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724章 是愛人啊

-舞池裡,溫暖暖被封勵宴帶著滑進人群,她有些氣息不勻,嗔惱的看著他。

“我哥肯定生氣了!”

“你的第一支舞,當然要和我跳。”

封勵宴不以為意,他大老遠的趕過來,難道是為了看她跟彆的男人跳舞的?

即便那個人是她的親哥哥也不行。

“那我第二支舞可以找彆人咯?”

溫暖暖見不得他那麼囂張霸道,要麼幾天不見人,要麼一出現就他想怎樣就怎樣?

她故意氣他,可話音才落,就感覺男人掐在她腰身上的大掌陡然用力,溫暖暖便不受控製的身影往前,結結實實的貼靠在他的胸腔上。

身體間的觸感,令她呼吸一窒,心跳亂的一塌糊塗。

“哪個彆人?那位淩總?”

男人低下頭,灼熱的薄唇擦過了女人細嫩的側頸,伴著說話聲是若有似無的親吻。

溫暖暖耳根微微一熱,脖頸上的小絨毛都感覺要炸起來了,她總感覺到處都是看著他們的目光。

她往後仰頭想避一避,然而這樣一來身前卻更貼合著他,隨著舞步甚至能聽到衣料摩挲的聲音,曖昧又纏綿。

她冇想到,他竟然還看到剛剛她和淩墨寒說話了,這時候找她興師問罪。

“淩總是我哥哥的朋友,隻是這樣而已……”

“嗬,撇的倒是乾淨,剛剛和他談笑風生時,你也是這樣覺得的?”

溫暖暖,“……”

好大的醋味啊,她怎麼不記得她還和淩墨寒談笑風生過,剛剛明明就隻是做了個簡單的自我介紹。

“你這才叫小題大做呢,我剛剛認識他,不覺得他是哥哥的朋友,還能覺得他是誰?”

她說著略瞪了封勵宴一眼,“你先放開我一點!”

他們貼靠的實在是太近了,她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在他的威壓之中,每一步腳都要踩上他的腳背了。

她臉皮薄,實在不適應在這樣多人的麵前太過親昵。

封勵宴卻嗬笑了一聲,非但不放,反倒還低頭,額頭抵在了女人的額頭上,呼吸相纏。

溫暖暖頓時後背緊繃,男人抬手大掌貼著她的脊背骨撫了兩下,聲音沉沉的道。

“那我呢?我可還聽到有人親口和人澄清,我不是她老公!”

溫暖暖,“……”

所以,他到底是什麼時候來的,當時又在哪裡,怎麼什麼都知道。

“說話!”

女人不回答,封勵宴按在她後背的大掌突然用力,溫暖暖低呼了聲,感覺胸腔裡的空氣都要被擠壓光光了。

她心慌氣短,卻直覺這個問題非常的危險,一個回答不好,鬼知道這男人又要當眾發什麼瘋。

她現在隻求他彆再鬨什麼幺蛾子了,好讓這個晚宴順利結束。

溫暖暖紅唇動了動,聲若蚊蠅的說了兩個字。

但是封勵宴聽到了,他清冷深邃的眼眸中頓時閃過了一抹靜綻的笑意。

愛人。

她說他是愛人啊。

對這個回答,封勵宴顯然是很滿意的,男人薄唇微勾,隨即猛然低頭,氣息逼近,吻住了她。

是熟悉的觸感和味道,帶著他慣有的強勢和佔有慾,溫暖暖卻有些驚訝,因為他們好像已經很久不曾吻過彼此了。

從他們爭吵之後,到她墜海被救卻丟了他們的孩子,她能感受到他對她的那點淡淡牴觸和排斥。

可他現在卻又在眾目睽睽下,這樣旁若無人的親吻她?

是為了宣告主權,在所有人麵前給她打上屬於他的標簽嗎?

溫暖暖心裡有些酸澀,她睫毛輕輕顫抖著,在男人掌心裡的手指蜷縮,指尖掐進了他的手背,留下一顆顆的月牙印痕。

封勵宴動作頓了下,接著卻吻的更深。

不遠處,正被雲澄清拉著跳舞的夏冰遠遠瞧見這一幕,瞪了瞪眼睛,還是雲澄清伸手將她扭著的脖頸給托了回來。

“老婆,雖然是老夫老妻了,但是你跟我跳舞不停看彆人,我也是會傷心的。”

夏冰白他一眼,氣恨的道。

“這個封家小子真是囂張到欠揍,怎麼彎彎就讓他給拿捏的死死的呢,哎!”

女兒明顯一顆心都還係在那男人身上,這叫夏冰恨鐵不成鋼的,她總不能去棒打鴛鴦吧。

“好了,彎彎願意,自然是那小子有他的可取之處,再說那些事兒都是他那個瘋子媽做的,和他也沒關係,現在法律也不讓連坐。既然他肯讓黃茹月接受法律製裁,說明他人還是不糊塗的,對彎彎也算用心了。

人家小兩口的事兒,咱們就彆亂摻和了。你忘記了嗎,當年你嫁給我時,嶽母也是不滿意的很,後來我們複婚時,又有多少人不看好,如今你可有後悔過?”

雲澄清拍了拍夏冰問道,夏冰搖了搖頭。

“這不就是了!”雲澄清失笑。

夏冰歎了口氣,她倒也不是不知道感情是兩個人的事兒,人家冷暖自知,她隻是覺得封勵宴的性格太強勢鋒銳了,溫暖暖又因為成長環境的影響敏感內斂,這兩個人性格真不是很合適。

她總擔心,以後女兒還要受傷。

“可也太便宜這小子了,他家帶給彎彎多少傷害啊……”

“好了,當然,咱們也不能讓他那麼容易就把咱們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女兒給娶走了。”

雲澄清見妻子糾結,笑著又道,夏冰這才哼了聲,點點頭。

一場晚宴,安排的很緊促。

夏冰考慮到溫暖暖還在休養身體,因此晚宴的時間並不長,等賓客們都離開,雲澄清便讓傭人都退下,隻留了雲家和溫家人在。

而封勵宴站在客廳裡,羅楊站在他的身後瞄了眼,沉著臉坐在那裡的溫家和雲家幾個長輩,替他們總裁捏了一把汗。

這陣仗,跟三堂會審一樣,總裁想娶個媳婦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