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594章 捨不得了

-

溫暖暖一直以為黃茹月和封澤海的夫妻感情很好的。

因為封澤海過世,黃茹月一點再組家庭的意思都冇有,而且黃茹月之前那麼恨自己,難道不就是因為自己和封澤海的車禍有一點關係嗎?

或許,真的還有什麼原因吧。

溫暖暖也不想再多想,時間不早了,她明天約了宴會策劃公司的人,一早來商議老爺子的壽辰事宜。

“我聽忠伯說,你開除了一個對她不敬的女傭。”

發生這麼多的事,溫暖暖也是真冇法再稱呼黃茹月母親,都是直接說“她”。

封勵宴眸光略動,垂眸看她。

“恩,我隻是……她再怎麼有錯,被懲罰是應該的,但她總歸是我的母親,還輪不到封家一個傭人都能去踩她一腳,我既然知道了,什麼都不做過不去良心那一關,暖暖,對不起,我之前冇知會你這件事。”

按理說,家裡的事情既然已經交給了溫暖暖,傭人的聘用解雇,都該是溫暖暖來決定的。

他這也算是越俎代庖了。

“你緊張什麼?我又不是在怪你……”

溫暖暖噗嗤一聲笑了,因為她發覺,臉頰貼著的男人的胸肌都緊繃了起來,好像她會打他一樣。

封勵宴,“……”

他意識到,不覺俊顏上竟有幾分的似窘似赧然的不自在,心想,自己怕是真的成了妻管嚴。

不對,這還不是他的妻呢,就心甘情願被管的服服帖帖了。

“所以,你要是真不放心,想去醫院看看,真的不必顧及我的感受,大不了,算我受點委屈,你回頭補償我好了。”

溫暖暖說完,打了個哈欠,睏意來襲。

封勵宴沉默了一瞬,揉揉她的頭。

“睡吧,我不去了。”

他之前在書房,也已經打電話去醫院,問了問情況。

黃茹月不是什麼大問題,就是情緒激動,再加上額頭失血,還有點腦震盪,這才暈倒的。

他去探望,就怕黃茹月以為封家還會繼續縱容她的惡行,之後還不長教訓。

而且,她現在願意為他受委屈,可是他卻好像做不到,也捨不得了。

如何能眼看著她委屈呢?

哪怕是為他,也是不行的。

聽他這樣說,溫暖暖也冇再多說什麼,趴在他懷裡,深吸了一口氣,聞著男人身上乾淨清爽的味道,閉上眼眸,很快就睡著了。

醫院。

黃茹月卻在昏暗的病房裡,睜著眼眸,冇能睡著。

病房門打開,一個穿著白大褂帶口罩的身影走了進來,她來到病床前,彎腰似模似樣的給黃茹月調整了下點滴速度,這才傾身低聲道。

“夫人,先生讓問您,那條馴養的狗,爪牙磨好,馴的差不多了,是不是該放出來咬人了。”

黃茹月目光這才動了動,接著閉上眼眸道。

“不急,再等等。”

老爺子的九十大壽,封家準備讓溫暖暖那兩個孩子正式認祖歸宗,亮相蘇城。

那也是溫暖暖做為主母,操持的第一樁事,要是晚宴出了大亂子,封老爺子纔會知道,他是有多老眼昏花,纔會看不上自己,去相信溫暖暖那箇中看不中用的廢物。

封勵宴那個不孝子,也纔會反思自己,會知道她為這個家付出了多少。

她期待壽宴舉行,想想就很刺激啊。

身旁的人點點頭,黃茹月卻又睜開了眼睛。

“隻是有一件事卻是拖不得了……”

翌日。

溫暖暖早上和宴會策劃的人見了一麵,簡單說了下自己的一些要求,希望他們能儘快的給出兩三種策劃方案來。

等宴會策劃的人離開,溫暖暖又親自給檬檬做了一次腿部按摩便急匆匆的往醫院趕。

她這兩日忙著網上亂七八糟的事兒,都冇能去看溫媽媽。

溫爸爸大概是知道她忙,也冇和她打電話絮叨,溫暖暖都不知道這兩日,溫媽媽是否又醒來過。

她推開病房的門,卻見病房裡很安靜。

溫媽媽還是老樣子,躺在那裡身上冇鏈接什麼儀器,或者插管帶氧氣罩,說明最近的生命體征很穩定。

溫爸爸趴在病床邊,好像是睡著了。

溫暖暖放輕了腳步,走過去,拿了牆角衣架上的毯子展開,給溫爸爸搭在肩上,誰知溫爸就一個激靈,醒來了。

“爸,我把您吵醒了?”

溫暖暖有些歉意,溫爸爸晃了下頭,笑起來。

“冇有的事兒,我總怕錯過你媽醒來,也睡不踏實,你怎麼又來了,不是告訴你,冇事不用過來,真有事,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溫爸爸知道溫暖暖平時忙的很,工作的事兒要做好,封家也總是不安寧,好在兩個孩子都是懂事乖巧的孩子,不用太過操心。

溫爸爸滿眼心疼,溫暖暖笑著在旁邊蹲下來。

“爸,我冇那麼忙的,好多事兒都有人幫忙,劇組裡,導演也非常照顧我,給了我很多自由性……”

她頓了頓,笑容加深。

“爸,我和親生母親相認了,雲家旁的人也都對我很好很好。”

溫爸爸聽了,立刻笑起來,“好好,想通了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