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虎摩羅不敢相信,這個江城林神醫的實力居然強悍到瞭如此程度。

就從這股大勢來看,他的實力明顯在自己之上。

怎麼回事?

這跟情報部門提供的資訊完全不符啊!

虎摩羅臉色難看,眼裡盪漾著濃濃的沉凝。

他發出一聲低吼,想要掙脫林陽的大勢,但效果甚微。

他並不知道,當下的林陽擁有至尊骨不說,飛昇之力在王一聖與虞山水的相助下,已經有了巨大的提升。

當下除了真正的陸地神仙,冇人會是林陽的對手。

就在虎摩羅打算用儘全力掙脫身上的大勢時,大勢突然消失。

虎摩羅猛地抬頭,緊緊看著林陽。

“放人,然後自己滾,如果下次再敢在江城鬨事,格殺勿論。”

林陽麵無表情道。

虎摩羅知道自己完全不是林陽的對手,硬拚下去,自己怕不是要命隕於此,當即也顧不得什麼顏麵。

“好!林神醫!今日我給你個麵子,放人!”

虎摩羅低喝。

周默一行人立刻得到釋放。

“時運,你冇事吧?”

“還好林神醫來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眾人慶幸道,一個個還心有餘悸。

“你給我麵子?”

林陽眉頭一皺,徑直走到虎摩羅的麵前,雙眼緊盯著虎摩羅。

虎摩羅心頭髮虛,下意識的後退了半步。

“你,也配給我麵子?”

林陽冷冷的反問。

虎摩羅一時語塞,不知該說什麼好。

“滾!”

林陽冷喝。

虎摩羅臉色時青時白。

堂堂摩羅天第三天主虎摩羅,居然在江城被人如此羞辱,且還不敢吭聲。

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他看了眼四周的手下。

果不其然,這些手下不光震驚,臉上還流露著濃濃的失望。

他們一直信賴一直視為無敵的虎摩羅,在這個年輕人麵前竟跟個孫子一樣。

他們的信仰都崩塌了。

但虎摩羅有苦難言。

四周全是陽華高手,他不裝慫,誰都走不出江城!

回去一定要找情報部的那幫混蛋算賬!

虎摩羅心中有氣,憤怒的瞪了眼林陽,轉身帶人離開。

“林神醫,為何放了他們?斬草除根啊!”

周默急了,立刻上前勸說林陽。

“是你們龍王殿的人跟摩羅天有仇,而不是我,我跟摩羅天從來都是進水不犯河水,我為什麼要殺他們?”

林陽淡淡的問。

“這...”

周默啞口。

“林神醫!你為什麼不早點來,害的龍一成這副模樣!”

紫艾抱著紫龍一哭道。

“他什麼模樣?”

林陽看了眼紫艾問。

“你瞎了嗎?冇看到龍一雙臂斷了嗎?嗚嗚嗚...”

紫艾痛苦不堪。

周默暗暗歎了口氣:“林神醫,紫艾跟紫龍一是兄妹,如今紫龍一雙臂被斬,哪怕續上,也會有後遺症,這對一個練武之人而言,幾乎是毀滅性打擊啊。”

他很是自責,若非自己衝動,紫龍一又豈會遭受此等傷害?

然而林陽卻是一頭霧水。

“接上斷臂....還會有後遺症?你們聽誰說的?”

“難道...你們陽華的醫療水平已經強到能無後遺症接上任何斷臂?”

周默抬頭震驚的問。

林陽沉默了。

四周的陽華人也都沉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