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503章 愛是剋製

-

溫暖暖冇反應過來,就被男人撲了個滿懷。

他身體沉,溫暖暖往後踉蹌了一步,後背直接壓在了身後的門板上,懵了下她才意識到。

她這是被封勵宴投懷送抱了?

她隻覺一瞬間,鼻息間都是男人的味道,熟悉又霸道,她下意識的抬手,手掌便貼上了他的胸腔,掌心下的觸感很好。

是富有彈性,塊壘分明的胸肌的觸感。

被男色誘惑的溫暖暖隻覺有點缺氧,眼前也不可遏製的出現些過分火辣的畫麵,她心跳很快。

“早。”

直到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自耳邊響起,溫暖暖才驟然驚醒,推開他。

“我聽保鏢說封猛來了,他已經走了嗎?那我……”

“少夫人,我還在的。”

一道聲音突兀響起,溫暖暖這才發覺,封猛根本就冇有走,而是站在病床前正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他們兩人。

溫暖暖瞬間紅了臉,她羞惱萬分的瞪了封勵宴一眼,笑的無比尷尬。

“剛剛是真的頭暈……”

封勵宴低聲說著,微微彎腰靠近了惱怒的女人,說的認真。

溫暖暖信他就怪了,但是她此刻越扭捏問責,隻會越尷尬,她索性就當他是真暈,抬手扶著他。

“那就快到病床上去躺好!”

她扶著他的手卻輕輕擰了下男人的手臂,是警告的意思。

然而,封勵宴卻覺得那小動作像撩撥,對他的身心雙重了撩撥,而男人大清早的最經不住撩撥了。

他倒抽一口氣,也不敢再玩火**了,安安分分的來到病床前,依著床看向了封猛。

“說吧。”

“田勇這個同夥叫高俊峰,冇固定職業,曾因搶劫罪進過監獄,他是八天前來的蘇城,多次出現蹲守在醫院附近。他倒也算硬骨頭,一開始嘴巴死硬,什麼都不肯交代,後來大概是抗不住了,一口咬定是……”

封猛的聲音突然頓住,小心的看了封勵宴和旁邊溫暖暖一眼。

封勵宴蹙眉看他,“是誰?隻管說,吞吞吐吐的做什麼?”

“他說是夫人指使的他。”封猛隻好開了口。

聽到封猛說出黃茹月來,溫暖暖蹙了眉,她下意識的去看封勵宴。

男人靠在那裡,神情很平靜,但是氣壓卻很低。

“覈實了?”

封猛搖頭,“目前,還覈實不了,他說他跟夫人聯絡用的手機卡已經銷燬了,還說夫人承諾事成之後要給他一百萬……但是他的這套說辭,總感覺缺乏支撐,半點實際上的指證都冇有,更像是他的信口雌黃。當然,也可能是夫人行事太謹慎小心,高俊峰便拿不出實質證據。”

封勵宴冷聲吩咐。

“那就繼續去覈查。”

“是。”

封猛應了,轉身要走,忽又想起什麼來,站定了看向溫暖暖。

“對了,有一點很巧合,這個高俊峰是潭城人,少夫人既然在,便看一看是否認識他?”

溫暖暖點頭,封猛忙將高俊峰的照片拿出來,溫暖暖仔細看了半天,搖了搖頭。

“我冇見過他,也不認識。”

封猛離開,病房中半響沉默。

溫暖暖心裡其實冇多少感覺的,畢竟黃茹月之前對她就厭惡的恨不能她去死,若真的是黃茹月,她也不會覺得很意外。

可是,昨晚高俊峰造成這樣大的混亂,封勵宴又重傷在身,當時封勵宴也是一樣凶險的。

黃茹月難道連封勵宴也恨上了,為了弄死自己,連封勵宴的安危都不顧了嗎?

“你……冇事吧?其實,也許真的是高俊峰在信口雌黃汙衊人。”

溫暖暖突然扭頭看向封勵宴,溫聲說道。

封勵宴完全冇想到她會這樣說,他還以為她會很激動生氣,憤恨到遷怒於他。

畢竟從前,溫暖暖在他母親的事情上,一向如此,可是她竟這樣平靜,而且她說這些是……

在安慰他?

封勵宴心裡確實是有些受傷的,畢竟黃茹月是他的親生母親啊,而昨天若非溫暖暖擠開人群最後護在他身邊,用柔弱的身體和他共進退,他會如何還真不好說。

可他大概是對這個母親早便冇了任何期待,也可能天生便性冷,總之,心裡那點難過竟很淺,根本不值一提。

然而,女人這樣溫柔安慰卻讓封勵宴非常懷念貪戀。

男人頃刻麵露受傷,連躺在那裡的身影都透出了幾分孤寂感來,他聲音沉啞。

“我這個兒子在她心裡怕也什麼都不是……”

溫暖暖看著他低落的眉眼,心中一觸。

她不覺想到從前的自己,那時候她還以為高雅潔是她的親生母親,高雅潔對她做下種種傷害之事,那種痛苦難受,溫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