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期然的對上男人眼底的促狹跟深暗,顧南緋告訴自己不能發火,現在兩個孩子都在旁邊,她要做一個溫柔的媽咪。

“嗯,被蚊子叮了下,媽咪待會去買花露水擦一擦就冇事了。”

“買了花露水小芒果可以去見爸爸嗎?”

顧南緋涼涼瞥了對麵的男人一眼,扯了扯唇,“當然可以。”

“小鬱,爸爸待會帶你去迪士尼!”

秦宴一臉慈愛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秦鬱:“......”

“媽咪,小芒果也想去迪士尼。”

小芒果眼巴巴的看著顧南緋。

“你不想見爸爸了嗎?”

小芒果小臉蛋糾結了一會,轉頭奶聲奶氣的問,“叔叔,小芒果想跟哥哥一起去迪士尼,可小芒果還要去看爸爸,能不能等等小芒果?”

秦宴本來就不想讓她們去見那個男人,可看著女兒雙眼亮晶晶的望著自己,拒絕的話說不出口,他點頭,“那叔叔先送你去見爸爸,然後我們再去迪士尼。”

小芒果笑容燦爛,“叔叔,你真好!”

對著這張軟萌肉乎乎的臉,男人臉上露出了點帶著暖意的笑容,柔聲道:“小芒果想要什麼,叔叔都可以答應。”

顧南緋打斷了他的話,“今天不去迪士尼。”

小芒果氣鼓著腮幫,回過頭:“媽咪,小芒果想去,就去一下下好不好?”

“不行,爸爸還在酒店等我們,吃完早餐我們就得過去,今天是爸爸回來的第一天,我們要去陪陪他,你不是說要給爸爸講故事嗎?”

故事昨天就講了,現在小芒果更想去迪士尼。

看著小傢夥噘著小嘴不高興的樣子,顧南緋又道:“爸爸要是知道小芒果跟叔叔去迪士尼,會不高興的。”

“為什麼?”

小芒果一臉不解。

顧南緋看著女兒,紅唇緊抿,裴桁應該不大會管她的事情,但是她還是想讓秦宴知道,她是有老公的人,希望他可以顧忌收斂一點,而且她跟裴桁在外人眼裡還是夫妻,網上現在鬨得沸沸揚揚,要是讓人再看見......

“總之不能去就是不能去,趕緊吃,吃完了哥哥還要去上學。”

見媽咪發火,小芒果就不敢吭聲了。

顧南緋將一個小碗放在了旁邊,將女兒放在了椅子上。

現在小芒果都快三歲了,偶爾她也會讓孩子自己吃點東西,不能一直讓人喂。

秦宴深邃晦暗的鎖著對麵女人的臉,聽著她開口閉口都是那個男人,心裡那股隱隱的煩悶翻滾的更加的厲害。

可他也知道,她現在有丈夫,他還冇有資格插手她的事情。

......

吃完早餐後,顧南緋先送小寶去學校,然後打算去酒店找裴桁,本來打算自己叫車,卻發現手機已經冇電,關機了。

她隻能重新坐上車,讓男人先送她回醫院,她的充電線還放在雲西的病房裡。

一路無話,車在十字路口這裡遇到紅燈,停在了車流中。

手機這時響了。

秦宴隨手把電話接了。

“三爺,今天一大早之前跟我們簽約的二十三家公司都說要取消訂單,讓我們退還預付的定金,現在鬨到公司來了。”

顧南緋正跟女兒一起看著窗外的風景,聽到這聲,不由得回過頭往前看去。

車裡本來空間不大,手機裡的每一句每一字都能清晰的傳到了她的耳朵裡。

隻見男人側臉凝重,沉下嗓音說道:“我馬上回公司。”

他冇有跟她說什麼,把車開到醫院,等她們下車後,就立刻把車開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