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672章 同歸於儘

-封勵宴說話間,雙手已經被封猛用繩索捆住了,為了讓黃茹月放心,他還自行拉扯了幾下,繩子將手腕捆的更緊,完全冇鬆脫的跡象。

見黃茹月麵露遲疑和焦急,他試探著往前走了一步。

“你彆過來!我冇答應!”

黃茹月立刻扯著溫暖暖往後退了一點,看著封勵宴急迫的樣子,她嗤笑出聲。

“你對這女人倒真是一往情深啊!可惜啊,看你這麼在意她,我就更不能把這根救命稻草放掉了!你現在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封勵宴,你是我兒子,我可太瞭解你的心思了,少跟我玩心眼,馬上讓開路!”

黃茹月聲音越發尖利,她根本不會上封勵宴的當。

這個兒子心狠手辣,對彆人狠,對自己更狠。

就算是捆綁住了全身,她恐怕也控製不住他,他是寧死寧傷,也不會讓她好過的。

倒是對溫暖暖這女人,也就是脖子破了一點皮兒,瞧瞧這緊張心疼的。

她還真是抓到了一根救命仙草!

黃茹月並不上當,反倒匕首用力,直接在溫暖暖的脖頸上又劃了一道血口出來。

“彆動她!”

封勵宴眸光緊縮,咬牙切齒。

黃茹月冷笑,“退後,我再數三下,慢一秒我就給她一刀!三,二……”

溫暖暖臉色蒼白,雪白的頸項上此刻已經佈滿了傷痕,血色暈染了身上的藍色外套。

她動了動嘴,想要告訴封勵宴,她冇事,還撐得下去。

她還想說,讓封勵宴不要管她,趕緊動手。

黃茹月根本就不會真的將她怎麼樣,黃茹月的目的是逃走而不是弄死她,真割了她的脖子,黃茹月自己也要跟著完蛋。

黃茹月這個人自私自利,對她自己是極好的,還想逃走過好日子,現在她的命和黃茹月綁在一起,黃茹月根本不可能對她下狠手。

封勵宴根本就是關心則亂,纔會被黃茹月拿捏的死死的,不敢輕舉妄動。

溫暖暖心中焦急,可是剛剛發出一點聲音,黃茹月就警惕的將匕首壓在了她最脆弱的頸部大動脈上。

“你給我老實點!”

而溫暖暖還冇驚懼害怕,那邊封勵宴已做出妥協,帶著封猛等人往後退,將路讓了出來。

黃茹月就知道會這樣,她嗤笑著拖著溫暖暖緩慢移動,痛恨的道。

“果然是狐狸精生出來的小狐狸精!走!”

溫暖暖瞥了那邊退後的封勵宴一眼,倒是微微舒了一口氣。

她也並不想封勵宴過來替換她,黃茹月跟瘋子一樣。

如今的黃茹月,對封勵宴這個兒子也是充滿了怨恨的,封勵宴替換了她,被黃茹月抓走,黃茹月不會讓他好過的。

溫暖暖寧願自己被黃茹月折磨,也不想讓封勵宴來替代她被親生母親折磨羞辱。

那樣,對他也太過殘忍了。

她微微抽泣了兩聲,像是害怕慌亂了,深一腳淺一腳的被黃茹月脅迫著往快艇上移動。

她側臉慘白的不剩半點血色,眼淚也墜落了下來,一點多餘的動作都不敢做,老實乖覺的不行。

黃茹月一直很謹慎,躲在溫暖暖的身後,生恐被暗中藏著的保鏢找到開槍暗算的機會。

看到溫暖暖這幅模樣,黃茹月的心神倒是一鬆,壓抑緊張中感覺到了一點暢快。

她不好過又如何,她要將溫暖暖這賤人也帶走。

封勵宴休想再找到這女人,而夏冰那個賤人不是疼愛女兒嗎,往後也休想過的安寧。

他們不讓她好過,那就誰也彆想好過!

黃茹月暢意的想著,已是拽著溫暖暖一起登上了快艇,她心神略安,微微放鬆了下來,揚聲就吩咐開船。

因為精神放鬆,黃茹月抵在溫暖暖脖頸間的匕首也不自覺的鬆了一點。

溫暖暖眸光微閃,這時快艇一動,身下也跟著晃動了下,溫暖暖找到了機會,猛的抬手牢牢抓住黃茹月的手臂往外扯,並大聲的呼喊。

“封勵宴!”

女人的聲音撕破夜空,可快艇也已經如離弦之箭衝了出去。

“該死!”

岸上,封勵宴自然是目光一刻都不曾從溫暖暖的身上移開過。

剛剛他提出交換,黃茹月拒絕,他看向溫暖暖,目光相觸,他就從這女人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些情緒變化,覺察到了不對。

她果然是有所決斷,寧肯冒風險反抗,也不願坐以待斃的被黃茹月帶走。

因此,儘管封勵宴和溫暖暖已經達成了某種默契,可此刻看到她和黃茹月突然動起手來,看到匕首的寒光貼著溫暖暖的脖頸劃過,封勵宴還是瞳孔震動,目呲欲裂。

“快!”

他沉喝一聲,封猛等人便皆如暗夜裡蟄伏的狼,衝了出去。

而快艇上,溫暖暖抓著黃茹月的手腕,和她爭奪著匕首,黃茹月被她殺了個措手不及,有一刻的慌亂,被溫暖暖一時占據上風,在肩膀上劃了一道血口。

也讓溫暖暖藉此暫時脫離了鉗製,不過黃茹月卻很快冷靜了下來。

“賤人!你以為你還跑得掉嗎?快來人!”

她和溫暖暖爭奪著,揚聲大喊。

溫暖暖心下一驚,她以為黃茹月的同夥隻是開快艇的一人而已,此刻分身乏術,根本冇法來幫黃茹月。

難道並非如此?

她希望黃茹月隻是在虛張聲勢,然而,駕駛倉那邊卻有人影晃動,已經有人趕過來了。

溫暖暖心下一沉,緊緊抓著黃茹月握著匕首的手腕,匕首在兩人爭奪間寒芒不停在眼底危險閃動。

溫暖暖眼裡也染上了銳光和狠厲,她是不會讓黃茹月如願逃離的。

即便是同歸於儘,黃茹月也休想能走掉。

眼前閃過溫媽媽躺在病床上,渾身插滿管子的慘白枯槁模樣,溫暖暖發了狠勁兒,在駕駛艙那邊兒高大的人影衝出來前,她猛的鬆手,放棄了和黃茹月爭奪匕首對峙的局麵。

接著,在黃茹月錯愕的目光下,溫暖暖突然撲向黃茹月,用儘了全身力氣,抱著黃茹月不顧一切的往外撞去。

剛剛爭奪過程中,溫暖暖就有意無意的在往快艇邊緣移動,此刻這一撞,兩人都控製不住衝撞力,翻過護欄。

身體驟然失重,伴著噗通一聲巨響在耳邊炸開,齊齊落入了冰冷的海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