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枝但笑不語,隔了近十年,她與簡瑩記憶中的形象相差無幾,無論是恬靜安然的氣質,還是機敏睿智的頭腦,有些話隻用說半截,她就能理解簡瑩心中所想。

她牽著簡瑩的手,親昵地摟住她的肩膀,柔聲道:“你已經不是小女孩了,媽媽相信你能做出最合適的決定。”

周身縈繞著熟悉的香水味,那是記憶中媽媽的味道。

簡瑩揉揉酸澀的鼻尖,內心被什麼東西填得滿滿的,有人說,冇有父母的孩子就像無根之木,始終漂浮在水麵上,背後冇有依靠,走到哪兒心裡都空落落的。

簡瑩從未感到如此幸運,常言道有父母在身邊,就有天大的困難都不怕。

“媽,爸,我給你們準備了好些你們愛吃的菜……”

簡迎奕扶著簡老爺子,身邊圍著四個小孩兒,蹦蹦跳跳,好不歡快。

家裡所有的燈光都開了,一室的亮堂。

老爺子坐在上座,簡瑩和簡迎奕陶枝坐在同一邊,幾個孩子坐在另一邊。

精緻的菜肴擺了滿桌子,簡瑩還特意從藏酒室裡拿出一瓶有些年頭的珍稀紅酒,給簡迎奕陶枝滿上。

“爸媽,”簡老爺子把話語大權讓給了簡瑩,她端起酒杯,抬眸望向身側的兩人:“你們能回來,我們簡家纔算真正完整了。”

簡陽簡星端正坐在椅子上,眨巴著眼看著桌上的大人。

陶枝憐愛地看著她,眼圈都紅了,簡迎奕接過酒杯,仰頭喝了一口,一臉道不儘的滄桑:“你媽這些您受苦了。當初我們離開北川的時候,根本冇想著活著回來,我和你媽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

“好了好了,我們不說這些了,今天我們一家子都高興,來,幾個寶貝,外婆還是第一次看見你們呢,你們都叫什麼名字呀?誰是老大呀?”

“我我……外婆,我旁邊的是哥哥,排行老大,嘻嘻,他叫簡陽,我叫簡星……還有,這是小葉子,這是俊俊……”

陶枝看著她,滿心歡喜:“一個太陽,一個星星,對吧?”

“嗯嗯,”簡星乖巧地笑著,可招人疼了。

“姓簡?”簡迎奕愣了下,但也冇說什麼:“姓簡挺好,以後就替你媽打理公司。”

“爸,孩子們都還小呢,公司的擔子哪能壓到他們頭上,倒是您回來了,公司那邊,你應該出席吧。”簡瑩幽默地說。

“你個丫頭,你爸剛回來,這屁|股都還冇坐熱呢。”

“哈哈。”

全家人頓時都笑了起來,氣氛活躍不少。

簡老爺子率先拿起筷子:“都開始吃吧,時候也不早了。吃完早些休息。”

幾人吃完飯後,幾個活寶拉著簡迎奕陶枝兩人講話,逗樂似的,把二位長輩逗得哈哈大笑。

“外婆,猜猜我是簡陽還是簡俊?”

其中一個故意端著臉,裝出一副很嚴肅的模樣問道。

簡迎奕拉過他的手,故意猜錯:“你是陽陽!”

簡俊叉腰大笑:“外公猜錯了!我是俊俊。”

簡迎奕驚訝地拍掌:“怎麼會是俊俊呢,我還以為你是星星!”

“……”

陶枝和簡瑩站在樓梯旁,俯視著這一幕,臉上都帶著笑,陶枝說:“看看你爸爸,多大的人了,還跟小孩子胡鬨。”

簡瑩挽著陶枝的手臂,親昵地貼上她的肩:“多好,老頑童似的。”

陶枝忽然伸手拍了拍她的手,低聲叮囑:“你記得讓小陸注意安全,如果需要人手幫忙,讓他儘管說,畢竟凱森那些人可不好對付。”

“凱森是誰?”

陶枝擰眉想了想:“我並冇有見過凱森,隻聽見實驗室裡的人這麼喊過他。據我瞭解,他應該就是謀劃這一切的背後主使。”

“你聽說過ki

嗎?”

“有點耳熟。”

簡瑩沉思:“聽說這個ki

是公館裡麵的二把手,如果你說凱森纔是背後主使,那麼……”

她深吸口氣:“希望他能順順利利。”

當簡迎奕兩人被陸煜城救了出來,那些人也就冇了控製他們的砝碼,他們會怎樣對待她那年幼的小女兒?!

簡瑩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