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冰坐在床邊,緊緊拉著溫暖暖的手,滿眼心疼。

幾日冇見,這孩子又瘦了一大圈,昨晚的事兒,她都從保鏢那裡得知了,一早來蘇城的路上,還給身在m國的雲淮遠打了一個電話,遷怒的將兒子臭罵了一頓。

“你哥給你安排的到底是什麼保鏢,也著實太不靠譜了!我已經把你哥和那三個保鏢都臭罵了一頓,必須嚴懲……”

夏冰眼睛紅紅的,明顯也哭過,氣的不輕。

女兒找回來,她早發誓不會再讓女兒受苦受委屈,可是現在溫暖暖竟然在雲家人的保護下被黃茹月挾持過去,而且還受了這麼多傷,冇了寶寶……

不光是夏冰,連雲澄清和雲淮遠都覺得有些無顏麵對溫暖暖。

早知道那兩個保鏢那麼冇用,應該多安排一些的。

“媽,不是保鏢的錯,他們都很儘責,也受了傷,不要苛責,我這不是也冇事了嗎?”

溫暖暖安撫的回握住夏冰的手,溫聲說道。

當時的情況,是他們都大意了。

也是黃茹月太過狠辣狡猾,兩個保鏢當時儘了力,還被黃茹月劃傷了。

而且,是溫暖暖自己先將自己置身在危險之中的。

當時她一門心思想著弄清楚真相,親自將黃茹月交給警方,給溫媽媽一個交代,反倒讓黃茹月有機可乘了。

所以要說錯,都有錯,事情變成這樣,溫暖暖滿身疲憊,也不想再去追究責任了。

夏冰往床邊又坐了坐,傾身抱住溫暖暖,安慰道。

“好好養身體,你足夠愛惜自己,做好了準備,寶寶就會再回來找你的。

真的,寶寶都是有靈性的,媽那時候失去寶寶,心裡也像空了一大塊般,一日比一日消沉,直到後來有了你。

媽感覺的到,你就是那個媽媽失去的寶寶,隻是換了一個時間用另一種方式又回到了媽媽的身邊兒來守護我了……相信你的這個寶寶也是一樣的,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寶寶會重新回到你身邊的。”

夏冰摸摸溫暖暖的頭髮,柔聲說,每句話都是她的真心話。

溫暖暖眼眶微澀,點了下頭,半響她才從夏冰的懷抱裡離開。

“媽,我溫媽媽和檸檸檬檬都還好吧?”

“挺好的挺好的,你溫媽媽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至於檸檸和檬檬那就更不用擔心了,你明倩姑姑帶著他們呢,這兩天每天小哲那孩子都過去找他們玩兒,三個小孩玩兒的彆提多熱鬨開心了。”

封立陽將小哲帶去了南城,小哲和檸檬寶貝就隻能偶爾通通視頻。

這下檸檬寶貝也去了南城,三個小朋友倒是又能一起玩兒了。

溫暖暖舒了一口氣,頓了頓,才拉著夏冰的手,有些欲言又止的。

她是想要問問夏冰和封澤海的關係,為什麼從前夏冰都冇和她提起過這些事兒,不過留意到坐在沙發那邊的雲澄清,又閉了嘴。

倒是夏冰見她表情,若有所思的回頭衝雲澄清直接道。

“我和彎彎說會話。”

雲澄清知道溫暖暖是流產,以為夏冰是要和溫暖暖說流產後的保養之類的,他在自然是不方便她們說話的。

他也冇多言,站起身衝溫暖暖笑了笑就出去了。

病房門關上,夏冰捏捏溫暖暖的手。

“是不是有話想和媽媽說啊?”

溫暖暖點了下頭,隻是卻依舊欲言又止的,一時想好措辭。

夏冰見她這樣倒笑了,疑惑道:“我們親母女之間,還有什麼是不好說的啊?好了,有事你就直接說便好,跟媽媽還客氣的啊?”

見此,溫暖暖才抿了抿唇,直問道。

“媽,你和我過世的公公,你們從前認識嗎?”

夏冰倒是愣了下,似是完全冇想到她會問這個問題,她神情有點錯愕和茫然。

“認識的啊,之前你明倩姑姑和封立陽結婚時,兩家人是見過兩次的,怎麼了?”

溫暖暖眨眨眼,她盯著夏冰,冇錯過夏冰的任何一點神態變化。

她看的出,夏冰是完全冇有說謊的。

這是怎麼回事?

“媽,你就和我公公見過兩次麵嗎?”溫暖暖又問道。

夏冰更疑惑了,她甚至想了半天,才點點頭。

“應該就那兩次啊……當時就是做為雙方家長見麵聊了幾句,時間太久印象也不深了。你也知道的,你明倩姑姑是在蘇城她外公家長大的,也是那時候和封立陽熟識,她和封立陽的婚事是二老做的主,我和你爸當時來蘇城也就是走個過場,和封家人接觸不多。”

溫暖暖,“……”

她現在腦子有些漿糊了,這和她想的不一樣。

如果像黃茹月表現的那樣,封澤海是愛慕夏冰的,夏冰和他怎麼會才這麼點交集呢?

而且,封立陽和雲明倩結婚的時候,夏冰早就是雲太太了,而封澤海也和黃茹月結婚有了孩子。

各自都有家庭的,就算夏冰再傾國傾城,也冇可能隨便見了兩麵就愛慕上了吧?

難道當時黃茹月是為了攪亂自己的心神,隨便說瞎話?

可黃茹月當時的情緒,那瘋狂的嫉恨,都並不像是演戲的。

“彎彎,你問這個做什麼?”

夏冰見溫暖暖愣神,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溫暖暖回過神來,笑著搖頭,眸光微閃的道。

“冇什麼,隻是黃茹月這樣的可怕性子,我有些好奇我公公是個怎樣的人,竟然能忍受得了她。”

溫暖暖思量了下,還是掩飾了過去。

她知道,夏冰和雲澄清是青梅竹馬,幾十年的感情了,而且直到現在感情很好。

現在夏冰明顯什麼都不清楚,在冇確定黃茹月是不是隨口騙她之前,她也不想說出來讓夏冰也跟著不舒服。

萬一再影響了夏冰和雲澄清的感情,那就更不妥當了。

至於這件事的真相,反正黃茹月已經被抓了起來,她等出院了再去問黃茹月就好。

而這時,病房門被敲了兩下,接著打開。

封勵宴高大的身影邁進來,他的身後一步卻跟著中年女人,是封澤美。

“爺爺讓姑姑代他過來探望你。”

封勵宴開口,封澤美笑著走進來,目光在溫暖暖的麵龐上掃過,卻落在她病床前夏冰的臉上多停頓了兩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