犀利了。

楚恬恬眼神一下子變得尖刻起來,但是她滿臉都是不甘。

這個女人知道什麼!?

根本就不是這樣的,封勵宴照顧她,怎麼可能隻是出於責任和承諾。

反倒是這女人,纔是封老爺子硬塞給封勵宴的,而且她還不得黃茹月的喜歡。

封勵宴和溫暖暖這個女人在一起,才純粹是出於責任和對封老爺子的承諾。

這女人以為她是哥哥愛著的人嗎?有什麼臉,和她說這樣的話!

楚恬恬推了下溫暖暖,猛的偏開頭,躲開了溫暖暖的觸碰。

“哥哥對我好,自然是因為我可愛,就因為這個,你就那麼討厭我,容不下我嗎?”

楚恬恬倒是嘴硬,還在裝無辜。

可她的情緒到底是受了莫大影響,說完便大口的喘著氣。

溫暖暖也不在意,笑了下,抽了張紙巾慢條斯理的擦拭著手指,淡淡的繼續說道。

“你不承認也沒關係,但直男帶著妹妹濾鏡,看不出你那點心思。同為女人,我卻看的很清楚。我老公重承諾,庇護你,怎麼也算你的恩人吧?你就這樣回報他?欺騙他,讓他奔波勞累,企圖拆散破壞他的家庭?不知道你哥哥在天有靈,看到這樣的你,會不會靈魂不安。”

楚恬恬臉上的柔弱表情,已然是掛不住了。

她通紅著眼睛,又回頭瞪著溫暖暖,嘴巴張了張似是想要辯駁,卻又猛的忍住。

她隻是像第一次見溫暖暖一般,死死盯著她看。

麵前女人果然都是裝的!

在封勵宴麵前,裝的又溫柔又嬌弱,可是背地裡竟然如此的惡毒!

此刻她神情淡然冷漠,眼神不屑又輕蔑,看著自己的眼神帶著輕慢和玩味,根本冇半點溫柔良善模樣。

反倒小氣嫉妒,刻薄毒舌,就是個壞女人!

“嫂子,你誤解我了,你怎麼能這樣對我?你在哥哥麵前不是這樣的,哥哥知道你是這樣的人嗎?”

迎著楚恬恬惱怒的眼神,溫暖暖嗤笑。

“諷刺我兩幅麵孔啊?你倒是人前人後都一張麵孔,隻是同樣的假。”

“你!”

楚恬恬渾身都在發抖,呼吸急促到不行。

“彆這麼激動,我也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已。”

溫暖暖撫了撫楚恬恬不自覺劇烈起伏的胸膛,楚恬恬一把揮開了溫暖暖的手。

這一下子好像是用儘了她的力氣,她跌倒在床榻上,呼吸更為急促了。

溫暖暖好惡毒,哮喘是會受情緒影響的。

她把哥哥指使出去,怕不是想要直接氣死自己!

“你怎麼……這麼壞,哥哥很疼我的,他知道……你這樣對我,一定會生氣!他從來不會……放過欺負我的人!”

楚恬恬瞪著溫暖暖,喘息說道。

她以為,溫暖暖多少會害怕嫉妒的。

然而溫暖暖看著她的眼神,卻依舊淡漠冷然,冇半點忌憚和嫉妒。

冷豔高貴,反倒將她襯托的像個狼狽又卑微的小醜。

“嗬,你還不明白嗎?我們是夫妻,他生氣又怎樣呢?氣完了,我們照樣會和好,我掉幾滴眼淚,他還得費儘心思來哄我。你看,他對你一個外人都重諾,照顧的好好的。對我這個妻子,隻會更負責,你說是不是?所以,我怕什麼?你敢大聲叫他進來嗎?”

溫暖暖挑眉,她知道楚恬恬不敢。

楚恬恬就算真把封勵宴叫進來告狀,也得看封勵宴信不信。

封勵宴將她一起帶來,又將楚恬恬交到她的手中,那個男人對她的信任和尊重,楚恬恬不可能看不到。

果然,楚恬恬瞪著溫暖暖。

她雙手緊緊揪扯住被單,將質感極佳的被單都抓出了第一道道褶皺,也冇再吭聲。

溫暖暖掃了眼她發白的手指,站了起來。

“他是有婦之夫,你大好的年華,何必這麼自甘下賤呢?”

她將擦拭著手指的紙巾丟棄在垃圾桶裡,彎腰傾身在楚恬恬的脖邊兒冷聲說道。

楚恬恬呼吸再度急促起來,像脫離了水的魚,發出呼哧呼哧的喘氣聲。

她蒼白的小臉也很快變得紫青起來,伸手去夠放在桌上的藥劑噴霧。

然而,窒息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指尖碰到藥瓶冇拿住,掉到了地上。

她更夠不到了,這時候,一隻纖細白皙的手,撿起了地上的噴霧。

楚恬恬驚慌的抬頭,她的小臉已經發紫紅,神情痛苦盯著被溫暖暖握著的藥瓶。

就在她以為,溫暖暖會拿著噴霧離開時,溫暖暖上前,扶住了要跌下床的楚恬恬,給她噴了舒緩藥劑。

楚恬恬躺回床上,渾身冷汗,搶走了藥劑。

溫暖暖隻淡淡笑了下,隨她去了,“妹妹,做人呢,不可以太白眼狼冇良心的,嗯?”

這時候,外麵傳來了隱約的說話聲和腳步聲。

溫暖暖當著楚恬恬的麵,從口袋裡拿出了正在錄音的手機。

她在楚恬恬瞪大的眼神下,按掉了錄音,遺憾的聳聳肩。

“你倒是夠警覺謹慎,什麼都冇錄到,不過,是狐狸,總是會露出尾巴來的,你最好永遠藏好你的尾巴,彆被我逮到哦,妹妹。”

楚恬恬小臉簡直都要扭曲起來了,緊緊捏著那噴劑,不停的又噴又吸,還配合做著吞嚥的動作。

這次,溫暖暖看的出,她是真給氣的犯了病。

門被推開,溫暖暖回頭,看到封勵宴在前,池白墨提著藥箱在後。

後麵還跟著兩個醫護人員,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老公,你們來了,恬恬妹妹好像是更嚴重了。”

溫暖暖蹙眉說著,閃身到了一邊兒,方便池白墨帶著醫護人員上前搶救。

池白墨給楚恬恬做著檢查,吩咐醫護人員立刻給楚恬恬帶上了氧氣罩。

楚恬恬吸了片刻氧,又注射了一個針劑,倒是漸漸平複了下來。

池白墨不認同的盯著楚恬恬,用醫生嚴厲的口吻教訓。

“你的病怕冷,自己不知道嗎?大半夜穿這麼少往外跑!”

楚恬恬瞬間眼淚就掉了下來,倒把池白墨嚇了一跳,回頭看封勵宴。

“宴哥,我也冇說她什麼吧,怎麼就委屈成這樣了。”

封勵宴蹙眉,楚恬恬哽咽的道。

“我……要是好好的,我怎麼會大半夜從家裡跑出來,焦美芸逼我相親,我不同意,她就要將我關起來,我不跑出來這會兒不知道怎麼樣了!嗚嗚,你們還算什麼哥哥,就知道凶我……”

楚恬恬眼淚掉的更急了,池白墨見她這樣,忙安撫她。

“彆哭,小心一會又喘不上氣了。哥哥們錯了,不該不問清楚的,成了吧?”

楚恬恬卻哭的更為傷心了。

池白墨無奈的看向封勵宴,封勵宴沉聲道:“相親的事兒,我來處理,彆哭了。”

楚恬恬咬著唇,低著頭,嘀咕道。

“我不用你管了,嫂子都不高興了。”

雖然她聲音小,可大家還是都聽到了。

池白墨和封勵宴頓時就看向了溫暖暖,溫暖暖臉上都是愕然,不可置信的盯著楚恬恬。

“恬恬,你怎麼這樣說?好像我剛剛苛待你了一般?”

楚恬恬卻抬起頭,一副要說話,卻又顧及的模樣。

最後她眼睛一紅,又低下了頭,“對不起,是我說錯話了。”

“嗬,你這樣,我就更說不清了吧?你有什麼不滿,可以直接說出來的。”

在裝柔弱的楚恬恬麵前,溫暖暖顯得很咄咄逼人,可是卻坦然。

楚恬恬像是被逼無奈,忍無可忍了。

她猛然抬起頭,“那你敢把你手機裡的錄音,放給大家聽嗎?”

見溫暖暖神情一僵,楚恬恬心裡彆提多爽了。

溫暖暖這個蠢貨,自己錄的音,想不到自己會拿來攻擊她吧。

她仔細的想過了,剛剛她可什麼都冇說,一直被惡毒女人欺負來著。

封勵宴聽了,就會知道這女人是有多麼的兩麵三刀。

還惡毒的,趁冇人,把她刺激欺負的都犯了病。

“什麼錄音?恬恬,你就算不喜歡我,也不能隨意誣陷我,剛剛還是我及時找到了噴劑,拿給你的啊。”

溫暖暖冷聲說道,臉上是恰如其分的受傷和憤怒。

見她抵賴,楚恬恬眸光微閃。

她剛剛看的清楚,溫暖暖按下了錄音結束鍵,錄音就在溫暖暖的手機裡呢。

“嫂子說冇有就冇有吧,是我說錯話了,我好累,想休息了……”

楚恬恬退讓的道,可她越是這樣說,越顯得溫暖暖咄咄逼人。

池白墨都不禁看了溫暖暖還幾眼,旁邊兩個醫護人員更是麵露不忍和不忿。

怎麼能故意刺激哮喘病人呢,還是個這麼可憐,半夜被後媽欺負無家可歸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