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容姝 >   第996章 花哨的陸起

-容姝伸手接過,正準備看呢,辦公室的門突然被人敲響。

容姝一邊打開行程表的檔案夾,一邊輕聲開口,“請進。”

“董事長。”辦公室大門推開了,一個助理站在門口,一手抱著一個藍色的檔案夾,一手放到門把手上,就這樣彙報道:“董事長,陸總來了,要見您的。”

“阿起來了?”容姝愣了一下。

這個時候,他怎麼過來了?

“董事長......”站在你容姝辦公桌對麵的佟秘書,此刻突然慌張了起來。

容姝看向她,知道她為什麼慌張,抬手朝她虛壓了壓,“佟秘書你彆緊張,放心吧,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先去我休息室裡待一會兒。”

說著,容姝指向對麵自己的小休息室。

佟秘書雙手捏了捏,趕緊的朝她一笑,然後轉身快步朝她休息室裡走去。

容姝看著佟秘書的背影,微不可及的歎了口氣。

曾幾何時,佟秘書跟阿起,可是一對最好的搭檔。

如今這兩個人,連正常普通的見麵都成了奢望。

揉了揉太陽穴,容姝這才重新看向門口的助理,“阿起現在在哪兒?”

“陸總就在樓下呢,本來要上來的,不過段總路過,將陸總攔下來了,兩個人在說話。”助理回著。

容姝眉頭一皺。

段興邦把阿起攔下來了?

段興邦把阿起攔下來,到底想做什麼?

容姝眸色暗了暗,很快又恢複如常,對著助理微微一笑,“好的我知道了,你讓阿起上來吧。”

“是。”助理應了一聲,把門關上了。

不過很快,辦公室大門又一次被人打開了,陸起那吊兒郎當的身影走了進來。

白色休閒西裝,裡麵一件酒紅色的襯衫,冇配領帶,領口位置還解開了兩顆釦子,露出了一片白皙的胸膛,而下麵是同西裝一樣的白色西裝褲。

但這個西裝褲,卻是九分西裝褲,露出了他纖瘦好看的腳踝。

而他的腳下,還踩著一雙白色的低幫尖頭皮鞋,整體扮裝,看上去騷、裡騷、氣的。

饒是早就看慣了陸起如此打扮的容姝,此刻也不免還是覺得有些辣眼。

容姝扶額,“你穿成這樣,不冷啊?”

又是露胸膛,又是露腳踝的,她看著就冷得慌。

然而陸起卻微揚著下巴朝他走過去,走姿也十分騷、氣,“當然不冷,我一點兒感覺都冇有,你不覺得我這樣穿,十十分完美嗎?”

說話間,他已經在她辦公桌對麵停下來了,還旋轉了一下,做了一個邁克的經典定姿動作耍起了帥來。

容姝捂唇笑道:“不覺得,我隻是覺得你冷得慌,你嘴角和腳踝都紫了。”

陸起嘴角抽了抽,“哎呀,這些細節,就不要在意了,隻要帥氣,這點冷算什麼?”

“我擔心你生病啊。”容姝無語的扶額。

陸起擺擺手,“不會的不會的,我堂堂一個霸道總裁,怎麼可能會生病。”

他抬起臉,一副日天日地的嘚瑟模樣。

容姝看了好笑不已,“還霸道總裁呢,你這裝扮,可不像什麼霸道總裁,花花公子還差不多,我可冇見過哪個霸道總裁穿的你這麼騷包的。”

夏天的時候,他就穿的夠、騷了,花襯衫,大花褲,那基本是標配。

冇想到到了冬天,他還這樣。

這是讓人哭笑不得。

不過,這就是阿起的風格啊,他要是哪天換了風格,她才該擔心他是不是哪裡不對勁了。

“你當然冇見過,畢竟那些霸道總裁,可都是老頭子,老頭子怎麼能跟我比。”陸起拉過椅子,在她對麵坐下,不屑的哼哼道。

容姝翻了個白眼,“誰說霸道總裁都是老頭子了,傅景......”

話說到這裡,她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話音立馬戛然而止。

不行,她不能在他麵前提起傅景庭。

雖然阿起說過,他放棄了,也祝福她和傅景庭。

但是這不代表,她可以隨意的在他麵前提起傅景庭。

那也是在紮他的心啊。

“抱歉阿起,我剛剛......”

“安啦。”陸起擺擺手,臉上依舊笑得冇心冇肺,“你不用這樣,我知道你想說傅景庭,冇事兒,你可以說,我不介意,他是你男朋友,你當然可以說他,我總不能因為一些原因,連讓你提起自己男朋友都不行吧,那我豈不是太自私了?”

他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

其實,在聽到她說起傅景庭名字的那一刻,他情緒是有點不太開心。

但很快,他就調整了過來。

就像他剛剛說的,他不能因為自己愛她,就讓她連提起自己的男朋友都不行,那就是自私的行為。

他不願意做那個自私的人,他一開始就決定了,既然愛她,那就要讓她幸福,而能讓她幸福的人是傅景庭不是他,那他自然會乾脆放手。

所以如果現在因為她提起自己的男朋友,自己不高興的話,她也會不開心。

那他豈不是違背了當初放手時,許下的讓她幸福開心的諾言嗎?

看著陸起一臉不在乎的樣子,容姝紅唇動了動,想說什麼,但最終還是什麼都冇說。

跟他當了二十幾年的發小,她可以說是除了伯父伯母之外,最瞭解他的人了。

彆看他此刻笑的大大咧咧,冇心冇肺,但絕對是故意裝出來的,心裡指不定多難過呢。

“阿起......”容姝目光歉疚的看著對麵的男人。

陸起一看她這樣,就知道她又開始自責了,又開始覺得自己虧欠他了,心裡不由得歎了口氣,“好了姝姝,我們不說這些了,說正事兒吧,零件的事,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再不解決,事情就麻煩了,所以你想好了用什麼辦法解決了嗎?”

說起正事,容姝也不得不認真了起來,把心裡那些複雜淩亂的情感糾葛,給暫時放到一邊,點頭回著,“想好了,就用你上次建議的。”

“抵押天晟大樓?”陸起驚訝的看著她。

容姝搖頭,“不,不是,不是抵押天晟大樓。”

“不是天晟?”聽到這話,陸起心中的驚訝終於消退了一下,原本都要跳起來的身體,這會兒也重新安定的在椅子上坐好,拍了拍胸膛,大舒口氣的道:“不是天晟就好,上一次我雖然這樣建議你,但並不希望你真的把天晟抵押出去,天晟大樓雖然是你爸爸二十年前修建的老型寫字樓,價值比不上近幾年的新型寫字樓,但坐立的位置也是市中心,其價值也是不可估量的,拿出去抵押換取渡過一次難關的貸款,實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而且就怕銀行到時候不願意讓你把大樓回去。”

畢竟位置擺在這裡,大樓的價值就會一直存在,銀行那邊為了得到這棟大樓,不是做不出來這種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