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486章 被她耍了

-

二樓。

柳白鷺捂著嘴憋笑憋的直要岔氣,“這可真是狗咬狗了,精彩!”

下麵,楚恬恬被扇了耳光,引得咖啡館裡客人們紛紛看過去,瞬間捂著臉又急又慌,眼淚都掉了下來。

“我……我真的很小心,我也不知道鐲子是怎麼碎的……”

她急忙跪在地上卻撿摔碎的玉鐲,怎麼回事,剛剛她就是用力握了下,玉鐲就斷掉了?

“不是你弄碎的,難道是我弄碎的嗎?!明明放在盒子裡時還好端端的,你怎麼這麼冇用!”

黃茹月腦子嗡嗡響,玉鐲碎了,她怎麼跟封老爺子交代?

她氣怒的推了楚恬恬一下,見四周不少人在看,隻覺丟臉,狠狠瞪了楚恬恬一眼便推著輪椅離開。

楚恬恬忙將碎鐲子裝好,兩人拉拉扯扯的離開了。

直到上了車,黃茹月還在罵楚恬恬,楚恬恬自己也很慌,掉著眼淚辯解。

“伯母,我真的很小心的,玉鐲雖是易碎可我又不是大力金剛,怎麼會一個用力就給捏斷了呢?肯定是溫暖暖,是她還回來的就是一個壞鐲子。”

“你還敢狡辯,這可是封家的傳家寶,你……”

黃茹月剛剛忘記驗貨,現在就算找到溫暖暖,溫暖暖肯定也不認賬,責任不是楚恬恬的,就得是她的。

她訓斥著楚恬恬,突然想到什麼,猛的住口,拿過楚恬恬抱著的首飾盒,就慌忙去檢視裡麵的斷鐲。

仔細看過,黃茹月氣的差點一口血吐出來。

“溫暖暖這個賤人,被她耍了!這是假的玉鐲!”

當初,她將玉鐲交給溫暖暖時就拿假的坑了溫暖暖一次,溫暖暖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嘶!”黃茹月氣的不自覺握緊斷鐲,割破了掌心。

咖啡館。

溫暖暖和柳白鷺已經從二樓下來,手機響個不停。

溫暖暖直接掛了黃茹月的電話,拉黑後,纔看向柳白鷺,笑著道“替我給小飛發個紅包。”

那個假玉鐲就是龐飛照著溫暖暖發的照片,跑去買的,還做了點小處理,纔會那麼容易斷裂。

想必現在黃茹月一定焦躁又生氣,心裡還充滿了陰謀論,以為是她不準備歸還玉鐲,才這般。

可那玉鐲她就算是要還,還給黃茹月也是不放心的。

和柳白鷺告彆後,溫暖暖直接就往馬路對麵的醫院走去。

拐角處,卻有個戴兜帽的男人緊緊盯著她的背影,眼神凶狠。

男人的手機這時候正好響起,他拿出來看了眼,神情轉為柔和,忙接聽。

“小珊……”

“你到底有冇有進展!這都幾天了,你也太冇用了吧!還有,到底要我說多少次,不要再叫我小珊!我早就不是小珊了,我現在是雲家的小姐雲淮珍!”

聽筒裡響起雲淮珍煩躁的聲音,男人麵露無措和黯然,忙道。

“對不起對不起,你彆生氣。我一直盯著呢,隻是那個溫暖暖一直呆在醫院,根本冇靠近的機會……”

“我不管是什麼原因!我隻要結果!”

雲淮珍都快急死了,她雖然用了些小手段將雲淮遠手裡潭媽的照片給替換掉了,阻礙擾亂了調查的進展。

可這根本就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她要永遠頂替溫暖暖在雲家生活下去。

“我已經有計劃了!一定會給你除掉這個後患的。”

“你記得動手時用我給你說的那個人,他是個癌症患者,也冇和我直接接觸過,真被抓到也查不到我身上。”

男人立刻答應,雲淮珍說還要去看時裝秀便匆匆掛了電話。

那邊,溫暖暖回到醫院,還冇走到病房就見檸檸從封勵宴的病房門跑出來,上來就抱住了溫暖暖的腿。

“媽咪,爹地找你幫忙呢。”

溫暖暖想到封勵宴表白的事,覺得有些尷尬,她不想過去,忙笑著道“我去看妹妹,檬檬……”

“檬檬正讓田媽教她剪窗花呢,媽咪快快,爹地真的有事找你幫忙。”

檸檸撅著小屁股,使勁拖著溫暖暖往封勵宴的病房走,溫暖暖想到包裡放著的東西遲疑了下,便也無奈的妥協了。

門打開,病床上坐著的男人立刻便扭頭看了過來。

他眼神好似比從前更有攻擊性了,溫暖暖呼吸一窒,開口問他。

“檸檸說你有事找我幫忙?”

“媽咪,你走過去嘛,爹地受傷了,可虛弱了,說話聲音都小小的,你站這麼遠聽不到的!”

檸檸說著跑溫暖暖的身後,就跟小推土機一樣,推著溫暖暖上前。

看著終於走到了近前的女人,封勵宴和小朋友交換了個心照不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