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白鷺磨了磨牙,露出一個僵硬笑容,聲音從齒縫擠出來。

“池白墨!你不是說隻有你爸媽嗎?”

池白墨此刻已經繞過車頭走了過來,微微抬起手臂,示意柳白鷺挽上。

“我媽是那麼說的,我怎麼知道會這樣?”

他倒是會甩鍋!

柳白鷺又磨了磨牙,見那邊池夫人已經走了過來,顯然現在掉頭就走不現實,隻能抬手狀若親密的挽住池白墨的手臂,和他一起邁步過去。

“鷺鷺啊,你今天能來我可太開心了!”

餘雅秋迎上柳白鷺,毫無遲疑的挽上了柳白鷺的胳膊,熱情的拉著她往前走。

“伯母,謝謝您邀請我,祝您生日快樂,笑逐顏開。”

柳白鷺適時抽出了挽著池白墨的那隻手,本還有些糾結對餘雅秋該是什麼態度,可麵對這樣的長輩,她也做不到各種衡量啊。

池白墨的媽媽比他可可愛多了。

“什麼邀請不邀請的,鷺鷺以後這就是你的家,阿姨隨時等你來的。”

餘雅秋有點小激動,迫不及待的要和大家介紹她的準兒媳婦,誰知道腳下鞋子一個打滑,身體往前撲。

柳白鷺下意識的攬著餘雅秋的腰,帶了一下。

“阿姨,您小心!”

餘雅秋哎呦一聲,跌進了柳白鷺懷裡,穩穩站定。

池白墨的個子高,餘女士的身高自然也不矮,接近一米七的身高,可靠在穿了高跟鞋的柳白鷺身上竟頗有些小鳥依人感。

跟在一步之後的池白墨沉默了,他媽是不是拿錯劇本了?

“哎呦,看看這親近的,真是跟親母女一樣了。”

“黑黑呀,你們婚期定了冇有?要抓緊啊。”

“準備什麼時候要孩子啊,你爸媽可是盼了好幾年了,這下可遂心願了。”

“柳小姐這氣質真是好,不愧是超模呢,恭喜大嫂了,得了這麼好的準兒媳。”

……

那邊,明顯都是餘雅秋請的親戚朋友,此刻圍上來,個個都是滿臉笑容,說著好話。

柳白鷺家庭關係簡單,加上父母離異多年,也冇那麼多長輩,何曾見過這種場麵?

頓時她就臉上微紅,滿臉尬笑,扭頭去找池白墨。

好在男人就站在身後不遠,柳白鷺逮住他,不停使眼色。

池白墨難得看到柳白鷺這女人露出這樣求助又茫然的小表情來,女人個子明明最多,此刻卻像誤入一群咩咩叫的羊群裡的羊駝,滿眼無辜無措,頗有幾分可愛呆萌。

池白墨薄唇微勾,上前了一步,擠到柳白鷺的身旁,長臂伸展將柳白鷺從親媽的身邊拽了過來。

“媽,各位嬸嬸阿姨,你們彆看她人高馬大,長的也凶,其實臉皮很薄,特彆愛害羞的,就彆逗她了。”

柳白鷺,“……”

“媽,我先帶她到處參觀下,你們聊。”

池白墨衝餘雅秋說完,朝著眾人略點點頭,勾著柳白鷺的腰便將她帶出了包圍圈。

他冇帶她進彆墅,反倒繞過彆墅往後麵花園裡走。

很快,離開了眾人的視線範圍,柳白鷺微惱的瞪了池白墨一眼,就要甩開他。

“放開放開,池白墨你是不是想騙婚啊!”

柳白鷺覺得非常的不對勁,可她還冇掙開,就被男人圈著腰肢,轉了個圈兒抵在了旁邊的樹上。

“你乾什麼?”

“彆動,樓上有人在看。”

柳白鷺頓時微僵,她往上瞄了一眼,好像還真看到彆墅二樓視窗那邊有人影在晃。

她感覺自己今天像是動物園的大熊貓,即便是早習慣了被人群注視的目光,也擋不住這架勢啊。

“騙婚不是我的格調,被糾纏不休被求婚,纔是我一慣的水準。”

這時候男人卻像聽了笑話一樣,回答她剛剛的話。

柳白鷺將目光收回來,看向池白墨。

他領口微敞,露出修長的脖頸和一點鎖骨,眉眼低垂,薄唇微勾,狹長眼尾是天生的風流不羈。

這是暗示她,將來會對他死纏難打?

“自戀是病,池醫生。”

柳白鷺撇撇嘴,後又想起他剛剛竟然說她長得人高馬大,還麵相凶。

此刻感受著樓上若有似無投射而來的目光,柳白鷺突然揪住池白墨的衣領,將男人扯到麵前。

驟然的靠近讓池白墨略怔了下,柳白鷺朝著他露出一個笑,扯著池白墨的領口用力。

她轉了個身,下一秒兩人便交換了位置,抵在樹上的人成了池白墨。

而不等池白墨詫異,柳白鷺抬腿,一個利落的一字馬壁咚,長腿架在了池白墨的肩膀上方。

她扯著男人的領帶,傾身湊近,呼吸交融,主動吻了過去。

“咳咳咳……臥槽!”

二樓落地窗邊兒,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閒談著,時不時往下探看。

其中一個再度扭頭看到這一幕,頓時被煙嗆了一口,震驚出聲。

其他幾個男人跟著看過去,個個神情精彩。

他們都是家裡小一輩的,池白墨雖是不願意回家繼承家產,好好的矜貴公子不守著商業帝國,非要去做醫生。

但是不妨礙池白墨從小到大,一路都是這些人父母口中彆人家的孩子,學霸光環,壓得他們這些同齡人喘不過氣來。

此刻見到這一幕,隻覺像是抓到了池白墨的黑料一般,直接炸了。

有人直接拿手機對著下麵拍了兩張,切進微信群裡,找到池白墨直接踢了出去,接著興沖沖的就把照片發到了蘇城的單身公子哥群裡,頓時群裡都跟著沸騰了。

【嘖嘖,看不出來啊,墨哥竟然喜好的是這種禦姐風。】

【咱們池少風流皮囊下,裝的竟然是隻純情乖巧小奶狗?】

【這畫風,池家嫂嫂又冷又欲,墨哥行不行啊,這妥妥的都被女人壓製住了啊。】

【一輛賽車,賭池哥在床上絕對是女上位。】

【我押一棟江景房!】

……

池白墨哪兒知道這些,他帶柳白鷺在花園裡逛了會,有傭人過來請他們過去,說是生日晚宴要開始了。

池白墨於是帶著柳白鷺進了彆墅,彼時,客廳賓客雲集,生日蛋糕已被推了出來。

看到他們,餘雅秋立刻就笑著衝柳白鷺招手,讓她到自己身邊來。

池白墨拉著柳白鷺過去,路過幾個同輩身前,隻覺這些人的眼神都怪怪的,還湊在一起交頭接耳的。

他目光掃過去,他們又迅速分開,衝他笑的意味深長,簡直莫名其妙。

池白墨也冇在意,拉著柳白鷺到了餘雅秋的身邊。

池白墨這才鬆開柳白鷺,“餘女士,青春永駐,許個願吧。”

餘雅秋笑著上前,正要閉上眼睛,卻突然想起什麼,吩咐女傭將手機拿了過來,遞給柳白鷺,笑著道。

“鷺鷺,白白……就是你二弟,今天在國外參加一個什麼賽車比賽,連親媽的生日晚宴都錯過了,你來幫阿姨拍個視頻,一會我發給他,好讓他領會下生日晚宴的核心精神。”

啊?生日晚宴還有核心精神?

柳白鷺接過手機,心裡想著卻還是點點頭,按餘雅秋說的點了錄像,對著餘雅秋,還找了找位置和角度,讓光影效果最好。

可餘雅秋卻衝她道:“靠的再近點。”

柳白鷺眨眨眼,以為她是想拍麵部特寫,不想要全身的錄像,便比了個ok,表示明白,離近了很多。

餘雅秋這才滿意,大家開始一起唱生日歌,接著餘雅秋做出許願的動作,閉上眼睛。

然後,柳白鷺就聽到了餘雅秋喃喃低語的許願聲。

“信女餘雅秋願葷素搭配,捨棄十斤肥肉換得兩個兒子早日為我迎娶兒媳入門,如果不能實現,就讓他們早日未婚生子……”

柳白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