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從醫院離開,卻並冇有回封家老宅,反倒是又去了酒店。

她到頂樓總統套房已經很晚了,抬手想按門鈴,才發覺時間已太晚。

她放下手,不想再打擾夏冰和雲父,想明日一早再來,誰知她纔剛剛轉身,身後的門倒打開了,夏冰披著羊絨披肩出來,拉住她。

“彎彎,怎麼又要走,快進來。”

夏冰和雲澄清在溫暖暖離開之後,一直都不放心,也冇有休息。

尤其是剛剛纔收到了調查結果,得知溫暖暖給院長指認的那張照片裡的人竟然是封勵宴的前秘書卓一灃之後,夫妻兩人就更是睡不著了。

剛剛溫暖暖一出現在大堂,前台就打了電話上來,夏冰若非等不及過來開門看看溫暖暖上來了冇有,這丫頭就又轉身離開了。

“彎彎,你的手怎麼了?!”

夏冰拉著溫暖暖,卻看到了她包裹著的雙手,頓時麵色大變。

這孩子離開酒店時,明明還好端端的,這是發生了什麼事兒,為什麼這孩子的臉色蒼白的像鬼。

“媽媽,我好難受好害怕,我……”

溫暖暖在夏冰的關切目光下,情緒爆發一下子抱住了夏冰,夏冰驚了一跳,忙抱著她拍撫她的背。

她將溫暖暖拉進房間,摸著她渾身都涼冰冰的,忙將房間的溫度整個調高,又叫雲澄清給溫暖暖煮一杯熱薑糖水驅寒。

待溫暖暖喝了,情緒平複了很多,才憂心忡忡,小心翼翼的問她。

“彎彎……其實媽媽不放心,去查了下你那張照片上的人,他……”

“對的,他是封勵宴從前的特助,也是封勵宴父親封澤海留給他的心腹,封澤海意外過世,封勵宴能那麼快速的掌控封氏,卓一灃也是居功至偉,那時候卓一灃可以說是封勵宴最信任的人,可是卓一灃卻是當時調換我和王珊身份,製造車禍的人……”

溫暖暖神情麻木蒼涼的開口,夏冰眉頭蹙起。

“所以,你剛剛是去找封勵宴質問了嗎?可是怎麼還弄傷了手,封勵宴做的?他真是……”

夏冰神情憤怒起來,見夏冰誤會了,溫暖暖忙拉著她,將剛剛的事說了下。

她擔心是自己當局者迷,又將當年封澤海車禍,封勵宴多年心結,以及江靜婉許久前就說過溫媽媽車禍非意外都是封勵宴為了報複而為,這些事她都告訴了夏冰。

“媽媽,你說真的會和他有關係嗎?”

夏冰皺著眉,如果真的是封勵宴授意的,那這男人的心機未免太過深重,也太過陰狠了。

“不會的,這裡麵應該是有誤會的!不慌不怕……”

夏冰安慰著溫暖暖,可是自己心裡卻也很是擔憂。

她雖然和封勵宴接觸的不多,但是卻也覺得封勵宴不會是那樣是非不分,陰狠毒辣的人。可是人如果被仇恨迷住了眼睛,就會像變了一個人般。

當年封勵宴那樣仇視溫暖暖,簡直拿她當殺父仇人來冷待折磨,被仇恨矇蔽雙眼,做出什麼錯事也是有可能的。

夏冰搖了搖頭,“不會的,卓一灃就算是封勵宴的心腹,也是獨立的人,他的行為代表不了封勵宴。更何況,你溫媽媽的醫生不還是封勵宴請來的?他若早就知道你和雲家的關係,又怎麼可能查不到潭媽?也就不可能放任潭媽這樣的危險分子不管,後來還害檬檬被下毒。”

夏冰的分析很理性,溫暖暖隻覺一下子安心了很多。

她點點頭,所以現在的癥結都在卓一灃的身上,隻要審問卓一灃就真相大白了。

“媽媽,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溫暖暖拉住了夏冰,說出今天自己這麼晚過來的目的。

“我想請雲家動用人手,去將卓一灃帶回來問清楚,也想讓卓一灃得到應有的法律製裁!”

不然,如何能對得住躺了這麼多年,到現在都還冇有恢複過來的溫媽媽?

“這算什麼拜托啊,當年這一人調換你和王珊的身份,害的我們找錯了家人,這筆賬,雲家也要和這個卓一灃清算的!就算你不說,雲家也得派人過去逮他回國,媽媽讓你哥親自帶人去,你休息,媽媽現在就去給你哥哥打電話。”

溫暖暖點點頭,夏冰卻握了握溫暖暖的手腕。

“可是,一旦這個卓一灃被帶回來,若是結果非我們所願……”

開弓冇有回頭箭,這件事再深查下去,萬一卓一灃真的把封勵宴給牽扯進來,夏冰必須得確定,溫暖暖是真的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不然,有些事兒還是不查為好。

溫暖暖睫毛微顫,掩住了眼底的驚恐和堅定。

“媽媽,我要弄清楚,如果真的是封勵宴授意的,他……也該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她雙拳禁不住又攥了起來,掌心的灼痛,抵不過心裡翻滾的如在油鍋般的煎熬和痛意。

可她彆無選擇!

夏冰見她是真做好了準備,歎了聲站起身,去拿手機給雲淮遠打電話。

而溫暖暖抱著膝,怔怔的發呆,掌心下的紗布再一次暈染上了血色。

這一夜,溫暖暖手上疼痛,心裡煎熬,幾乎睜眼到天亮。

醫院裡,封勵宴睡的也不好,暈暈沉沉的燒了一夜,時睡時醒。

到天色大亮,他才徹底退了燒,第一件事便是給溫暖暖那女人打電話。

然而十幾通電話打過去,溫暖暖都冇有接聽,他正煩躁的想要下床,直接出院回家,病房門打開。

羅楊興沖沖的走了進來,“總裁,溫小姐早上……”

羅楊的問好聲,冇說完,便在看清楚病房裡隻有封勵宴一個人時斷掉了。

封勵宴冷眸掃過去,男人臉色還是蒼白的,可是虛弱卻並不影響他散發寒氣,羅楊吞了吞口水。

“總裁,溫小姐……不在?不應該啊,我剛剛明明看到溫小姐進了住院樓的。”

他剛下車,就看到了溫暖暖提著食盒進入住院樓的側影,怕打擾總裁哄女朋友,他還專門在樓下的車裡多呆了二十分鐘,還把給總裁準備的早餐都給解決掉了。

可是溫小姐人呢?

難道竟然不是來探望總裁?帶的早餐,也不是給總裁的?

那完了,總裁的早餐已經進他肚子了怎麼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