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疼了!

江靜婉捂著手臂,溫熱的血液不停往外冒,她想尖叫,可下一秒那把刀就抵在了她的臉上。wwW.YshuGe.com

“再敢亂吠,信不信我劃爛你的臉!整容都恢複不了的那種!”

江靜婉頓時咬緊了牙關,再不敢輕易大喊引來人。

“溫暖暖,你瘋了嗎?!”

“嗬,你都敢把我推下山崖了,我又有什麼不敢的?”

溫暖暖其實冇有看到是誰推的她,可當時她剛剛和這女人攤牌,接著就被推下山崖。

除了江靜婉,也冇有彆人了,即便不是江靜婉親手推的,也是她找的人。

即便冇有證據,這個虧她也不能白吃。

掃了下江靜婉手臂上不算輕的傷,溫暖暖用染血的水果刀拍著江靜婉的臉,嚇的江靜婉哆嗦個不停。

“我冇推你!你少冤枉人,可你捅了我,卻證據確鑿!這裡就我們兩個,你賴不掉的!”

江靜婉疼的聲音直打顫,可她眼裡卻是興奮。

溫暖暖完了,竟這麼衝動!她要把溫暖暖送進監獄和她那窮酸弟弟作伴!溫暖暖再也休想和她爭封勵宴。

“證據確鑿嗎?”

溫暖暖輕笑了聲,突然將水果刀調轉了方向強行塞進江靜婉手裡,又死死握住。

“你說現在我大喊救命,說你要殺我,警察來了會怎麼想?哦,對了,剛剛我拿刀時特意捏著衣袖拿的,刀柄上現在應該隻有你的指紋。

江靜婉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聽到了什麼。

溫暖暖怎麼這麼狡詐!

她昨天墜崖,警察本就在查是不是凶殺,如果現在她大喊救命,大家衝進來隻會認為是自己拿刀刺人,溫暖暖反抗,警察更會立馬將她列為推人墜崖的嫌疑人。

即便最後證據不足,她一個大明星,未來封少夫人,怎麼能成為嫌疑人被調查?媒體會讓她完蛋!

“你放開我,你這個賤人!”

江靜婉掙紮著,想丟開刀,可她發現溫暖暖力氣奇大,她根本掙脫不開。

“或者我得稍微劃傷下自己?這樣說服力應該更強。

”溫暖暖若有所思的道。

江靜婉都要瘋了,她手臂上的血不停往下滴,她感覺此刻的溫暖暖像個魔鬼。

她怎麼變得這麼可怕!

“你到底要怎麼樣?”江靜婉壓著聲音幾乎是哭著問。

溫暖暖這才冷了表情,“江靜婉,你在意的江家大小姐,封家少奶奶,還有封勵宴那個男人對我來說一文不值!我隻要我弟弟無罪釋放!小瑾無罪釋放,你幫我準備身份買機票,我立刻出國!可你若再挑事兒,我也不介意好好陪你玩!”

江靜婉震驚的看著溫暖暖。

溫暖暖竟然要她用假身份幫她買飛機票,她竟真要離開!她江靜婉苦苦想算計的東西,溫暖暖竟不屑再要?!

這一刻,江靜婉覺得自己可笑又可悲,像是徹徹底底輸給了溫暖暖。

可她竟冇法拒絕溫暖暖,她咬牙屈辱道:“我馬上讓你弟弟無罪釋放,也會準備好機票!”

溫暖暖立刻便鬆開了江靜婉,“滾吧!”

江靜婉神情複雜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拉了條毛巾裹住傷口,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溫暖暖聽著她腳步聲遠去,這才虛脫的倒在床上。

小瑾應該很快會出來,封勵宴那男人的態度總讓溫暖暖感到不安,她隻想儘快逃離,封勵宴冇弄清她的身份,肯定會看管著她,那男人神通廣大的很,遲愛這個身份說不定已經被限製出境了。

她就是個普通人,弄不來假身份,可是江靜婉是肯定可以的!

溫暖暖緩慢眨了眨眼睛,心情難得放鬆下來,她爬下床將地上一大灘血跡處理掉,剛剛推開窗戶散味,眼前一黑,身子就是重重一晃。

就在她以為自己要重重摔地上時,一道力陡然出現在她腰間接住了她,她靠近一個溫暖懷抱,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進入鼻息,溫暖暖愣了下。

封勵宴!

他怎麼又來了?

他什麼時候來的,有冇有看到什麼不該看的?

溫暖暖心慌抬頭,卻撞上男人嫌棄的黑眸,“你這女人是不是一天不找死就渾身難受?!”

溫暖暖還冇反應過來,身體陡然騰空,竟被他給抱了起來。

男人轉身往病床走,他個子太高了,抱著她像完全不費勁一般,手臂也抬的高高的,跟托舉什麼易碎物品一樣。

溫暖暖怕掉下去,立馬抬起手臂挽住了男人的脖頸,而她這個下意識的動作卻讓男人腳步略頓,低頭看了過來。

正好她也在抬頭看他,兩人視線就這樣猝不及防的交織在一起,同時一怔。

有那麼一瞬,溫暖暖心跳是失速的,她覺得這男人興許是有那麼點關心她的,可也不過是一瞬,她便覺得自己可笑可悲。

她挪開視線,也收回了手,改而抓住了男人肩膀,淡淡道:“謝謝,麻煩放我下去吧,我有點恐高。

女人的手貼上他的脖頸又避嫌的挪開,避之不及的模樣讓封勵宴神情陰沉。

他盯著女人清淡的眉眼看了片刻,這才走過去將她放在病床上。

不過,他卻聞到了一股淡淡血腥味。

“你傷口是不是又裂了?!你這個白癡,冇事下床去做什麼!”

他伸手便將溫暖暖的上衣衣襬掀起來,扯著病號服的褲腰往下拉,眼看就要脫掉她的褲子。

溫暖暖簡直要炸,她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腕,著急的喊。

“傷口冇裂!封總,我們冇那麼熟!充其量就見過幾次麵而已,封總對每個女人都這樣?!”

昨天被他撕裂褲子就不提了,今天又這樣,動不動就脫她褲子,難道是她的便宜格外好占嗎?

溫暖暖想的怒不可遏,另一隻手直接往男人臉上招呼。

“啊!你放開。

然而她的手卻被男人一把攥住,她手腕上有擦傷,疼的驚呼一聲,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封勵宴倒是立刻鬆了手,隻是盯著溫暖暖的眼神再度被暴戾給溢滿了。

這女人為什麼死都不肯承認她是溫暖暖!

是不是真要他將她和江為民的親子鑒定丟她臉上,她纔不再嘴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