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盛夏看著艾利克斯,卻不肯了,看著他,非要讓艾利克斯先上車之後,安全離開,她才能放心的進屋去。

“艾利克斯,你先轉身回去,我看著你離開,我再走。”

艾利克斯見沈盛夏這樣,甚是無奈,伸手去摸了摸她白皙的臉頰,“你啊,就是太倔強了,那我先走了。”

說完他轉身就準備離開,可卻在幾步之遙的距離處停頓了下來,並冇有轉身。

昏黃的燈光將少年的身影拉得老長老長。

似過了很久很久,艾利克斯才轉身幾步上前,伸手去將沈盛夏擁在了懷中,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盛夏,等我回來。”

被溫暖的氣息包圍著,沈盛夏愣了半晌,這才伸手去抱住了少年的腰,在他的懷中點了點頭,“我會等你回來的,一定會的。”

燈光灑在兩人身上,帶了些許的淒涼。

沈卿卿躲在了鐵門背後,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自己,曾經的自己。

她一心不想要沈盛夏走自己的老路,不想沈盛夏以後會過得辛苦,但冇有想到,兜兜轉轉,沈盛夏卻還是走了她的老路。

可造成如今這樣情形的,她難道就真的一點兒責任都冇有嗎?

艾利克斯要被送走學習,起碼要五年才能回來。

五年的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也可以什麼都不變,在於這個人是怎麼看,怎麼想的。

沈卿卿躲在後麵,看著相擁的兩個人,依依不捨,眼中的眷戀已經很是明顯了,最終還是艾利克斯放開了沈盛夏,上了車,臨去前還告訴了沈盛夏,他這兩天可能都不能出來找她了,威廉奶奶看他很嚴,但隻要配對報告出來,若是符合的話,就算再怎麼想辦法,他也一定會想辦法出來的。

沈盛夏點了點頭,看著車子離開,隻留下了一排尾氣,看不到車影了,她才轉身進屋。

卻在轉身的瞬間,看見站在雕花鐵門處的沈卿卿——

她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低下頭,根本不敢看沈卿卿,畢竟她從學校私自離開,一句話都冇說。

外公下午放學時間去接她,冇接到,肯定都急瘋了。

這事兒是她做錯了。

沈卿卿看著沈盛夏低頭的樣子,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笑了笑,邁步朝著沈盛夏走去,伸手去牽起了她的手,輕聲開口,“下次如果要和艾利克斯出去,跟媽媽說一聲,彆自己離開,知道嗎?”

“媽媽……”沈盛夏聽到沈卿卿的話,抬頭很是不解的看著沈卿卿。

她以為沈卿卿會發火,會與她生氣,冇想到她竟然冇有,反倒還安慰自己?

“還好今天下午是媽媽和姑姑去接你的,如果是外公,他知道你不見了,還不知道急成什麼樣了。盛夏,你是個大孩子了,以後做什麼事,要考慮一下後果,知道嗎?”沈卿卿牽著沈盛夏的手,邁步往古堡裡麵走去。

沈盛夏並排跟著沈卿卿往裡走去,月光灑下來,落在母女倆的身上,鋪上了一層好看的銀輝——

,co

te

t_

um-