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與老沉頭兩人精心佈局多年,最後落得如此結局,禾孝蘭雅心中支撐的信念倒閉,便也冇了活下去的勇氣。這種結局,讓人唏噓不已。

“我知道你也非常看中隱族的幾處礦物資源。我可以跟你簽署合同,與你合作。但,我有個條件。”

禾卡衍一看著擎默寒,沉聲道。

對麵坐著的男人淡然一笑,端著茶,輕抿了一口,頗為自通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抱歉,我不能答應你。”

擎默寒拿起茶壺給他倒了一杯茶,也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說道:“瀾城所有的財產,我十輩子都花不完。所以,跟你的合作,可要可不要。但,兄弟隻有一個。”

他抬眸,擲地有聲道:“宋君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為了我付出很多。我不可能拿他一條命去換一樁生意。”

擎默寒把玩著茶杯,接著說道:“其實,你今天就不該開這個口。還是那句話,如果我在乎資源,阿初在乎隱主之位,那麼今天榮登大寶的必然是阿初,而不是你。而你,太在意彆人的看法,也過分在意所謂的‘尊嚴’。”

“你跟安東尼的事情,在安東尼死了之後就已經結束。整個隱族,除了我跟宋君,絕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包括阿初。”

今天禾卡衍一過來,擎默寒就知道他想乾什麼。

畢竟禾卡衍一跟安東尼昨夜發生的事情是禾卡衍一一輩子的恥辱,多一個人知道,就讓他心裡難安。

可偏偏知道此事的人是宋君,而且宋君也殺了安東尼。

如果能除掉宋君,那麼這世上就少了一個‘見證’者,也能把宋君推出去背鍋。

畢竟是禾卡衍一‘買通’宋君殺了安東尼,如果宋君死了,禾卡衍一也能對方放出訊息說宋君誤殺的,他已經殺了宋君,算是為安東尼討了公道。

禾卡衍一沉默了。

“安東尼之死,知道的人極少。我有個法子可以幫你脫罪。”

“什麼方法?”

禾卡衍一眸光一亮,滿是期待。

“阿初非常擅長扮裝,我們可以找一個跟安東尼相似的人,易容喬裝成安東尼。讓他在回c國的路上,永遠的沉入大海。這事兒,便跟你隱族冇有半點關係。重點,一定要先軟禁了安蒂娜、韓君硯、蕭承,他們幾個跟安東尼關係甚密,搞不好事情就會敗露。尤其是安東尼的親信,一個都不能留!”

說著,擎默寒又解釋道:“你儘管放心,此事我們所有人都會保密。畢竟,安東尼死了,對你對我,都有益。我之所以願意幫你,隻是希望你彆再對宋君動心思。他是我的人,活著來隱族,也必須要活著回去!”

禾卡衍一覺得自己足夠聰明瞭,可不知為何,此刻坐在擎默寒的對麵,感受著他淩厲的目光,驚人的睿智,以及他的仗義豪爽,都令他為之欽佩。

僅僅隻是一個不重要的兄弟而已,他用不可計量的天價生意與他交換,都被拒絕。

忽然間,禾卡衍一有些崇拜擎默寒。

當然,禾卡衍一也願意相信擎默寒剛纔的話。

安東尼與擎默寒有仇,現在安東尼死了,如果擎默寒對c國透露了安東尼真正的死因,那他也脫不了乾係。

畢竟殺手是宋君。

兩人現在等於是一條線上的螞蚱。

唯一能做的,就是抱團取暖。

“成交!”

禾卡衍一舉杯,與擎默寒碰了碰杯,兩人爽朗一笑。

安東尼既然死了,禾卡衍一自然也就釋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