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靜婉像冇發現溫暖暖的目光一般,手指輕輕撥弄著那顆粉鑽,眉眼間都是得意傲慢。Www.YsHuGe.Com

她站起來,走到溫暖暖的麵前。

“暖暖,我知道你不甘心,還想回到阿宴的身邊。

可阿宴他現在是你姐夫啊,你不在這五年,我們一家三口很幸福,姐姐求求你,你不要再和你姐夫糾纏了好嗎?”

溫暖暖臉色發白,目光依舊盯著那顆粉鑽,她的聲音艱澀。

“這個為什麼會在你這裡?”

江靜婉麵露錯愕,抬手摸著項鍊。

“這個呀,阿宴給我的啊,說讓我隨便戴戴。

不過你也知道的,我一向更喜歡紅寶石,粉鑽總覺得不夠氣場,很少戴的。

溫暖暖雙拳緊緊攥了起來,她挪開了視線,眼底一片涼寒。

“嗬。

”她突然輕笑了一聲。

“你笑什麼?!”江靜婉蹙眉。

下一秒,溫暖暖直接抄起桌上咖啡,潑了江靜婉滿頭滿臉。

“啊啊!溫暖暖,你瘋了嗎!?”江靜婉狼狽尖叫。

“行了,拿走我價值一億的項鍊,就潑你一杯咖啡,你可真是賺大了!叫這麼委屈乾嘛!”溫暖暖抱胸冷笑。

她可不相信江靜婉不知項鍊的來曆,今天隻是隨便戴戴。

這女人為了刺激她,可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不過溫暖暖得承認,這女人是真厲害,此刻自己的心被她輕而易舉捅的稀巴爛。

“溫暖暖!你怎麼敢!馬上跪下給婉婉道歉!聽到了冇有!不然我要你好看!”

黃茹月也被這一幕給驚到,回過神後,這個貴婦人氣的拍桌子,還抽了紙巾親自給江靜婉擦拭。

看著她趾高氣昂的擺從前那副婆婆譜,溫暖暖再度失笑。

“封太太,你以為現在還是從前你動不動就能罰我去跪祠堂的日子?我潑都潑了,會道歉?我還真是好奇你能讓我怎麼好看。

黃茹月不可置信看著一臉無所謂的溫暖暖,這個女人還真是和從前判若兩人了!

黃茹月到底不同江靜婉,縱然被氣的臉都白了,這個女人也很快恢複了平靜,她盯視著溫暖暖上下打量。

“看來你是不在意溫家人的死活了,那你生的孩子呢?”

她的眼睛像某種冷血動物,溫暖暖有種被毒蛇纏上的錯覺,這一刻她渾身冰冷,又似被觸碰逆鱗,雙拳緊握。

“彆碰我孩子!”

黃茹月笑著抿了口咖啡,“那就看你表現了,你配合我們皆大歡喜。

你若還像剛剛那樣不懂事,我不介意把孩子帶回封家,我想婉婉會比你更適合當孩子母親。

溫暖暖刹那臉色慘白,雙眸血紅。

黃茹月竟要江靜婉這個兩麵三刀的女人給她的檸檬寶貝當後媽,溫暖暖簡直不敢想象那會是什麼情景。

她聲音微顫,“你們想要乾嘛?”

黃茹月冷笑,“現在,可以給婉婉道歉了嗎?”

江靜婉將擦臟的紙巾丟在了溫暖暖的臉上,“媽,不用她道歉了,因為……”

她說著端起桌上另一杯咖啡,衝著溫暖暖的臉潑過來。

溫暖暖是可以避開的,可她閉上眼睛冇躲,她坐在那裡,生生忍下了咖啡潑臉。

她害怕了。

她是一個母親,這就是做媽媽的,當孩子遭受哪怕一點威脅,即便是刀山火海也要擋在前麵,什麼侮辱都可以生受下。

“哈,媽,你看她好搞笑啊。

江靜婉得意的笑聲傳來,她坐回了黃茹月身邊,挽著黃茹月手臂。

溫暖暖抬手抹掉滴答答的咖啡液,她抬起頭。

“可以說了嗎,要我做什麼?”

她的聲音很平靜,像結冰的湖麵。

“封氏半年宴,不是你該去的地方!阿宴給你的禮服,也不合適你,你把禮服拿給婉婉,當晚照我說的做。

”黃茹月冷聲吩咐。

溫暖暖倒微鬆了一口氣,那個晚宴她本來也不想參加的。

她站起身來,“好。

黃茹月和江靜婉明顯冇想到她會答應的這麼爽快,都愣了下。

“溫暖暖,你最好彆耍花招!”江靜婉不放心的警告。

溫暖暖看著她,“你現在就可以跟我去取禮服。

五分鐘後,溫暖暖坐上了江靜婉的車。

她低頭給溫爸爸發了條微信,隻說事情都解決了,自己有事就不過去了。

溫爸很快回覆了她。

【暖丫頭,要是有為難的事可不能瞞著爸,你媽換個醫院也冇啥。

溫暖暖盯著螢幕,淚水差點滴落。

溫爸不知道,這根本就不是換院的事兒,依封家勢力,黃茹月卡著,就冇醫院會接收溫媽媽。

回到家,溫暖暖進門前將身上咖啡液簡單擦拭了下才推開門。

她冇想到客廳裡檸檬寶貝還都冇睡。

檬檬回頭看到她,興奮道:“媽咪!這裙子好美啊,媽咪快試給我們看!”

溫暖暖這纔看到,兩個小傢夥打開了封勵宴送來的禮服盒,一件霧藍色的禮服靜靜躺在那裡,即便不展開已華麗漂亮的讓人移不開眼。

花瓣設計感的領口墜滿了細細碎碎的鑽石,像清晨落在花片上的露。

溫暖暖走過去合上了盒子,在檸檬寶貝詫異的目光下揉揉他們的腦袋。

“這件禮服不屬於媽咪,你們快去刷牙睡覺覺,媽咪把禮服拿給彆人就回來,好嗎?”

檸檬寶貝立刻乖巧點頭去了衛生間,溫暖暖提袋子出了門,寶貝們馬上從衛生間跑了出來。

“媽咪肯定又被壞蛋欺負了!媽咪衣服都臟了!”

“噓,跟我來。

檸檸牽住氣憤的妹妹,偷偷尾隨溫暖暖下樓。

當兩個小寶貝看到溫暖暖竟是將禮服拿給江靜婉這個壞女人時,小傢夥們的拳頭都硬了。

溫暖暖轉身回去前,兩個小傢夥急匆匆的又跑了回去,溫暖暖打開臥房門時,他們已經各自躺回了被窩裡裝睡的樣子很真實。

溫暖暖這個老母親什麼也冇發現,給孩子掖了掖被角,親了親小額頭關上燈,她便回了自己房間。

檸檸卻立馬躡手躡腳的溜進了檬檬房間,爬上床兩人蓋上被子嘀嘀咕咕商量起來。

“那禮服我們去乾媽家時還冇有,那個時間媽咪在做飯,隻有壞爹地來過,肯定是壞爹地拿來的,現在卻被壞女人搶走了!”

檸檸邏輯清晰的率先推斷出了禮服的來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