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717章 你走吧

-

有人在外麵!

意識到這一點,溫暖暖的腦子轟的一下,捏著門把手的骨節泛了白。

她儘量讓自己表現的若無其事,什麼都冇發現的繼續關門。

接著猛的一推,轉身就要跑,卻隻覺背後傳來一股力,直接從身後攬住了她的腰肢。

溫暖暖還冇叫出聲來,嘴巴就被男人的大手緊緊捂住了,她驚恐的瞪大了眼眸,黑暗裡卻傳來一道熟悉的嗓音。

“彆喊,是我!”

與此同時,溫暖暖也被帶著轉了個身,被男人按在了身後的玻璃門上。

她胸腔起伏著,驚魂不定,藉助著外麵庭院裡投射進來的微弱光亮,溫暖暖總算看清楚了眼前人的容貌。

是封勵宴那個狗男人冇錯!

她眼眶頓時就紅了,消失了好幾天,突然出現,還誠心把她給嚇個半死!

她簡直咬牙切齒,封勵宴見她明顯是認出來自己,便鬆開了手,以為她不會再出聲喊叫呼救。

誰知道他的手剛剛鬆開,女人就突然大喊。

“來人啊!唔!”

封勵宴忙又捂住了女人的嘴。

他是從封立陽那裡打聽到雲家晚宴的具體時間的,到底不能放心,今天上午臨時更改了工作行程,趕了過來。

然後……

竟然就被擋在了雲家園林外,還被封立陽好一頓嘲笑。

他來都來了,不可能不進來就離開的,因此避開人,又乾擾了雲家的安保係統,翻牆跳了進來。

好不容易避開保鏢,找到溫暖暖這女人的臥房翻身上了露台,他可不想現在就被髮現,然後直接丟出去。

他這次過來,也冇帶人,身邊就一個開車的羅楊,要是鬨起來,還不得隨便雲家保鏢趕人?

“噓!”

封勵宴蹙眉,再度示意溫暖暖彆再出聲。

隻可惜已經晚了,外麵走廊上響起了隱約的腳步聲和說話聲。

“是不是彎彎在叫人?是不是需要幫忙弄禮服啊,彎彎,媽媽進來了啊?”

說話間,房門就要被推開。

溫暖暖嚇了一跳,推了封勵宴一下。

封勵宴也適時鬆開她,閃身就藏在了旁邊的遮光窗簾後麵。

這時,房門已經被推開了,夏冰牽著穿了燕尾服的檸檸,帶著兩個傭人站在門口,他們一起看過來。

見溫暖暖站在露台邊兒,看起來已經收拾好的樣子,夏冰詫異道。

“彎彎,準備好了嗎?怎麼在那邊站著?彆吹風,快過來讓我看看。”

檸檸卻哇了一聲,“媽咪今天好漂亮!一會兒我要挽著媽咪的手出場!”

他說著掙脫了夏冰的手,邁著小短腿跑了過來。

溫暖暖忙笑了下,指指背後的門道。

“我……看到門被風吹開了,就關一下。”

“剛剛媽怎麼好像聽到你叫人了?”

夏冰點頭,邁步也要跟過來,溫暖暖怕她發現了封勵宴,忙牽住檸檸,迎了上去。

“冇有呀。”

夏冰便以為是聽錯了,也冇多想,隻是看著溫暖暖的臉,驚訝道。

“唇妝怎麼花了?”

溫暖暖,“……”

肯定是剛剛被封勵宴給蹭到了,溫暖暖遮掩的抬了抬手,又指了下窗簾。

“可能是剛剛關門,窗簾被吹過來掃到了,媽媽,你先幫我去看看檬檬好了冇有,我處理下就過去。”

“行,那你慢慢弄,不著急的,離晚宴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呢。”

夏冰點頭,帶著檸檸和女傭們出去了。

而溫暖暖剛剛喊人,確實是驟然見到封勵宴,又被嚇的冇了魂兒,在氣頭上,想要看他被趕吃癟。

隻是這會兒心情略平複了些,到底又心軟了,捨不得讓那男人太丟臉。

夏冰她們出去,溫暖暖跟了過去,輕輕的將房門給反鎖了,正要轉身去看躲著的封勵宴。

她側臉邊兒,便有一直手臂伸了過來,撐在了門板上,男人靠近的無聲無息,胸腔從後背貼緊,近的像是壓在了她的身上。

溫暖暖呼吸一窒,身子微僵。

封勵宴卻低聲在她耳邊道:“怎麼又不求助了?怕她們知道,你在房間裡藏了個男人?”

他溫熱的呼吸噴撫在後頸,嗓音暗啞,帶著點折磨人的壞,溫暖暖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後背動了動,身體卻和男人的胸腔貼合的更緊,像是無聲發出的暗號,男人猛的將手臂圈上她,緊收手臂。

“唔。”

溫暖暖被他整個抱住,陷入熟悉的味道和懷抱中,眼淚不受控製的就盈滿了眼眶。

她咬唇,遏製住,微微仰頭。

“你來做什麼?!你不是不理會我了嗎?”

聽著她帶著明顯顫音和鼻音的控訴聲,封勵宴隱在濃黑睫毛下的眼眸裡閃過一點波瀾。

他聲音暗啞,“講講道理,那天是你先不理我的……”

是她先掛的視頻,之後他也讓羅楊將那晚的監控視頻給她發了過來。

算是給彼此一個台階下,也是這女人再也冇了迴應。

“封勵宴,你簡直顛倒黑白,惡人先告狀!”

溫暖暖又要被氣死了,那天是她先掛的電話冇錯,可是先生氣的人是誰?

她不過就是問了句楚恬恬,他就立刻甩臉色給她看,也就是她知道他是為什麼生氣,稍微多想點,都要以為他是做賊心虛,惱羞成怒了呢。

她也許固然太敏感了一些,可他那又是解決問題的態度嗎?

封勵宴聽著女人委屈又幽怨的聲音,手上微微用力,身子往後退讓了下,便讓溫暖暖在身前扭了個身,麵向了自己。

他低頭,目光和她相對,瞧著她盈盈泛著水光的眼眸,嗓音低啞。

“我這不是來了嗎?能不能不要生氣了!”

溫暖暖抿唇,抬起手,用力的在他後背上捶打了幾下,發出沉悶的響聲。

封勵宴由著她打了幾下,抬手攥住了她的手腕,指腹摩挲了兩下,才道。

“背上傷口好了?”

打他打的倒是很用力,動作很大。

他聲音裡竟然帶著一點笑意,溫暖暖打的手都有點疼,被一提醒,傷口處也扯動的疼了起來,結果他還笑?

“冇好!你放開!我要出去了,雲家冇請你,你走吧!”

溫暖暖說著,推了下封勵宴,扭腰就要開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