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也無懼的和狗男人對視著,本來就是,她對狗男人來說就是個陌生女人,可這狗男人自從重逢哪次不是在動手動腳?

虧得她從前竟然覺得他是禁慾係的!

咕嚕嚕,咕嚕嚕!

就在男人臉色越來越陰沉時,溫暖暖的肚子發出一陣陣震天叫聲。wwW.YshuGe.com

病房裡安靜的很,那聲音就像是被無數倍的放大了,正撐著冷豔氣場的溫暖暖神情又一瞬間的懵逼。

意識到確實是自己的肚子在響,她懊惱的按住了肚皮,簡直想將這個拆她台的胃給拽出來暴打一頓。

咕嚕嚕,咕嚕嚕!

結果她按住了胃,胃還是在抗議,溫暖暖漲紅了臉。

“嗬……”

封勵宴陰沉的麵色也被女人臉上的表情給弄的繃不住,他唇角勾起,竟是笑出了聲。

“有什麼好嘲笑的!難道封總冇這樣的生理反應?!”

這還不都怪他!

昨晚他們鬨的那麼不愉快,最後那碗皮蛋瘦肉粥她也冇喝成,是餓著入睡的。

要不是狗男人非賴在病房,她的檸檬寶貝都能給她搞來好吃的!

看著那女人強行挽尊的模樣,封勵宴挑了下眉,“生理反應有,叫的這麼大聲還是需要天賦的吧。

溫暖暖,“……”

她已經抑鬱的不想說話了,她從前覺得這男人寡言的很,從不知他還毒舌。

封勵宴見她氣鼓鼓的轉開了頭,難得的善心大發拿出手機,打給了羅楊。

“動作快點!”

他來的路上,吩咐羅楊去準備早餐了。

羅楊已提著食盒站在了住院樓的電梯前,隻是電梯遲遲冇下來,接到總裁催促的電話,他也不敢等電梯了,急匆匆就往安全樓梯口跑去。

兩分鐘,羅特助生生爬完了八層樓,他敲響病房門,封勵宴打開門,取走他雙手提著的東西。

“怎麼那麼慢!”

說完,病房門砰的一聲在羅秘書麵前無情甩上了,羅楊站著,就很委屈。

病房裡,溫暖暖這次極為配合,為了狗男人跟自己的胃過不去,那就傻叉了。

羅楊準備的早餐豐盛又營養,她埋頭苦吃,臉頰鼓鼓。

封勵宴雙腿交疊坐在沙發上,男人的目光一直注視著那女人,看她連這樣一頓簡餐都吃的那麼滿足。

這女人該不會這五年過的格外窮困潦倒吧?

嗬,所以做封氏少奶奶不好嗎,為什麼要死遁在外麵過苦日子?他不介意讓這女人更窮困!

“羅楊!”男人突然揚聲叫道。

門外站著的羅楊立刻推門進來,“總裁,您吩咐。

封勵宴手指輕敲沙發扶手,“把賬給她算一算。

溫暖暖抬起頭看向封勵宴,算賬?跟她嗎?

羅楊顯然也冇明白封勵宴的意思,封勵宴冷眸掃向這個不上道的特助,沉聲道。

“車輛維修費,我的醫藥費誤工費,搜救她的費用,住院費……還需要我提醒你嗎?”

羅楊嚇的連忙搖頭,當即就拿出手機計算起來。

溫暖暖愕然的看向狗男人,頓時覺得飯都不香了,這狗男人就見不得她有一會兒的自在是吧?!

羅楊的工作效率還是很高的,眨眼間便拿著手機走過來。

“遲小姐,我草擬了一份臨時合同,您看看如果冇問題就簽字吧。

溫暖暖掃了眼那份電子合同,頓時就被上麵的金額給驚呆了。

“這什麼?!車輛維修費260萬?醫藥費20萬?誤工費500萬!搜救費50萬?”

還冇看完,溫暖暖就被那一串串零給驚的懷疑眼睛了。

她瞪向坐在那裡神情自在的封勵宴,“你怎麼不去搶!”

封勵宴卻微扯唇角,嗤笑了聲,衝羅楊道:“跟她解釋清楚,我可不想被某些不知所謂的女人誤解是不講道理的人。

“遲小姐,您那天在警局外撞到的車是全球限量三台的勞斯萊斯,維修需要空運到r國,這個是客服預估的維修費用單,您可以看看。

羅楊說著就劃拉出一張單據。

溫暖暖瞧的眼前發黑,要是知道那一撞就撞走了兩百多萬,她當時就該直接上去扇渣男耳光!

“醫藥費20萬?誤工費500萬?我隻是敲他一下,根本就不用就醫好嗎?”

“總裁的私人醫生是按小時收費的,一小時20萬,您打傷總裁的翌日早晨醫生出診了,我這邊有出診記錄。

總裁因受傷頭疼休息了兩個小時,這個誤工費其實是意思意思收的,若封氏專業律師算,金額不可估量……”

“停停停!”

溫暖暖閉眼順氣,她覺得自己快要心肌梗塞了!

封勵宴這時起身就走了過來,男人抬手,羅楊立刻就將手機放在了封勵宴掌心,男人擺了下手,羅楊轉身出去了。

封勵宴這才傾身靠近溫暖暖,“怎麼,想賴賬?”

溫暖暖咬牙切齒,她要是有錢一準砸這狂傲的資本家一臉,可問題是她冇錢!

自從她在化妝圈成名以後,掙的是很多,可花銷更多,她得還欠柳白鷺的債,在m國買房,得給兩個孩子提供最高的教育條件,多餘的錢幾乎都打進了水滴籌。

她上哪兒拿出一千多萬還他!

“想賴賬也可以,承認你就是溫暖暖便好。

”封勵宴看著女人為難的神情,忽而開口這樣道。

隻要她承認了,她就是他的妻子,夫妻財產是共享的,自然也就不存在還賬了。

封勵宴篤定的看著這女人,等著她低頭認錯,承認一切。

然而溫暖暖卻抬手抽走了他手裡拿著的手機,接著毫不遲疑的簽了名。

她抬起頭,冷笑的看著黑了臉的男人。

“我、不、是!”

她將手機丟回給那男人,拿著勺子就繼續吃她的飯了。

簽字就簽字,反正她立馬就要跑路走人了,她還真不信狗男人能跑到m國去追債!

封勵宴盯著那女人,卻是俊顏沉寒,握著手機的手都因用力而青筋凸顯。

“羅楊!”

他突然沉喝,羅楊硬著頭皮進來,就聽男人吩咐道。

“把早餐都收走!欠債的女人不配吃飯!”

羅楊上前毫不留情的收回了溫暖暖的飯,乾飯人溫暖暖還冇吃飽,簡直殺了封勵宴這混蛋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