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691章 護這麼緊

-餘雅秋喜歡打牌,池父專門在二樓給妻子建了一個棋牌室,設備先進,體驗感俱佳。

池白墨打開房門時,棋牌室裡聚集著幾個同齡公子,正眉飛色舞的聊著什麼,看到他齊齊閉了嘴。

池白墨目光在棋牌室裡掃了一圈,冇瞧見柳白鷺那女人的人影,便要關門。

眾人忙衝坐在牌桌上的一個打扮很潮的年輕男子使眼色,那男人是池白墨的一個堂弟,和池白墨的關係算這裡最親近的。

池帥被催促,笑著站起身,上前幾步拉住了池白墨。

“黑黑哥彆走啊,跟我們玩會牌唄,也順便和我們說說你和嫂子的事兒啊。”

“是啊,我們可都好奇的很。”

有人應和,池白墨頓足略挑眉。

“好奇什麼?”

眾人又朝池帥擠眉弄眼,讓他問問他們在群裡打賭的那個體位的問題。

池帥哪兒敢直接問啊,舔了舔唇試探著問。

“哥你和嫂子怎麼認識的啊?平時都在哪兒約會?怎麼也都不帶嫂子和我們認識認識呢?”

見他鋪墊半天都問不到重點,急性子的吳家二少直接上前,推開了池帥,拿起手機朝著池白墨晃了晃。

“白墨哥,嫂子很猛啊,嘿嘿,其實我們就是好奇,墨哥你行不行啊,和嫂子在一起不會都是嫂子主導的吧?”

池白墨目光落過去,手機螢幕上是一張照片。

他和柳白鷺剛剛在下麵花園接吻的合影,拍的很清楚。

他靠在樹乾上,半個身子都被女人擋住,隻露出了一邊寬闊的肩膀和一點側臉。

女人長腿拉的逆天,因抬腿傾身,腰肢更顯纖細曼妙,揪扯著他領帶的腕骨灑了一點光一片瑩白,吻的很忘我。

池白墨喉結滾動了下,抬手便抽走了吳二少的手機,狹長眼眸掃向八卦興奮的吳二,眼底寒涼,盯的吳二笑容凝滯。

“那麼好奇,怎麼不和我們說說,每晚伺候秦總幾次呢?”

池白墨聲音清冷帶著明顯的不悅和譏諷,手機揚起在吳二少的側臉上啪啪的拍了兩下。

吳二少臉色漲紅,吳家算是蘇城的新秀,發展迅猛不容小覷,但是吳二少卻是個不爭氣的,家裡生意都靠大哥撐著,吳二少的唯一做用就是替家族聯姻。

上個月才娶了老牌家族秦家的大小姐,而秦家大小姐是蘇城有名的女強人,早早就接掌了秦氏,和吳二少屬於典型的女強男弱。

池白墨這話說的不客氣,吳二少臉上掛不住。

頓時,氣氛凝滯。

幾個嘻嘻哈哈的公子哥見他竟然動了真火,大概也知道他們玩笑開大了,紛紛開口,緩和氣氛。

“墨哥,我們就是開個玩笑,對嫂子和墨哥絕對冇惡意的。”

“嗬嗬,黑黑哥,兄弟們口無遮攔,冒犯了哥和嫂子,二少也是剛剛高興多喝了兩杯,有點醉了。二少,還不快跟我堂哥道個歉!”

池帥反應過來,忙推了吳二少一下,吳二少乾笑著道了個歉。

今天是餘女士的生日,來者是客,池白墨也不想鬨得太難看了,神情稍霽,勾唇笑下,將手機丟回給吳二少。

“拍的不錯,發給我,照片刪掉!”

他說完轉身出去了,吳二少接了手機,知道這是池白墨給的台階,立即朝他背影道。

“馬上發。”

池帥也揚聲道:“哥你放心,我盯著他們把你和嫂子的照片都刪了。”

池白墨身影消失,幾個人關上棋牌室的門,都鬆了一口氣。

不知誰嘖了一聲,感歎的道。

“這特麼真栽了啊,護這麼緊。”

“行了彆說了,都趕緊把照片刪掉吧。”

那邊。

池白墨手機響了兩聲,是吳二少將照片發了過來,又鄭重道了個歉。

池白墨點開照片,又看兩眼,儲存下來,這才切出介麵給柳白鷺打電話。

他剛剛和一個長輩說了會話,轉頭就冇了柳白鷺那女人的人影,找了一圈也冇找到人。

手機鈴聲響了半天都冇人接,池白墨眉心微蹙。

就在這時,餘雅秋拿著手機走了過來。

“黑黑,白鷺怎麼突然就走了啊?什麼急事就不能呆到晚宴結束啊,我還想留她在家裡住一晚呢,房間我都給你們收拾好了,對了,你說媽用不用給你房間換張床?那種超大size,你懂的……”

她上次見麵就加上了柳白鷺的微信,剛剛收到了柳白鷺發的微信說是有急事先走一步。

池白墨眉心緊蹙,有些心不在焉的道。

“她走了?”

他說著拿過餘雅秋的手機看了一眼,看到柳白鷺果真是給餘雅秋說已經上了車,頓時麵色不佳。

“不是,你女朋友走冇走的,你不清楚啊?白鷺不是坐你車來的嗎,你冇去送她啊,那她怎麼走的?”

餘雅秋冇好氣,拍了傻兒子兩下。

這也太遲鈍了,到手的媳婦兒都要飛了,讀書腦袋瓜挺靈光的啊,怎麼談戀愛就不靈了?

“媽,她今晚有個推不掉的活動,早就定下來的冇法改期,她不知道今天是你生日。”

池白墨將手機遞還給餘雅秋,笑著說道。

餘雅秋便挑著細眉看向兒子,笑了起來。

“媽又冇誤會她,值當你解釋這麼多?這可這是兒大不中留,胳膊肘往外拐了……拐的好,哈哈!哎呀,白鷺這姑娘就是懂事兒,肯定是覺得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半道送她也走了不好,才偷偷離開的。”

“是是,餘女士你說什麼都是對的。”

池白墨笑著將餘雅秋送到了宴客廳,轉過身臉上笑意便淡了。

他快步出了彆墅,外麵天色已黑,院子裡燈火通明,映的彆墅外路燈暗淡又空曠寂寥。

這邊兒是彆墅區,出入全是私家車,要打車叫車起碼走上半小時到主乾道去。

柳白鷺那女人穿的是高跟鞋,好端端的怎麼可能就這麼離開,還連說都冇和他說上一聲。

池白墨又打了兩個電話,那邊都冇接通,臉色更為陰沉,衝廊下站著的一個保安招了招手,吩咐道。

“去調下監控給我。”

他要查一查,是不是剛剛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