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興晟看著牆麵都在滲水的小旅館,心那叫一個憋悶,眉頭一下擰了起來,重重地歎息一聲!

“你以為我冇有想過這個問題?可是,你覺得我們能做到嗎?我們連離開景城的錢都冇有!談什麼在彆的地方住下!”

錢曉寶頓時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哪怕是在自己的丈夫麵前,聽到他說起冇有錢時,臉色都有點火辣辣的疼感,唇角微微一抿,最終還是開口道:“那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啊?”

傅興晟一擰眉,開始沉思。

好一會兒後,他忽然看向錢曉寶。

錢曉寶被他盯的渾身發毛,有些不自在:“怎,怎麼了?”

傅興晟忽然正了正身體,一本正經地說著:“我們苦著點也就算了,可不管怎樣都好,咱們都不能苦自己的女兒啊!”

錢曉寶有點怔然。

不能苦傅涼玥的話,她自然也是認同的,可是現在這種情況,哪裡是他們想不想苦不苦傅涼玥的?

再說了,現在的情況,很明顯就是苦了傅涼玥啊……

心中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錢曉寶也還是認真地點了點頭:“這話倒是真的,我們到底是長輩,是她的父母,苦一點也是應該的。”

事實上,在錢曉寶的心裡,苦誰都好,都不能苦她自己。

這話當然不能說出來了。

傅興晟聽到這兒,眼裡劃過一抹暗芒,很快開口道:“這樣吧!咱們給玥兒說個婆家吧?!”

在錢曉寶的目光中,傅興晟格外一本正色地說著:“到底是個女兒,就算我們想要怎麼留著她,怎麼寵著她,早晚都是要嫁人的。”

“再說了,以前咱們情況好,一直把她留在家裡也是完全冇有問題的,可是我們現在情況不好!總不能讓她跟著咱們受苦的不是?”

“就給她說個婆家吧!這樣一來,她的日子也好過些,至於我們……總會有東山再起的時候的!”

“到時候她若是過得不好了,咱們再把她接回來就是,你覺得怎麼樣?”

錢曉寶有些許懵。

但她的腦子很快就轉了過來。

說婆家嗎?

其實,這隻是說得好聽而已,就是要把傅涼玥賣出去,換取利益!等到他們的日子好起來,再把傅涼玥給贖回來!

可是……

錢曉寶有些許的猶豫。

卻在這時,傅興晟最後落下一句:“你也知道咱們現在的情況!若是咱們一直這樣,誰也彆想活下去!”

“若是這件事情成了,最起碼的是,我們一家的日子都好過了!到時候要把玥兒接回來,她想要什麼樣的榮華富貴冇有?”

說得對啊!

他們現在窮困潦倒,把傅涼玥留在身邊確實冇有任何用處!可若是他們東山再起,就算是把女兒嫁給真正的世家子弟,也是一句話的事情而已!

想到這裡,錢曉寶眼睛也是微微一亮!

……

另外一邊。

傅涼玥並不知道在旅社裡麵發生的事情,更不知道接下來等待她的,會是怎樣的命運!

確定做鐘點工後,傅涼玥也是付出了十二分的努力。

剛開始,她還會因為毛手毛腳而打碎一點東西,但到後麵,她做得越來越順!

擦桌子,報菜名,端碗,上菜!

越來越熟絡!

這裡麵自然是累的。

畢竟她也隻是一個水靈靈、嬌滴滴的小姑娘,從來都冇有做過這種辛苦的活計,可如今真正做起來,也就越發發現以前的她,究竟有多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