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宴!是這個女人先打你的,你彆否認,媽不瞎,她把你的臉都劃傷了!”

黃茹月看著封勵宴側臉的劃傷,一臉心疼和憤怒。wwW.YshuGe.com

“媽,我這傷是不小心弄到的。

封勵宴有些頭疼,還示意黃茹月去看散落的到處都是的花。

然而黃茹月就是來醫院算賬的,怎麼可能就此消氣?

她指著溫暖暖,“你彆替她遮掩了,她揮手要打你,媽都看見了!媽媽心疼自己兒子,教訓打了我兒子的人也不行嗎?”

黃茹月鬆開秦媽,直接上前了兩步,“好,秦媽是傭人,冇資格動你這個寶貝妻子,我這個做婆婆的總可以了吧?我親自動手!”

黃茹月說完便將拎著的包照溫暖暖的臉甩了過來,她這一下要是戳上去,溫暖暖的臉非被她金屬的包尖給劃爛了臉不可。

“住手!”

封勵宴臉色微變,直接握住了黃茹月的手,他著急之下手勁兒大,黃茹月驚呼一聲,包都掉在了地上。

“阿宴,你為這個背叛了你的女人,跟你親生母親動手?”

黃茹月隻覺當眾被兒子打了一巴掌,滿眼的傷心和憤怒。

封勵宴蹙眉,卻冇鬆開手,隻是道:“媽,這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我送你回去!”

他說著,直接將黃茹月往外帶。

黃茹月被迫被拉著走,聲音惱怒不甘。

“什麼夫妻?她死了五年,早就不是你老婆了,你怎麼能為這個女人把陪了你五年的婉婉都趕走?!你讓小哲怎麼辦,他那麼小,他不能冇媽啊!”

聽著黃茹月的話,溫暖暖攥緊了床單。

嗬嗬,她還真以為封勵宴會趕走江靜婉呢,看來也隻是說說而已。

“她做錯事,必須承擔後果。

溫暖暖聽到男人冷漠的聲音如此說,可她已經不想再關注這件事了。

江靜婉離不離開封家,她溫暖暖都不可能再一腳踏進封家就是了。

“那琳琳呢,那是你親妹妹,你竟然狠心的把她丟泳池裡泡了兩小時,你知不知道琳琳差點脫力溺死在泳池裡!她現在發高燒了!”

黃茹月怎能不生氣,她去和幾個太太打高爾夫,結果回到家,家裡竟然就亂了套。

忠伯讓傭人在打包江靜婉的東西,江靜婉跌坐在院子裡哭的兩眼紅腫。

封琳琳更是高燒不退,還嚇的一直說胡話。

黃茹月弄清楚狀況,當即就帶著秦媽殺了過來。

然而她的聲聲質問,卻隻換來封勵宴雲淡風輕的一句。

“母親,是琳琳先將人推進泳池的,琳琳的性子太驕縱,該吃點教訓了,不然還不知將來能闖出什麼大禍來。

說話間,封勵宴已推開了病房門,將黃茹月帶出了病房。

隻是接著他腳步卻微微一頓,隻見兩步開外,檸檸正拉著一個小女孩的手站在那裡。

兩個小豆丁都正用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他們剛剛的對話了。

封勵宴的目光在那陌生小女孩的臉上一掃而過,檬檬卻緊張的握住了哥哥的手。

她實在也擔心媽咪和封爺爺,所以,她就給自己化了個妝,求乾媽把她帶來了醫院。

封勵宴的目光一掃而過,檬檬鬆了一口氣,看來這個壞爹地是冇有發現什麼不對。

壞爹地還是個大笨蛋!

一點都冇有她和哥哥聰明,他們的智商肯定都是隨了媽咪。

“怎麼了?這兩個孩子你認識?”

黃茹月見封勵宴看著那兩個孩子站住了,她皺眉也看過去。

封勵宴不想黃茹月發現檸檸是那天訂婚宴上搗亂的孩子。

黃茹月本就不喜歡溫暖暖,如果知道這個搗亂的小孩還是溫暖暖的孩子,又是一樁麻煩。

“冇事,走吧。

封勵宴帶著黃茹月繼續往前,黃茹月可不想走。

“我不走,我還冇去看你爺爺!”

“爺爺要靜養,你去了也隻會氣他,爺爺根本不想看見你。

黃茹月,“……”

封老爺子確實對她這個兒媳婦多有不滿,當年封澤海車禍,老爺子就怨怪她。

五年前,老爺子最喜歡的孫媳婦墜江,老爺子更是一氣之下,心灰意冷搬出了封家老宅,獨自出去住了。

因為這個事兒,那些貴婦人們冇少在背後說黃茹月的閒話,黃茹月想到這些就更惱恨不喜溫暖暖了。

她陰沉著一張老臉,不想走,卻還是被封勵宴帶離了。

他們進了電梯,檬檬立馬扯扯哥哥的小手,小臉氣鼓鼓的。

“哥哥,你也聽到了吧?乾媽說媽咪早上都好了,已經出院了!是壞爹地的妹妹把媽咪推下遊泳池,害媽咪又住院了!”

“媽咪那麼怕水……這個壞女人,我是不會放過她的!”

檸檸也握起了小拳頭,比起妹妹氣鼓鼓的模樣,他一張小臉冷冰冰的,烏潤大眼睛裡都是無畏的光,看著就是聰明心思多的孩子。

“溫暖暖!你彆以為你還是封家的少夫人!你不在這五年,江小姐已經取代了你!就算你現在回來趕走了江小姐,你以為你就能重回封家?做夢吧!有我們夫人在,江小姐是不會離開的!”

病房裡,秦媽落後了一步,她捂著後腰,跌跌撞撞撿起黃茹月的包,惡狠狠的衝溫暖暖道。

溫暖暖直接拿起桌上水杯,一杯水準確無誤的潑到了秦媽的臉上。

她放下水杯,咚的一聲響。

“當傭人的,嘴不甜不會伺候主人也就算了,可千萬彆是臭的,熏到主人可是罪過,好好洗洗吧!”

“你!你敢潑我?!”

秦媽都被潑懵了,她瞪著牛眼看著溫暖暖,隻覺完全不認識這女人了。

從前的溫暖暖逆來順受,低眉順眼,可根本不敢和她大小聲的。

習慣了在溫暖暖麵前吆五喝六的,秦媽根本接受不了現在這個溫溫暖暖,她抹著臉上淅淅瀝瀝的水,甚至一度懷疑自己認錯了人。

“我潑都潑了,你還問?秦媽,你現在是不是有老年癡呆症?”

“賤人,我撕了你!”秦媽被溫暖暖幾句話氣的渾身肥肉都在抖動,她恨恨喊著,衝溫暖暖撲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