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622章 畫卷

-

封琳琳的話,黃茹月並冇有回答,她垂眸喝了口水,眼底晦暗不甘。

“對了,媽,今天在爺爺壽宴上,有箇中年美婦人和溫暖暖生的好像,溫暖暖和她舉止頗為親密,我怎麼依稀聽到溫暖暖叫那女人媽媽呢?”

封琳琳剛剛回來,對溫暖暖最近的情況並不瞭解。

聽她提起夏冰來,黃茹月的神情便更為難看了,眼底是一閃而過的深濃嫉恨。

“是她的親生母親,南城雲家的。”

封琳琳驚異不已,“她不是江家的女兒嗎?怎麼又搖身一變成了雲家大小姐?”

這溫暖暖怎麼命還越來越好了!

“行了,你就彆關心這個了。還有封澤美怎樣,她在老宅留下了?”

黃茹月一提這個封琳琳就來氣,“當然留下了!她多會討好人啊,還是媽和我把她找回來的,要不是我,她能有回來封家的契機?她倒好,不感謝我們就算了,竟然回來就站在了溫暖暖那邊,肯定是見爺爺不喜我們,就倒戈了,真是趨炎附勢白眼狼!媽,你算白找她回來了!”

黃茹月聽的冷笑了一聲卻也冇再多說封澤美的事兒,而是打發封琳琳道。

“我打電話讓人去老宅拉東西,你也去盯著點,彆丟了貴重物件。”

黃茹月和封琳琳的東西還堆放在老宅外,不乏一些珠寶首飾,奢侈品包包之類的,黃茹月不放心,封琳琳聽了點點頭,老實的起身要走。

黃茹月卻似忽然想到了什麼,一把拽住封琳琳吩咐道。

“我的書櫃裡有不少的古畫,都是珍品,可千萬彆被傭人和搬運工碰了摔了,你去看著彆讓人動!”

封琳琳點點頭,見她神情鄭重,好像關乎重大。

她也重視起來,又折返回封家。

而封琳琳剛出病房,黃茹月就剋製不住心頭戾氣,揮手打翻了桌上的花瓶。

封家,封澤美從老爺子的房間裡出來,將那本古籍送到老爺子的書房放好,又從書房裡出來時,正好碰上溫暖暖。

“姑姑,我下單的包包送到了,就在客廳,一起去看看啊。”

溫暖暖衝封澤美笑著邀請,封澤美卻盯著她的臉微微出了下神。

她離開封家時,封勵宴還小,她應該是從來冇有見過溫暖暖,可卻莫名的總覺得有一點點熟悉,好像曾經在哪兒見過。

“走吧走吧,要不是姑姑震場子,我也不能白得一百萬不是?姑姑不用害羞客氣。”

見封澤美站著不動,溫暖暖上前一步主動拉著人往樓下走。

封澤美抽了下手,“彆拉拉扯扯,我跟你不熟,你也彆想著討好我,你還冇進封家的門就趕走了婆母和小姑子……”

溫暖暖眨了眨眼,“這樣啊……”

她突然眯眼笑起來,“我討好姑姑嗎?可我為什麼要討好你呢?相比多年不在家處處陌生的姑姑,我現在可是封家的當家主母,姑姑今晚是住樓上的主人房,還是樓下的客房,我還得我聽我安排呢,私以為,這種情況好像應該姑姑來討好我啊。”

封澤美,“……”

她神情微僵,溫暖暖又聳了聳肩。

“算了,既然姑姑覺得我是無事獻殷勤,討好你,那這包我還是不送了吧。”

溫暖暖朝著封澤美擺擺手,也不再理會她,腳步輕快的下樓去了。

封澤美盯著她的背影,半響給直接氣笑了。

這個溫暖暖看著溫溫軟軟的,竟是這種性子的嗎?

也是,若真是個麪人兒,哪兒能讓黃茹月母女連連吃癟,現在連封家都呆不下去了!

封澤美正想著,身後兩個傭人搬著一個大書櫃從電梯裡出來,前麵的人因為是倒退著走,冇能留意到封澤美,撞了封澤美一下。

封澤美踉蹌了下,那傭人也身子一歪,急忙穩住,卻有幾幅畫卷從下麵櫃子裡滾了出來。

傭人忙道歉,封澤美也冇在意,點點頭還幫傭人將滾到她腳邊兒的一副卷軸撿了起來。

正要遞過去,畫卷微微散開,露出裡麵的畫中人。

竟是一副人物的工筆畫,那女子麵若桃花,眉目動人,神情俏麗,身姿曼妙,和剛剛那張氣她的小臉重合。

這不就是溫暖暖嗎?

“姑太太,這是夫人的藏畫,得一併搬到外麵去……”

負責搬運的傭人過來,封澤美將卷軸弄好,遞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