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姝飛快點頭,“對啊,你讓我做全麵體檢,擔心我的身體,我也一樣啊,總不能隻有我做,你不做吧?這多不公平!”

說著,她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做體檢,可不是一個好差事呢。

尤其是胃鏡的時候,她覺得最是折磨人。

傅景庭看著女人投過來的控訴一般的眼神,沉默了。

好吧,他也知道,如果隻叫她做全麵體檢,自己不做,確實讓她感覺到不公平。

同時,也會讓她生疑。

既然如此,那他看來也必須的答應了。

傅景庭輕咳一聲,“好,我做。”

容姝聞言,果然開心的笑了,“那太好了,等多幾天,我陪你來。”

傅景庭看著她笑的眼睛都彎起來了,無奈寵溺的搖搖頭,“好。”

回到淺水灣,已經是淩晨兩點了。

容姝早就捱不住睡意,半路上就在車裡睡著了。

即便淺水灣到了,傅景庭也冇有捨得將她叫醒,而是彎腰將她打橫抱起,帶著她進了電梯,回了公寓。

回去後,又給她卸妝,洗臉刷牙擦身等等,把她伺候的跟個小祖宗一樣。

等這些做完,也快三點了,即便傅景庭身體素質好的不行,這會兒也不免感覺到有些疲乏。

傅景庭掀開被子上了床,低頭看著感覺到熱源,然後很自覺往他懷裡鑽,懷裡蹭的女人,低笑一聲後,道了句晚安,這才關掉燈躺下,將女人往懷裡摟了摟,閉上眼睛休息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就是早上六點了。

傅景庭是被電話叫醒的,睜開一看,天都還冇有亮,半拉的窗簾外麵,還可以看到灰濛濛的天空,還有月亮呢。

不過傅景庭冇有多看,看了一眼外麵就收回了目光,抓過手機,接聽了電話。

但他並冇有把手機放到耳邊,而是先扭頭看了一眼睡在他懷裡的女人。

見她冇有被吵醒,這才放心的開口,當然,聲音還是壓著點的,“什麼事?”

“傅總,那個老東西聯絡上了,現在人已經抓了回來。”電話那頭,張助理語氣嚴肅的說。

傅景庭一聽這話,眼睛瞬間眯了起來,“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把人看好。”

“是。”張助理應了一聲。

傅景庭放下手機,通話結束。

剛剛張程說的那個老東西,就是跟容姝合作的工廠的老闆。

張程那邊知道蘇城的助理去了眾思和喻圖後,他就吩咐張程去調查蘇城助理去這兩家公司乾什麼,是不是想對容姝不利。

畢竟,這兩家公司,過去都跟容姝有過合作。

昨天白天,張程去了喻圖那邊,但因為喻圖早被談總買了回去,目前跟天晟也冇合作,所以談總說確實有一個人姓李的助理去找他,詢問他跟天晟的事,得知他已經兩個月冇和天晟有合作了後,就離開了。

之後,張程又去了眾思那邊,結果一去,才發現眾思的老闆早在前兩天就跑路了,眾思也被暗中加急出手,賣給了彆人。

所以張程去晚了一步,也就冇有弄清楚蘇城的人去眾思那邊做了什麼。

不過好在,眾思的前老闆冇跑太遠,被張程派過去的人抓了回來。

現在,到要去看看那個老東西,到底答應了蘇城什麼,居然還跑路了。

如果不說,他一顆顆把那老東西的牙齒撬下來!

想到這裡,傅景庭眼中冷芒一閃,很快又消失不見,看著容姝,眼裡恢複了柔色,並伸出手,用手背輕輕描繪著女人的臉。

大概是有些癢,容姝忍不住縮了縮腦袋,眉頭也皺了起來,聲音嘟噥道:“彆鬨。”

傅景庭輕笑,把手收了回來。

容姝聽到了他的笑聲,一開始還以為在做夢,直到把眼睛微微睜開一條小縫兒,看到從床上坐起來的男人,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聽到的笑聲是真的,不是在做夢。

“你這是......要起來了?”容姝打了個哈氣問。

傅景庭嗯了一聲,“剛剛張程打了電話過來,有些事情,需要我過去處理。”

“可是天還冇亮呢。”容姝微微抬起脖子,看向對麵落地窗,那裡月亮還在高掛。

傅景庭摸摸她的臉,“我知道,不過事情有些急,所以必須得過去了。”

“這樣啊。”容姝眨了下眼睛,“那好吧,你去吧。”

傅景庭微微頷首,“你繼續睡吧,我看你還冇怎麼清醒,現在才六點多,還可以睡一會兒,我到時候叫人把早餐送過來,你記得去拿。”

“嗯。”容姝又打了一個哈氣應著。

傅景庭見她哈欠打的眼角都溢位了淚花,溫柔的笑笑,低頭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睡吧,我走了。”

說著,他掀開被子下床,然後鞋也冇穿,就站在床邊給她整理被子,免得著涼。

容姝這會兒確實還非常困,眼角半睜不睜的,聲音也是軟綿綿的,聽的讓人心都要化了那種,“好,路上注意安全,開車慢點兒。”

“好。”傅景庭又低頭,在她紅唇上輕輕親了一口,這才直起身體,又看了她一會兒,看到她閉上眼睛重新睡著了過去,這才輕輕的走出了房間,又披星戴月的離開了。

他走後的兩個小時,容姝這才終於清醒了。

醒來後,她坐在床上發呆,摸著額頭,滿眼都是迷茫。

早上,她是不是醒來了一次,然後跟傅景庭說了話?

容姝扭身,往傅景庭躺過的位置看去,並伸手摸了摸,那裡已經是一片冰涼。

可見,男人走了確實很久了。

那想來,自己剛剛的感覺冇有錯,自己早上在男人走的時候,確實醒來了一次,還和男人告了彆呢。

這還是她第一次,在男人那麼早離開的時候,跟男人告彆呢。

容姝笑了笑。

之前好多次,男人都早早的離開,走的時候,她完全不知道,為此還有過一絲遺憾。

但現在,這股遺憾,它終於可以消散了。

容姝抓了抓頭上淩亂的頭髮,掀開被子起身,走出房間,往玄關走去,去拿早餐了。

吃過早餐,她又稍微歇了一會兒,這才換了衣服化好妝出門,開車前往天晟集團。

佟秘書已經在她辦公室大門外等候她了。

看到她過來,微笑著問好,“董事長,早。”

“早。”容姝回以一笑,腳步也停了下來,目光落在佟秘書肚子上,“這次打算什麼時候去?”

佟秘書垂眸,淡笑著回道:“這個週末。”

容姝嗯了一聲,“週末也好,早點做完,早點康複。”

“董事長說得對。”佟秘書替她打開辦公室的門。

容姝抬腳進去。

佟秘書跟在她身後,“對了董事長,您昨天冇來上來,說要去醫院體檢,您的身體冇有事吧?”

佟秘書關心的問。

容姝心裡溫暖,拉開辦公椅回著,“放心吧,冇事,就是常規的檢查,彆擔心。”

“那就好。”佟秘書點點頭,冇問了,把她今天的行程表遞了過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